中共高層在法輪功問題上的分歧

2010-04-25 19:18 作者: 王亦笑

手機版 简体 3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1年前的4月25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去府佑街的國務院信訪辦上訪

【看中國記者王亦笑綜合報導】中共高層在法輪功問題上從來都沒有形成過共識,分歧由來已久。以喬石為首的調查團剛剛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羅干就以政法委書記的身份在內部將法輪功定了性;總理朱鎔基剛剛親自給予反映情況的法輪功修煉者們做了正面批示,而黨魁江澤民就發動了對億萬法輪功修煉者的鎮壓、迫害——在法輪功問題上中共高層一直存在著激烈的交鋒。

法輪功問題中共高層作法分歧

法輪功傳出之後,因為其獨特的祛病健身奇效和在道德上的高度自律,很快引起公眾及媒體的廣泛關注。《中國青年報》、《北京日報》、《中國經濟時報》、《羊城晚報》及部分省市的電臺、電視臺對法輪功都作了正面的宣傳報導。

剛剛經歷過六四,這越來越多人群的集聚自然也引起了中共高層的關注。特別是法輪功的法理中涉及到中共「無神論」等諸多因素,觸動了中共的敏感神經 。1996年,曾任職《光明日報》總編,剛剛上任一年的中宣部副部長徐光春根據「上面」的意思,召集十個中央大報總編開會,要《光明日報》刊登批判法輪功的文章,並要求其它大報轉載。隨後中宣部管轄的新聞出版署向全國各省市新聞出版局下發內部文件,以「宣揚迷信」為由,禁止出版發行《轉法輪》、《中國法輪功》等法輪功書籍。

但是1996年對法輪功的打壓根本還沒來得及開始,就收到了幾十萬封群眾來信澄清事實,結果只能不了了之。而自1993年當上中央政法委員會副書記的羅干,先是以政法委書記的名義在內部將法輪功定性,並利用手中的權力於1997年和1998年連續兩年要求各級公安對法輪功展開秘密調查,目的是蒐集法輪功的負面證據,以便迎合當時對於法輪功傳播越來越廣而得了「紅眼病」的中共黨魁江澤民,尋找爭取往上爬的機會。

另一方面,國家體育總局則是於1998年5月對法輪功進行了全面調查瞭解。1998年5月15日晚10時,中央電視臺在第一套節目《晚間新聞》和第五套節目中分別報導了國家體育總局伍紹祖局長視察長春時,廣大群眾修煉法輪功的盛況,時間大約是10分鐘,這是中共中央電視臺對法輪功修煉所做的正面報導。9月由醫學專家組成的小組為配合此次調查,對廣東12553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表格抽樣調查,其結果表明祛病健身總有效率為97.9%。10月20日,國家體總派到長春和哈爾濱的調研組組長發表講話說:「我們認為法輪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錯,對於社會的穩定,對於精神文明建設,效果是很顯著的,這個要充分肯定的。」其間,大連、北京等地對法輪功功效的民間調查也得出了一致的結果。

1998年下半年,以喬石為首的部分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根據大量群眾來信反映公安非法對待法輪功煉功群眾的問題。對法輪功進行了一段時間的詳細調查、 研究,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年底向江澤民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

1999年2月,美國一家權威性雜誌《US News and World Report》發表文章,談到法輪功在健身方面的好處:「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說:‘法輪功和其他氣功可以使每人每年節省醫藥費1000元。如果煉功人是一億,就可以節省一千億元。朱鎔基對此非常高興,國家可以更好地使用這筆錢。’」

由此可見,在打壓法輪功之前,中共高層內部的分歧就相當巨大了。這個分歧表現在:贊成者在搞實事求是的調查,反對者在拼湊構陷的材料。

中共高層內鬥因4.25更顯激化

羅干連續兩年進行秘密調查後,仍蒐集不到對己有利的資料。他發現公安部這些負責氣功的人都很懂氣功,很多人也在煉。鎮壓命令下去之後,相關的負責人根本不予理睬。於是羅干在1996年開始特意為此改組公安部,不但把編製改了,原來管氣功和懂氣功的人一律調走。雖然後來受到朱鎔基針對此事的批評,但羅干自恃與江澤民關係好,而把朱鎔基對法輪功的一份正面批示扣在手裡,沒有下發。

1999年4月份,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青少年科技博覽》上撰文攻擊法輪功。何的文章引起眾多天津法輪功學員自發前去天津教育學院澄清事實。緊接著,天津警方接到命令開始抓人,學員被明確告知指示來自上級。人們不知道的是,何是羅干的連襟,何的文章是出自誰的授意也就不言自明瞭。

法輪功學員在天津澄清事實的心願未能達成,反而遭到了非法毆打和抓捕的消息傳開後,更多的學員想要用自己的親身體會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解救被捕的天津學員。在4月25日早上,許多法輪功學員來到北京向上級澄清,在公安的引領下圍著中南海站了一圈而成為震驚中外的「四二五事件」。

原與政治沒有絲毫瓜葛的法輪功,被羅干有意的當成政治問題推到中共桌面上。這就是震驚世界的法輪功學員「圍攻」中南海事件。對於法輪功修煉者們來說,去的目的就一個。就是想向中央反映對法輪功的不公對待,讓中共領導人看一看法輪功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群體。可是他們的單純和對政府的信任,恰恰被羅干把持的公安有意地利用:由公安引領著法輪功學員圍著中南海站了一圈;而安靜的站立所表現出來的理性風範,則被江澤民等人說成是有幕後高手的策劃。

當時總理朱鎔基曾和法輪功學員有過一段對話,很能反映當時中共上層對法輪功問題的態度。朱鎔基在來訪的法輪功學員中,親自指認了三個代表,並帶著他們朝中南海西門走去。他邊走邊大聲問道:

「你們反映的情況我不是做了批示嗎?」

「我們沒有看到呀!」法輪功學員愕然地答道。

身為總理,在中國可以說是一人之下,億萬人之上了。可是他的批示有人竟敢扣壓下來。是誰有這麼大的權力和膽量?只有當時的政法委書記羅幹才有這樣的機會。因為總理的批示要經過公安才能息事寧人,而羅干正在刻意地尋找將法輪功定性的證據,這顯然是羅干借扣壓朱鎔基的批示向中共黨魁示忠獻媚的行為。

到晚上8點多,前法輪功研究會的幾位成員與政府方面會談完畢,在得知天津警方已經釋放了被抓捕的法輪功學員後,中南海前的法輪功學員們也很快地散去。臨行時,地上連一片碎紙屑都沒有留下而贏得得海外媒體一片讚譽之聲。不僅讚賞法輪功學員的和平理性,也讚賞政府的開明,並稱這是中共建政後官民第一次和平理性的對話,開中共歷史之先河,然而此舉卻使得江澤民暴跳如雷,不僅是針對法輪功,矛頭更是指向當時在民眾中更有威望的總理朱鎔基。

4月25日當晚,江澤民第一次在沒有徵求任何人意見的情況下,模仿毛澤東「炮打司令部」的做法,給政治局常委和相關人員寫了一封信。在信中寫道:「(法輪功)究竟同海外、同西方有無聯繫,幕後有無‘高手’在策劃指揮?這是一個新的信號,必須引起我們的高度重視,敏感期已經來臨,必須盡快採取得力措施,嚴防類似事件的發生。」江還說:「對法輪功這種組織,不能低估其帶有宗教色彩的號召力,有關部門必須加強研究並制定防範措施;由於法輪功總部在國外,這次行動不排除該組織有境外背景的可能。」

這封信隨後被中辦作為通知印發。並加以特別註明:「請注意中央辦公廳的通知要求的是:學習貫徹落實,不是徵求意見、或討論研究。」七年後,這封信被收錄在《江澤民文選》第二卷公開出版發行,並加上標題《一個新的信號》,成為江澤民以個人獨裁方式主導鎮壓法輪功最有力的證據之一。

從江澤民在四二五當晚的信中不難看出,江澤民最害怕的是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而法輪功是做什麼的並不重要。只要是「全國性組織」,只要是「涉及相當多黨員、幹部、知識份子、軍人和工人、農民的社會群體」,共產黨就應該有所警覺。究其原因,由於中共並非民選,所以就特別害怕民間出現任何自由結社。在中共看來,任何社團都可能演變成一種組織力量。儘管法輪功僅僅是一個鬆散的健身團體,但對失去權力懷有過度恐懼的中共,把一切社團都當作是潛在的威脅。

江澤民的極權本性

法輪功在當時的北京可謂是盡人皆知。修煉法輪功幾乎成為一種時尚。因為修煉法輪功本身就講要看淡名與利,不看其社會地位的差別。在中央各部委機關單位中都有人修煉法輪功,就包括政治局常委的家屬中也有人在修煉法輪功。

關於法輪功問題的爭論雖時有發生,但是沒有造成什麼影響。在中科院,修煉法輪功的科學家也不在少數,有些是在為李洪志先生做過功力的科學測定後走上修煉道路的。當然,也有像何祚庥那樣的反對者。

按理說,分歧的存在是正常的。但是要是把這種意見分歧加入政治因素後就會變得不正常了。特別是利用政治棍子對與自己意見不同者進行攻擊時,甚至把這種攻擊擴展到已經在社會上造成深遠影響的一種社會現象時,那個危害就是非常大的。

在江澤民動手打擊法輪功前,就已經對喬石所作的關於法輪功修煉者對任何社會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調查耿耿於懷了。這主要還是出於當年江澤民把喬石從人大委員長位置上逼退時,喬石與李瑞環、萬里等人公開了當年鄧小平及政治局常委確立胡錦濤為第四代領導核心的決定有關。他們曝出這一內幕的目的,就是向黨內昭示這一決定的合法性,並說明任何企圖推翻這個決議的做法都是非法的,實際上那也是為鉗制江澤民所做的鋪墊。

而且,江澤民在掌握最高權力之後,一直沒有什麼政績,在中共上層根本就談不上什麼威望。和朱鎔基相比相距甚遠。朱鎔基對法輪功學員4.25上萬人上訪請願的處理受到了海內外的讚譽,紛紛表示這是中國政府與民眾開明對話的一個標誌。江澤民的妒嫉心由此又增加了幾分。

就當時的七個中共政治局常委來講,除了江澤民外,都沒有人主張打壓法輪功。因為法輪功傳揚之處,得到的都是讚揚之聲,何況自己的親人也有在修煉呢?平白無故地找這個碴兒幹啥?何況當時社會上民眾對氣功也都是很能接受的。

江澤民的一意孤行為何能導致中國大陸對法輪功的大規模迫害發生?說起來還是中共這個極權政黨的本性所決定的。儘管政治局的人數是奇數,表面上是為了實行所謂的民主集中制,實質上中共從毛時代起就沒有走過這個形式,完全都是黨魁說了算的。鄧小平有一個「核心論」,明確地把江定為中共第三代領導的核心了。這個核心就是任何事都要以他為主了。在當時江澤民提出鎮壓法輪功時,提出的口號又是「亡黨、亡國」。就這樣,江澤民個人的妒嫉便自然地演化成中共全黨對法輪功的鎮壓。

沒提出鎮壓法輪功時,中共內部對法輪功的認識是截然不同。但是當鎮壓提出時,所有贊成法輪功的聲音便被迫噤聲了。包括喬石、朱鎔基、李瑞環等,因為這個鎮壓聲音的傳出是以中共的名義提出的,中共的黨性對黨徒的約束就自然地起了作用。

羅干打壓有功,從政法委書記晉升至中共最高層政治局常委。

自此,中共給自己無中生有的製造了一個上千萬人的「敵人」。從1999年7.20以後的殘酷鎮壓手段更是集歷史之大成。傾其巨大的財力人力,歷經10多年的圍剿,使法輪功從一個默默無聞的修煉團體傳遍了世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