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层在法轮功问题上的分歧

2010-04-25 19:18 作者: 王亦笑

手机版 正体 38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1年前的4月25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去府佑街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

【看中国记者王亦笑综合报导】中共高层在法轮功问题上从来都没有形成过共识,分歧由来已久。以乔石为首的调查团刚刚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罗干就以政法委书记的身份在内部将法轮功定了性;总理朱镕基刚刚亲自给予反映情况的法轮功修炼者们做了正面批示,而党魁江泽民就发动了对亿万法轮功修炼者的镇压、迫害——在法轮功问题上中共高层一直存在着激烈的交锋。

法轮功问题中共高层作法分歧

法轮功传出之后,因为其独特的祛病健身奇效和在道德上的高度自律,很快引起公众及媒体的广泛关注。《中国青年报》、《北京日报》、《中国经济时报》、《羊城晚报》及部份省市的电台、电视台对法轮功都作了正面的宣传报道。

刚刚经历过六四,这越来越多人群的集聚自然也引起了中共高层的关注。特别是法轮功的法理中涉及到中共“无神论”等诸多因素,触动了中共的敏感神经 。1996年,曾任职《光明日报》总编,刚刚上任一年的中宣部副部长徐光春根据“上面”的意思,召集十个中央大报总编开会,要《光明日报》刊登批判法轮功的文章,并要求其它大报转载。随后中宣部管辖的新闻出版署向全国各省市新闻出版局下发内部文件,以“宣扬迷信”为由,禁止出版发行《转法轮》、《中国法轮功》等法轮功书籍。

但是1996年对法轮功的打压根本还没来得及开始,就收到了几十万封群众来信澄清事实,结果只能不了了之。而自1993年当上中央政法委员会副书记的罗干,先是以政法委书记的名义在内部将法轮功定性,并利用手中的权力于1997年和1998年连续两年要求各级公安对法轮功展开秘密调查,目的是搜集法轮功的负面证据,以便迎合当时对于法轮功传播越来越广而得了“红眼病”的中共党魁江泽民,寻找争取往上爬的机会。

另一方面,国家体育总局则是于1998年5月对法轮功进行了全面调查了解。1998年5月15日晚10时,中央电视台在第一套节目《晚间新闻》和第五套节目中分别报道了国家体育总局伍绍祖局长视察长春时,广大群众修炼法轮功的盛况,时间大约是10分钟,这是中共中央电视台对法轮功修炼所做的正面报道。9月由医学专家组成的小组为配合此次调查,对广东12553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表格抽样调查,其结果表明祛病健身总有效率为97.9%。10月20日,国家体总派到长春和哈尔滨的调研组组长发表讲话说:“我们认为法轮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错,对于社会的稳定,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效果是很显著的,这个要充份肯定的。”其间,大连、北京等地对法轮功功效的民间调查也得出了一致的结果。

1998年下半年,以乔石为首的部份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根据大量群众来信反映公安非法对待法轮功练功群众的问题。对法轮功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详细调查、 研究,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江泽民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

1999年2月,美国一家权威性杂志《US News and World Report》发表文章,谈到法轮功在健身方面的好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说:‘法轮功和其他气功可以使每人每年节省医药费1000元。如果练功人是一亿,就可以节省一千亿元。朱镕基对此非常高兴,国家可以更好地使用这笔钱。’”

由此可见,在打压法轮功之前,中共高层内部的分歧就相当巨大了。这个分歧表现在:赞成者在搞实事求是的调查,反对者在拼凑构陷的材料。

中共高层内斗因4.25更显激化

罗干连续两年进行秘密调查后,仍搜集不到对己有利的资料。他发现公安部这些负责气功的人都很懂气功,很多人也在炼。镇压命令下去之后,相关的负责人根本不予理睬。于是罗干在1996年开始特意为此改组公安部,不但把编制改了,原来管气功和懂气功的人一律调走。虽然后来受到朱镕基针对此事的批评,但罗干自恃与江泽民关系好,而把朱镕基对法轮功的一份正面批示扣在手里,没有下发。

1999年4月份,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科技博览》上撰文攻击法轮功。何的文章引起众多天津法轮功学员自发前去天津教育学院澄清事实。紧接着,天津警方接到命令开始抓人,学员被明确告知指示来自上级。人们不知道的是,何是罗干的连襟,何的文章是出自谁的授意也就不言自明了。

法轮功学员在天津澄清事实的心愿未能达成,反而遭到了非法殴打和抓捕的消息传开后,更多的学员想要用自己的亲身体会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解救被捕的天津学员。在4月25日早上,许多法轮功学员来到北京向上级澄清,在公安的引领下围着中南海站了一圈而成为震惊中外的“四二五事件”。

原与政治没有丝毫瓜葛的法轮功,被罗干有意的当成政治问题推到中共桌面上。这就是震惊世界的法轮功学员“围攻”中南海事件。对于法轮功修炼者们来说,去的目的就一个。就是想向中央反映对法轮功的不公对待,让中共领导人看一看法轮功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可是他们的单纯和对政府的信任,恰恰被罗干把持的公安有意地利用:由公安引领着法轮功学员围着中南海站了一圈;而安静的站立所表现出来的理性风范,则被江泽民等人说成是有幕后高手的策划。

当时总理朱镕基曾和法轮功学员有过一段对话,很能反映当时中共上层对法轮功问题的态度。朱镕基在来访的法轮功学员中,亲自指认了三个代表,并带着他们朝中南海西门走去。他边走边大声问道:

“你们反映的情况我不是做了批示吗?”

“我们没有看到呀!”法轮功学员愕然地答道。

身为总理,在中国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了。可是他的批示有人竟敢扣压下来。是谁有这么大的权力和胆量?只有当时的政法委书记罗干才有这样的机会。因为总理的批示要经过公安才能息事宁人,而罗干正在刻意地寻找将法轮功定性的证据,这显然是罗干借扣压朱镕基的批示向中共党魁示忠献媚的行为。

到晚上8点多,前法轮功研究会的几位成员与政府方面会谈完毕,在得知天津警方已经释放了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后,中南海前的法轮功学员们也很快地散去。临行时,地上连一片碎纸屑都没有留下而赢得得海外媒体一片赞誉之声。不仅赞赏法轮功学员的和平理性,也赞赏政府的开明,并称这是中共建政后官民第一次和平理性的对话,开中共历史之先河,然而此举却使得江泽民暴跳如雷,不仅是针对法轮功,矛头更是指向当时在民众中更有威望的总理朱镕基。

4月25日当晚,江泽民第一次在没有征求任何人意见的情况下,模仿毛泽东“炮打司令部”的做法,给政治局常委和相关人员写了一封信。在信中写道:“(法轮功)究竟同海外、同西方有无联系,幕后有无‘高手’在策划指挥?这是一个新的信号,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敏感期已经来临,必须尽快采取得力措施,严防类似事件的发生。”江还说:“对法轮功这种组织,不能低估其带有宗教色彩的号召力,有关部门必须加强研究并制定防范措施;由于法轮功总部在国外,这次行动不排除该组织有境外背景的可能。”

这封信随后被中办作为通知印发。并加以特别注明:“请注意中央办公厅的通知要求的是:学习贯彻落实,不是征求意见、或讨论研究。”七年后,这封信被收录在《江泽民文选》第二卷公开出版发行,并加上标题《一个新的信号》,成为江泽民以个人独裁方式主导镇压法轮功最有力的证据之一。

从江泽民在四二五当晚的信中不难看出,江泽民最害怕的是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而法轮功是做什么的并不重要。只要是“全国性组织”,只要是“涉及相当多党员、干部、知识分子、军人和工人、农民的社会群体”,共产党就应该有所警觉。究其原因,由于中共并非民选,所以就特别害怕民间出现任何自由结社。在中共看来,任何社团都可能演变成一种组织力量。尽管法轮功仅仅是一个松散的健身团体,但对失去权力怀有过度恐惧的中共,把一切社团都当作是潜在的威胁。

江泽民的极权本性

法轮功在当时的北京可谓是尽人皆知。修炼法轮功几乎成为一种时尚。因为修炼法轮功本身就讲要看淡名与利,不看其社会地位的差别。在中央各部委机关单位中都有人修炼法轮功,就包括政治局常委的家属中也有人在修炼法轮功。

关于法轮功问题的争论虽时有发生,但是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在中科院,修炼法轮功的科学家也不在少数,有些是在为李洪志先生做过功力的科学测定后走上修炼道路的。当然,也有像何祚庥那样的反对者。

按理说,分歧的存在是正常的。但是要是把这种意见分歧加入政治因素后就会变得不正常了。特别是利用政治棍子对与自己意见不同者进行攻击时,甚至把这种攻击扩展到已经在社会上造成深远影响的一种社会现象时,那个危害就是非常大的。

在江泽民动手打击法轮功前,就已经对乔石所作的关于法轮功修炼者对任何社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调查耿耿于怀了。这主要还是出于当年江泽民把乔石从人大委员长位置上逼退时,乔石与李瑞环、万里等人公开了当年邓小平及政治局常委确立胡锦涛为第四代领导核心的决定有关。他们曝出这一内幕的目的,就是向党内昭示这一决定的合法性,并说明任何企图推翻这个决议的做法都是非法的,实际上那也是为钳制江泽民所做的铺垫。

而且,江泽民在掌握最高权力之后,一直没有什么政绩,在中共上层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威望。和朱镕基相比相距甚远。朱镕基对法轮功学员4.25上万人上访请愿的处理受到了海内外的赞誉,纷纷表示这是中国政府与民众开明对话的一个标志。江泽民的妒嫉心由此又增加了几分。

就当时的七个中共政治局常委来讲,除了江泽民外,都没有人主张打压法轮功。因为法轮功传扬之处,得到的都是赞扬之声,何况自己的亲人也有在修炼呢?平白无故地找这个碴儿干啥?何况当时社会上民众对气功也都是很能接受的。

江泽民的一意孤行为何能导致中国大陆对法轮功的大规模迫害发生?说起来还是中共这个极权政党的本性所决定的。尽管政治局的人数是奇数,表面上是为了实行所谓的民主集中制,实质上中共从毛时代起就没有走过这个形式,完全都是党魁说了算的。邓小平有一个“核心论”,明确地把江定为中共第三代领导的核心了。这个核心就是任何事都要以他为主了。在当时江泽民提出镇压法轮功时,提出的口号又是“亡党、亡国”。就这样,江泽民个人的妒嫉便自然地演化成中共全党对法轮功的镇压。

没提出镇压法轮功时,中共内部对法轮功的认识是截然不同。但是当镇压提出时,所有赞成法轮功的声音便被迫噤声了。包括乔石、朱镕基、李瑞环等,因为这个镇压声音的传出是以中共的名义提出的,中共的党性对党徒的约束就自然地起了作用。

罗干打压有功,从政法委书记晋升至中共最高层政治局常委。

自此,中共给自己无中生有的制造了一个上千万人的“敌人”。从1999年7.20以后的残酷镇压手段更是集历史之大成。倾其巨大的财力人力,历经10多年的围剿,使法轮功从一个默默无闻的修炼团体传遍了世界。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