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溫家寳的天安門廣場在哪裡?


博訊記者就讀者所關心的有關溫家寳的新聞,採訪雲飛揚詢問他的看法。

記者:有讀者問,自從溫家寳兩會說自己時間不多了,要利用這個時間為人民多做事,感覺他確實越來越「出格」,請問他是否真會有什麼大動作?

雲飛揚:溫家寳堪稱體制內的異數,但也畢竟是體制內的,要想打破目前的體制而有所動作,以溫家寳從來不搞拉幫結派,至今幾乎在黨內還是孤家寡人來看,他很難有所突破。但話說回來,作為一名總理,他目前的一些言行,已經可以算是「大動作」了。

記者:這就是問題所在,我們也注意到,每次當溫家寳說出很出格的言論,例如公開挺普世價值的時候,網路上都會出現一片嘲諷之聲,說他是「影帝」,光說不練。同時,肯定就有人放出小道消息,他的家族如何如何貪污腐敗了。你怎麼看這個問題?

雲飛揚:這是個大問題。溫家寳的行動確實和他的言行有相當大的差距,但考慮到他目前在中央的地位,以及整個國內的形式,他能怎麼樣。可是,作為一位總理,他能夠利用自己的言論平臺,經常說一些對大眾有啟發意義的話,難道本身不就是一種大的行動?這個國家最差的就是言論自由,總理帶頭「言論自由」一下,也是值得鼓勵的。如果出現體制內外良性互動,那就善莫大焉。對溫總理的評價,怎麼多元都不為過。但我也注意到一個現象,感到很不安。只要溫總理一講一些好聽的話,包括普世價值,跳起來攻擊他的竟然包括一些國內外高舉民主大旗的知識份子,這就很讓人驚訝了。中共高官到處都在悶聲發大財,好不容易出來一個溫家寳,你不借他的話做文章,發揚光大也就算了,為何要用那種刻薄的語言對付一個黨內思想比較開明的人?

記者:是的,說他作秀的網民大多是有點名聲的。

雲飛揚:那些嘲諷溫家寳「作秀」的人,首先把自己看得太高,溫家寳有必要給你作秀嗎?七千萬中共黨員,有幾個人給你「作秀」?再說,你們一些知識份子,不也是每天在網路上推廣普世價值,也沒有看到你們到天安門廣場遊行示威,是不是也是作秀呢?當然,我不是說不能批評,故意刺激一下溫家寳也好,但感覺有些知識份子太過了,他們甚至專門找溫家寳的茬,無意之中幾乎完全佔到另外一派那一邊,親痛仇快。有時,我甚至懷疑他們真是那一派的。

記者:你說的那一派是指誰?中共中從來不作秀的頑固分子?

雲飛揚:我說的另一派是有目共睹的,在北京也是公開的秘密。你們記者也應該注意到,凡是溫家寳講話過頭,或者想有所動作的時候,網路上馬上就及時公布他兒子和老婆貪污腐敗的事。其實,這事首先並不是貪污腐敗的範疇,按照目前中共的普遍貪污腐敗來說,他老婆和孩子的生意還算是沒有違法,這些我們都有關注。其次,溫家寳和兒子老婆的生意還是保持了一定距離的。溫家寳早就給自己手下打過招呼,他們做生意和我無關。可是,只要溫家寳說話一過頭,馬上就有這種消息放出來,其實,我國安部另外一個部門的同事早就知道這些消息的來源,也都收集了一些資料私下留了下來,時候到了的時候,也會公布出來的。這些人是誰?正好就是貪污腐敗的利益集團,包括現在兩個政治局常委的親屬都直接捲入了散佈溫家寳家族腐敗的謠言,當然具體的情況也只有他們知道。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就是要提醒你溫家寳,大家都在一條船上。你別想把船弄沉。另外就是,他們不但不喜歡溫家寳「作秀」,而且很有點害怕,感覺溫家寳隨時會假戲真做。這就是我說的那一派。問題在於,那一派發出消息後,傳播這些消息的反而是當今在海內外比較活躍的一小群知識份子和維權人士,他們主張改革,怎麼竟然去幫那些反對改革的?反對貪污腐敗沒有問題,全中國所有的黨委書記都在貪污腐敗,可他們偏偏要挑選溫家寳。不要他「作秀」,好在那些鎮壓他們的都從來不屑於作秀的。你去看看中國維權和知識份子比較集中的twitter,你做一個簡單的統計就會發現,諷刺挖苦批評溫家寳的推竟然比其他所有政治局常委加起來還多。其實,我有時確實有些懷疑,這些人中大概也混進了一些腐敗利益集團的臥底。

記者:這個現象說明什麼?

雲飛揚:這個現象說明什麼我不好下結論,但至少說明中國遠遠沒有出現上下良性互動的局面。溫家寳這種人真要有所作為,在目前的情況下,只有民意可以扶持他,因為他幾乎是無權無勢的。可是,如果你是溫家寳,如果你說了一通讚揚普世價值的話,看到那些整天推崇普世價值的知識份子把你當成敵人,你還有力量和膽量走下去?這反而正是中央那幫嫌溫家寳「作秀」的腐敗分子願意看到的結局。但一次又一次借反腐敗的維權和民主人士做到了。

記者:知識份子就是以批評為己任,批評溫家寳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

雲飛揚:我不知道知識份子到底應該怎麼做,但我同意你的說法。我不是說不能批評,而是我覺得他們挑選溫家寳,也許找錯了目標。正如21年前,趙紫陽作為總書記,當然應該是學生們批評和強硬的對象,當時趙紫陽的兒子經商被揭露出來——後來如何?後來被一一證實,所謂趙紫陽兒子經商,所做的生意還不到一百萬人民幣,而透露出這個消息的正是那些想置趙紫陽於死地的,包括陳雲與李鵬的部下。當然,傳播這些消息的恰恰是趙紫陽想保護的激進學生。當時一些強硬派甚至要借學生攻擊趙紫陽兒子經商的事,建議先把趙的兒子控制起來,以要挾趙紫陽。如果我們稍微有頭腦,或者別以為真理在手,所向無敵,稍微講一點策略的話,就應該知道,在那種情況下,趙紫陽應該是團結的對象。如果當初真有一個良性的上下互動,情況可能會不一樣。

記者:可溫家寳不是趙紫陽,你把這兩個人相比較,不太妥當吧?

雲飛揚:你怎麼知道溫家寳不是趙紫陽?如果沒有天安門事件,你又知道趙紫陽是什麼樣的?別神話趙紫陽,他在位前後也近十年,也發表了不少講話,做了好多年總理和總書記,你比較一下就知道。是天安門廣場把趙紫陽推向了歷史的高度。溫家寳當今的天安門廣場在哪裡?就在網路上,溫家寳利用網路突出理念,你們也看到了,他很多話除了網路上可以流傳出來外,中共的各大媒體根本不刊發。要說網路維權,溫家寳就是做的比較好的,作為總理,黨控制的報紙不發表他的言論,他就不停地利用和大家交流的機會在網路上「發布新聞」,希望有所突破。

記者:但總感覺到還是沒有大的突破,而且在近期內也看不到希望。和那些批評溫家寳的人相比,你是不是太把希望寄託在溫家寳身上?

雲飛揚:和你說的恰恰相反。我感覺到那些動不動就猛批溫家寳的人反而是因為把希望寄託在一個人身上而感到失望甚至絕望所致。我們說應該和溫家寳黨內的稍微開明一些的人建立良性互動,不是說把希望寄託在他們身上,而是寄託在我們自己身上。別忘記了我前面所說的,趙紫陽是天安門的產物,如果沒有學生們的天安門,有趙紫陽的天安門嗎?同樣的道理,那些整天期盼溫家寳拍案而起的人,你自己做了些什麼?如果你自己整天在那裡連「作秀」都不去做,指望溫家寳做什麼?

記者:今天正巧,就在採訪你之前,看到國內著名作家楊恆均博士一篇寫戈爾巴喬夫的文章,裡面有這樣一段話:「戈爾巴喬夫不是沒有碰上困難,例如每當他言論出格的時候,總有一些人攻擊他‘作秀’,而每當他提出新的改革措施,又總有人到處散佈他妻子賴莎如何招搖、家族如何腐敗的消息,而且,他在很多公開場合宣揚一些人道與自由價值的講話,到了《真理報》發表時,總會掐頭去尾,甚至壓下全文不發。不過,人心思變,是黨內強大的要求變革的力量,以及黨外更加強大的渴望改變的民意,始終支撐著戈爾巴喬夫的改革。」看起來,受到攻擊的不只是溫家寳,還有戈爾巴喬夫。

雲飛揚:這兩個人不好一起比,相差還很遠。我想強調的是各方面都要努力,但要有一定的策略,也要有一定的寬容,特別是那些和我們有些共同之處的人,不管他在體制內還是體制外,多一些溝通、理解和寬容,事情會好辦多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