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糧液公司被指強佔600年老酒窖(圖)


尹家後人:600年老窖是我祖業,一直租給你五糧液。
五糧液公司:以前簽的租約是錯的,每年付你租金是國有資產流失。
宜賓市政府人士:454號文件是當時的宜賓市政府對私改的糾錯,而私改「涉及到生產資料的部分,也就是我說的廠房,酒窖」,是「沒有錯的,是不能糾的」。

半個世紀前,「五糧液」酒種的創造者,「尹長髮升」將自家的16口古窖租給五糧液股份有限公司,成為其篳路藍縷時的助力者;現在,五糧液告訴尹家,這16口古窖歸五糧液股份有限公司所有。

16口比金窖還珍貴的明代酒窖正成為紛爭之地:宜賓釀酒世家傳人尹孝功和五糧液股份有限公司都聲稱他們是古窖的所有人。

尹孝功不會忘了鼓樓街32號。就算尹孝功瞎了,她說也走得到宜賓市鼓樓街32號。

鼓樓街32號,是昔日「敘府尹長髮升大曲燒房」的遺址,內存16口明代古窖,乃我國「現存並一直在使用的最早的地穴式曲酒發酵窖池」。按照 「老窖酒香」的釀酒界諺語,這裡是全國酒香最濃的地方。

鼓樓街32號門口有一副楹聯,上聯「五十載新醪神酴香飄萬家,眼前巍巍雄坊享譽宇內矗偉業」;下聯「六百年舊甑老窖規模難具,而今滔滔五糧揚聲禹旬成宏功」。

這副對聯貼在這個勢成紛爭的古窖門口,上下相映成趣。其中上聯講的就是我國酒業巨頭五糧液,而下聯講的是有著近六百年歷史的酒坊「長髮升」。而圍繞著鼓樓街32號裡的16口明代古窖,五糧液和長髮升正在展開一段糾葛纏綿。

尹孝功,是尹氏第19代世孫。作為16口古窖繼承人之一的尹,正面臨和「祖業」作別的危機。尹家在宜賓釀了近600年的酒後,將要與釀酒業切斷最後一縷聯繫。

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這裡就是五糧液及其前身國營24酒廠501車間的所在地。

五糧液一直以租賃的形式使用著這座酒坊以及16口古窖。從1952年到2007年,五糧液與尹家的8份租約,見證著五糧液的騰飛路徑。然而,在 2009年最後一次租賃期滿後,尹孝功等到的不是一紙新約,而是五糧液一份《關於不再簽訂鼓樓街32號釀酒窖池租賃協議的通知》。

通知中,五糧液稱「該窖池產權歸五糧液股份有限公司所有」,理由是「已經於1995年和1996年分別購買了酒窖上方的廠房和尹家自留房」。

尹孝功告訴記者,五糧液的後一句確實屬實:「酒窖上方的廠房」,是尹家在1958年經租以後歸國家所有的,五糧液因此得以從宜賓市房產公司購入;而「尹家自留房」乃1995年鼓樓街拓街時賣給五糧液。

但尹孝功表示,五糧液基於這個理由得出的結論是荒謬的。在「五糧液」買下的「酒窖上方的廠房」和「尹家自留房」之間,還有一間18.17平方米的倉庫(原本是尹家的臥室),尹家仍握有這處房屋的所有權和土地使用證。同時,宜賓市政府曾在1984年發過一個「房發454號文件」,明確表示,「酒窖屬於該18.17平方米的房主(尹伯明)所有」。

在雙方各執一詞時,宜賓市政府介入。4月22日,瀟湘晨報記者從宜賓市委宣傳部獲悉,宜賓市政府傾向該酒窖屬國有資產,歸五糧液所有。那 454號文件呢?對於「政府的這個態度不是和1984年文件精神衝突」的疑問,宣傳部官員表示,當時「搞錯了」。

然而,這場紛爭,遠非「搞錯了」三字可以解決。

窖泥貴如金

2005年,五糧液的老窖泥「以每克遠高於黃金的價值」被中國國家博物館收藏。

那16口明代酒窖的珍貴價值,常人難以想像。這也是尹家、五糧液以及宜賓市政府對此事件大為緊張的直接原因。

朱漆大門,彫花裝飾,兩側楹聯,這是4月15日記者目睹鼓樓街32號的樣子。這棟建築的主體建於明代,但這幅古樸門臉其實只是1995年修建的仿明裝飾,真正的大門在1995年以及更早之前的幾次拓街中一退再退,已經消失在歷史的塵煙中。

在十米開外,記者就聞到濃濃的酒糟味。進入酒坊,酒味更濃。房內光線昏暗,屋檐低矮,雖然酒糟中伴生的蟲子將酒坊咬食得千瘡百孔,但這裡仍保留了明代的木建築架構,目的在於保持其神秘的微生物環境。

記者進入時,一位酒工正在摘酒。他在接酒的罈子上搭一塊布,看蒸餾的酒液從冷凝器的管子裡出來。尹孝功介紹,流出的酒,頭尾都不能要,中間才是好酒。現代化並未改變酒坊全人工的釀酒工序,時間彷彿在此停住腳步。

那16口老窖,就靜靜躺在進門不到五米的地方。其中的5口,可確定為建自明代成化年間(1465年-1487年),比瀘州老窖引以為傲的國窖 1573(建於萬曆年間),至少要早一百多年。

而古窖滿是灰塵的封口下,是比金窖還珍貴的身價。

2005年,五糧液的老窖泥「以每克遠高於黃金的價值」被中國國家博物館收藏,《中國五糧液》對此事的記載是:「這是世界釀酒領域中現存最古老的一塊泥池酒窖窖泥,自明朝開國之年至今,未曾間斷使用,生長著數以億萬計的有益微生物活體,是異常罕見的‘活文物’」。

一個故事可以聊作佐證:上世紀90年代,有日本人曾到此參觀,走時鞋上沾了些古窖泥。日本人如獲至寶,回去後化驗其中的微生物,想要複製長髮升老窖池的環境生產出自己的「老窖」,但最終以失敗告終。原因在於古窖泥裡的微生物是厭氧菌,離開了原來的生存環境,這些微生物會長出「芽孢」,處於暫時的應激休眠狀態。只有回到原來環境,微生物才會重新生長。

釀酒界有諺云:「千年老窖萬年糟,酒好全憑窖池老」。個中道理是,窖齡越長,因發酵等作用而沉積的香味物質就越多,酒味就越香。而陳窖,還可以提高對人體有利物質的含量,降低酒精給人體帶來的損害。故烤出來的酒都有「陳」的過程,而評判酒質的高下,很大程度上決定於窖池「陳」的時間。

縱然五糧液在江北擁有十平方公里的酒城,已經相當於一個縣城,內有兩萬多口酒窖,但這座龐大酒企的精髓,就在這幾百平方米的酒坊之內。《中國五糧液》稱,這裡是「奠定了五糧液輝煌史的基礎」的地方。

這16口明代老窖釀出的酒,80%都作為五糧液陳釀年份酒的基礎酒儲存起來,成為年份酒與調味酒的源泉。五糧液官網上稱自己獨有六大優勢,其中「六百多年明初古窖」(尹家認為只是接近600年),說的就是此處。

分管五糧液城區車間的副主任何渝曾向媒體提供過一個數字:城區老窖的一級酒率是40%左右,也就是五糧液原度酒。而所有窖池產出五糧液的比率,只有區區5%。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