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馬:「六.四」萬歲!年輕人萬歲!


今年的6.4是第二十一個紀念日了。有些人在總結歷史,有些人在指責學生運動。

回顧中國的近代史,歷史總是靠年輕人推動的,年輕人也總是幼稚的。年輕人中少數的早熟的領袖人物比較清楚,但是任然是不老練的。大多數人都是不太清楚,不冷靜的。多數人被被多數人裹埉著,有一種所謂的從眾心理。我這裡說的年輕人,特別是青年學生,包括一切好學的年輕人,其實學歷不是絕對的。青年學生是年輕一代中相對早熟的部分,因為他們接受了足夠的教育,接受了全部人類歷史的總結,積累。但是,任然是幼稚衝動的。6.4是如此,4.5是如此,12.9是如此,5.4也是如此。全世界只怕都是如此。人類的歷史就是靠幼稚的,衝動的年輕人推動。

年輕人雖然有年輕人自己的特殊訴求,但是他們不是一個社會階層,更不是一個階級。他們的特殊訴求,頂多用搞怪自己的髮型,服飾,用喜皮士的方式唱歌,跳舞之類的方式來表達。退一萬步說,如果說年輕一代真有時候,會有反社會,反人類的傾向,不等他們成氣候,他們就被各自的家庭化解了。年輕人不構成一個獨立的社會階層,年輕人不會形成一個獨立的社會訴求。年輕人的衝動不是無端的,他們來自社會的各個角落。他們都是代表了社會的情緒和積怨。其他年齡段的人們瞻前顧後,不敢表達,只有年輕人能挺身而出了。要說利用,那就是所有的中年人,老年人在利用年輕人,整個社會在利用年輕人。要說「黑手」,整個社會是年輕人「黑手」;這是整個社會在「別有用心」。或者說,歷史就是靠利用年輕人來推動的。年輕人就是代表了社會的良知。

年輕人,作為個人是沒有經驗。但是,作為整體,作為年輕的一代人,是沒那麼好呼悠的。回顧歷史,只有在專制獨裁體制下,經過從小到大的,長期愚民教育,鋪天蓋地的謊言的反覆灌輸,洗腦之後,年輕人才會被獨裁統治者利用。什麼「被利用」了,背後有 「黑手」了,都是統治者的謊話。什麼「國內外反華,反共勢力「,都更是中國共產黨的謊話。獨裁者的壟斷了一切社會資源,年輕一代的前途都被控制在他們的手中,絕大部分的年輕精英也都是控制在他們手中。為什麼突然都不聽話了?都要反叛了?從幼兒園,小學,中學到大學,帶紅領巾,入共青團到削尖腦袋要入共產黨;拚命灌狼奶,灌了十幾年。怎麼呼悠了十幾年,忽然就不聽話了。被「美帝國主義」,「反華勢力」隔著大洋,輕輕地一呼悠,就給呼悠過去了?騙誰哪?說得過去嗎?不管哪一個人,幾個人對青年學生有多大的影像了,那都是由於整個社會有了共識的大前提下才能起作用的。什麼「長鬍子的黑手「,共產黨無恥之極的慣用伎倆。什麼「一小撮」,獨裁者自己才是名副其實的一小撮。

說到底,只有希特勒,共產黨會利用,能利用年輕人。一旦年輕一代與獨裁統治對抗,毋須至疑,年輕一代肯定是代表著歷史的前進方向。

一個社會到了中年人,老年人不敢說話,只有靠衝動的年輕人來表達,來反抗,只有靠年輕人生命和鮮血來開路時,就說明這個社會已經腐朽了,不可救藥了。任何一個社會不能安撫年輕一代,不能給年輕一代希望,這個社會就是一個腐朽的社會。任何一個政黨,任何一個政府,不能代表年輕人的利益,就是一個行將就木的政黨,就是一個行將就木的政府。這個政黨,這個政府就應該下臺!不管他眼下有多強大,有多殘暴,甚至多麼「輝煌「,遲早會垮臺。希特勒曾經很「輝煌「過,斯大林曾經很「輝煌「過,現在都已進了歷史的垃圾箱了。現在的中國共產黨也看起來很「輝煌「,實際上是坐在火藥桶上,惶惶不可終日,遲早要進了歷史的垃圾箱了。

當幼稚的,衝動的年輕人與獨裁者對壘的時候,這種衝突怎麼發展都是獨裁者的過錯。指責年輕人不懂分寸,不知道見好就收,等等,等等,都是罔顧現實,胡說八道。在獨裁統治下成長起來的年輕人,即使他們有民主訴求,他們也缺少民主素養。因為他們沒有受到過民主的教育。相反從小受到的是最虛偽的說教,實際生活中的現實教訓都是黨同伐異,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容不得不同意見,受不得別人的挑戰。自己從來沒有享有過人權,什麼都是虛假的,所以沒見過,也也比較難真正理解人權的理念和民主的實際操作。人權最基本的理念就是,人與生俱來是平等的。就是要尊重別人的權利,尊重每一個人的權利。這個權力最基本的就是發言權。有很多的華人在民主社會生活了十幾年,也還是不懂得尊重別人和別人的發言權。為什麼海外的民運分子、內部爭鬥不休,分裂,分裂,再分裂?有文章說,總共就是二百多人,能有五,六十派。就是因為他們多是吃狼奶長大的。他們要是吃伏爾泰的「奶水」長大的,把「我不能贊同你的觀點;但是我拚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當作自己的「最高指示」的話,他們就會容易理解對方,接受對方,容易妥協。就容易求同存異,容易合作。你們看,就是共產黨的死對頭,法輪功,他們的教條,行為方式裡都浸透了共產黨的作風,那種唯我獨尊的狂妄。就因為他們也是吃狼奶長大的。他們的思維方法都是共產黨教的。所以,青年學生運動有什麼偏差,說到底,還是共產獨裁專制教育的過錯。中華民族只有在終結了共產專制,實現了民主與法制之後,青年人和全國人民才能享受民主,學會民主。不會很困難、那將是一個迅速的相輔相成的過程。

共產黨不也是靠年輕人成氣候的嗎?共產黨本身就是由幼稚,衝動的年輕人發展而來的。在這個發展過程中,他們成熟了,老練了。所謂黨性提高了。但是由於這個思想體系和組織機構的致命弱點,他們其實是腐敗了。他們成熟老練到六親不認,唯命是從,毫無原則;初始的勇敢獨立思考,為國為民的理想主義,完全喪失乾淨。到毛老頭子喪淨天良地餓殺三,四千萬老實巴交的人民時,就只有彭德懷一人敢出來為民鼓與呼,滿朝上下都是指鹿為馬。周恩來出來陷害忠良說:我們都水平不高,還是毛主席水平高,看出彭德懷的實質問題來。當到毛老頭子要打倒劉少奇時,又是周恩來出來助紂為虐,看了那些明明是偽造出來的材料,卻故作憤慨地說:「此人該殺!」。這就是成熟老練的共產黨黨徒,官僚們。

年輕人就是容易衝動,就是沒有經驗。衝動是勇敢的相賓,幼稚是真誠的伴娘。到他們有經驗,不衝動的時候,他們就不年輕了。人類的歷史就是這樣的。正因為年輕人沒有經驗,沒有教訓,所以總是年輕人在流血。正因為年輕人沒有經驗,在下一個歷史關頭,人民忍無可忍時,那時的年輕一代還會站出來,再一次充當歷史動力。他們已經忘記了前一輩年輕一代的教訓。馬後炮的終結和反思都是空話,屁話!你們看,最近在南海本田領導罷工的就是一個24歲的湖南小夥子。共產黨是不會喜歡這個小夥子的,在共產黨看來,這個小夥子獨立思考,有反抗經神和組織能力,是不安定的因素。當地的官員肯定不喜歡他,恨他破壞了他們的太平盛世,干擾了保七保八的大局。共產黨是不會承認,這個「草泥馬」的人吃人的社會制度是製造不安定的機器。再看,這個6.4紀年日子裡製造了最震動世界的舉動的是 80後和90後的兩個中國留學生,他們駕駛飛機拉橫幅飛越中國駐紐約領事館上空。橫幅上寫道:「昭雪六四,結束專制,人民必勝,良知永存!河蟹,草泥馬喊你從中國滾蛋!」。

六。四時的青年學生是幼稚的,衝動的。那時候的柴玲,烏爾開希們也是幼稚的。大家都幼稚。柴玲們就是幼稚的學生的代表而已。不是他們忽悠了學生們。是形勢造就了他們。要說忽悠,還是共產黨最能忽悠人,把中國人民,把青年人忽悠了幾十年。一朝忽悠不了了,就惱羞成怒,大開殺戒。年輕幼稚的學生不懂得如何恰當地有理有節的鬥爭,那也是共產黨幾十年愚民教育的禍害。這還是共產黨的錯。共產黨的腐敗把人民激怒了,青年學生只是全社會,所有中國人的代表而已。一篇動亂社論,把全北京人民都調動起來了。是共產黨把學生,把北京人民,全國人民動員起來的。又是共產黨的僵腐,把局面一步一步地升級,想想李鵬們那付愚蠢嘴臉和鄧小平們頑固不化的頭腦吧!正是共產黨的蠻橫和愚蠢把事態搞僵,搞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不能把責任推給學生。

當幼稚的,衝動的年輕人與獨裁者對壘的時候,除非獨裁者應順歷史潮流,否則,任何壞結局都是獨裁者的罪過。即使是蔣介石,馬可斯(菲律賓)這樣的獨裁者都不敢冒然向青年學生下毒手。只有鄧小平這等老姦巨滑,心狠手辣的共產黨黨魁才能說得出:「殺二十換而十年太平。」這種狠話,下這種毒手。當然,還是沒有超過毛澤東的記錄:「原子彈怕什麼,中國人,死了三億,還有三億。」。

6.4應該成為炎黃子孫的第二個國殤日。無需獨裁者,劊子手來平反。我們將一年一年地舉行下去。就像端午節紀念屈原一樣。劊子手們將永遠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