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潰敗的風向標

2010-06-18 05:02 作者: 許暉

手機版 简体 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湖南永州六·一法院槍擊案是繼楊佳襲警案之後又一起個人針對公權機構尋仇報復的惡性暴力事件。考察一下該案從案發到定讞一系列的資訊傳播過程以及輿論反應,饒有意味。

斷裂:社會潰敗正呈加速

最初的版本指行凶者是法警,這是從當地透出的傳言。這一傳言立刻引發了中國特色的網際網路狂歡,冉雲飛先生在推特上總結道:「關於湖南永州槍案,網易三百九十多條跟帖評論多是一片歡呼聲,甚至說普天同慶之類,法官在民眾眼中毫不足惜,可以想見這個社會潰敗到何等程度。」生命重於一切,這一人類社會的先決條件在中國遭到了無情的嘲諷,凡是指向公權機構的暴力行徑總是會得到歡呼,與之相反,凡是指向弱勢群體(比如幼稚園等)的暴力行徑總是會得到譴責。在民間輿論尤其是網際網路輿論中,這一景象幾乎成為政治正確的必須表態。

這是一種巨大的斷裂,這是一條鐵打的鴻溝。官和民,公權力和私權利,在兩千多年的專制歷史上,從來沒有過如此的極端化表現。相伴於新疆、西藏等少數族裔的族群撕扯,這更是觸目驚心的漢文化的內部撕扯,社會潰敗已呈加速度,就如同一列失控的火車,誰都不知道它的終點在哪裡,誰都不知道哪一天它會脫軌。

同時,這樣的傳言本身也透出對政府公信力的極端不信任。我曾經在一篇文章中寫過:「在今天的漢語語境中,更是只有大規模伴奏的‘歌頌’、‘謳歌’才具備合法性,來自民間的‘謠言’則被指為非法。在資訊來源被嚴密控制乃至動輒上升為國家機密的體制下,‘謠言’其實是對專制者‘不明真相’這一託辭的反向指控。」永州法院槍擊案亦不例外,在「法警」的傳言之後,官方版本立刻澄清凶手乃是中國郵政儲蓄銀行零陵區支行守護押運隊隊長,並習慣性地將凶手的動機孤立化和個人化──「怨恨、報復心理和輕生厭世念頭」,因而此一事件即被歸類為「報復殺人」。民間輿論要求找出凶手殺人背後的社會機制原因,官方口徑照例避而不談,處理手法與福建南平血案、陝西漢中屠童案如出一轍。這又是一重斷裂。

中國的現存秩序有三個離心力

我認為,中國的現存秩序有三個離心力:一個離心力是官僚體系,對執政黨最沒有信心的恰是此一群體,從官僚們把子女和財產大規模地轉移到國外即可印證,不待贅述。第二個離心力是暴民群體,被壓迫的命運將仇恨的種子深深地播撒進了他們的心田,響徹網際網路的「殺殺殺」之聲就是鮮明的註腳。第三個離心力是日益成熟壯大的公民維權群體,我曾經在一篇文章中如此論述:「最早時期的訪民如一盤散沙,如今的訪民卻凝聚成為一股團結的力量,單個訪民的命運變成訪民群體的共同命運,訪民們開始為他人的命運吶喊。他人的血淚即自己的血淚,他人的命運即自己的命運;關注他人即關注自己,為他人助力即是為自己助力。這股力量漸次成為一股新生的群體力量,閃耀在麻木不仁的國民性之上,活躍於維權的典型案例之中,令人感動不已。」四?一六福建馬尾三網友誹謗案的公民關注團就是典型案例。

三個離心力中,只有第三種離心力才是健康的公民力量,非暴力不合作的信念和行動才是抑制前兩種離心力、進而抑制社會加速潰敗的健康的公民力量。再加上雖然艱難但是如野草生生不息的NGO,這種健康的公民力量是惟一可以依恃的力量。

永州法院槍擊案和陝西漢中屠童案一樣,都是社會加速潰敗的風向標,最觸目的標誌就是:如果珍惜生命,事情尚有可為,但此兩案有一共同點,即凶手都在行凶後自殺身亡。區別於楊佳襲警案的一點是:楊佳襲警後並未當場求死,含有深刻的「一人做事一人當」的意味在內;而此兩案凶手當場自殺身亡,已經不願示人以 「自作自當」的肢體表白,則絕望深到何種地步可想而知。這是無法彌補的失敗心理。

很多人哀嘆中國問題無解,指望執政黨以及其中的開明力量,就現實來看就好像痴人說夢。如果對這個國家尚抱有一絲希望的話,惟願第三種離心力趕在社會總潰敗之前加速成長。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