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時代的空城計(圖)


楚文王迷戀息媯的美色,從息侯手中,強奪息媯。文王死後,文王的弟弟公子元,也對息媯動了非分的念頭。公子元一直想討息媯的歡心,將她佔為己有。可是礙於禮節上,又不敢過於明目張膽,於是悄悄收買息媯的貼身侍女,要她暗中將息媯的一舉一動,向他報告。公子元還請來許多歌妓,在息媯的寢宮附近,大唱情歌。可是,息媯不但沒有受到誘惑,反而有點生氣的問:「這些歌妓是誰請來的?為什麼不唱些典雅的歌曲呢?」侍女連忙回答說:「這是王叔特別請來,給您解悶的。」

息媯一聽,不禁緊皺雙眉,感慨的說:「先王在世時,由於不善戰爭,因此楚國一直被人瞧不起。想不到王叔又沈迷歌舞,不好好振作,我真為楚國的前途擔心哪!」侍女偷偷把這番話,告訴公子元。公子元決心好好表現一番,博得息媯的讚美。「好,立刻調派軍隊向鄰近的鄭國進攻!我一定要讓息媯對我另眼相看!」

鄭文公一聽楚國大軍來襲,不禁大驚失色,嚇得冷汗直流,連忙召集文武大臣,商量對策:「各位大臣,有沒有什麼好辦法啊?」

膽小怕事的堵叔率先發言:「我們根本打不過楚國,還不如趁早投降,賠些錢財算了!這樣總比人馬傷亡好得多。」

一旁的師叔聽了,開口說:「我們鄭國雖然勢力單薄,不過別忘了,我們還有同盟國齊國,我們可以向他們請求支援啊!」

這時,世子華忍不住氣憤,站出來說:「我們為什麼要畏懼退縮?所謂水來土掩,兵來將擋!只要我們拼盡全力,不一定會輸給楚國!」

鄭文公見大家你一言,我一語,意見分歧,也拿不定主意,於是轉頭詢問在旁默不作聲的叔詹:「先生,你認為呢?」

叔詹緩緩的開口說:「我比較贊成師叔的意見,依我看楚軍不可能做長久的進攻。」

鄭文公依然憂心忡忡的說:「可是,這次是公子元親自率兵,恐怕沒那麼簡單喔!」

叔詹介面說:「據我所知,公子元是為了討好息媯才出兵,所以....」

突然,士兵進來報告:「楚國的大軍攻過來啦!」

一時之間,氣氛變得相當緊張,堵叔惶恐不安的說:「我們還是趕緊逃命吧!」

叔詹高聲的阻止說:「大家別慌,我有退敵的計策!」

叔詹迅速的下令:「軍隊全部埋伏在城內,將四周的城門全部敞開,百姓像往常一樣的工作。」

當楚國的軍隊來到城外,看到城門大開,城裡相當平靜,覺得很奇怪,深怕其中有詐,而不敢輕舉妄動。

公子元親自登上高地察看,果然望見鄭國的城門大開,毫無禦敵的跡象。公子元心想:「楚軍攻到鄭國的都城,就已經算是打了勝仗,可以回去向息媯好好誇耀一番,要是貿然攻進去,中了埋伏,可就不妙啦!」

於是,公子元秘密命令士兵,悄悄撤離了鄭國,將所有的營帳留在原地,讓鄭國以為楚軍還駐在這兒。當夜,楚軍迅速撤退,直到離開鄭國國境,才大肆的敲鑼打鼓,高唱凱旋歌!

叔詹擔任守城的重責,整夜巡守。天亮,他登上城門遠望楚軍的營地,發現楚軍竟然一點動靜也沒有,更奇怪的是,有成群飛鳥在那兒覓食!叔詹不禁開懷大笑的說:「楚軍撤退了!」

其他的將領都莫名其妙的說:「明明楚軍的營帳還在呀!」「是嘛,營帳也沒減少!」

叔詹解釋說:「要是楚軍還在,人數一定很多,飛鳥怎麼敢在那兒覓食呢?所以我判斷楚軍一定連夜撤走了。」

為了證明事實,叔詹派了士兵前去察看。士兵回報:「回稟大人,楚軍已經撤走了,那裡只是一片空營而已。」

叔詹聽了,哈哈大笑說:「想不到,我們用空城計讓楚軍上當,楚軍也用空城計欺騙我們!」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