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拍哥」:曝光特權車,總得有人干


呂建福3年來堅持拍攝公車私用、違章現象並通過電視和網路曝光,認為大家都有權曝光遇到的不公

對話動機

近日,「河南拍哥」呂建福被網友熱議。3年來,呂建福隨身攜帶攝像機,在河南省會鄭州及省內多個地市,拍下數千張(段)公車私用、違章的照片或視頻,並通過電視臺和網站等途徑,予以曝光,促使數十名公務員被處理,他因此被稱為「河南專拍哥」。

呂建福曾多次與被拍者在街頭發生衝突,但至今,每遇到一輛「霸道公車」,呂建福說,他就會拿出攝像機,迎面而上。

對話人物

呂建福

46歲,網名「垃圾耙子」,河南省泌陽人,曾當過5年海軍,現在是電視臺DV通訊員。

「憑啥開公車就可以欺負人?」

新京報:你怎麼想起來拍攝「公車私用、違章現象」的?

呂建福:我拍,是因為他們太欺負人了。誰要是能開上公車,掛上一個牛一點的牌照,馬路就像容不下他們一樣。交通法規不放在眼裡,行人車輛不放在眼裡,紅綠燈、交警也不放在眼裡。我只是想問問他們:你們憑啥這樣?

新京報:你3年前就開始拍,是不是當時有什麼事情觸動了你?

呂建福:2007年,有一次我路過(鄭州市)東太康路,看到一輛奧迪公車,在跟一條路上的車頂牛。那條路是單行道,奧迪不管,就是逆行,結果把路給堵了,大家打電話喊交警過來。

車裡的人牛得很,交警說,請你把車倒倒,給大家讓條道。那人說,我這車沒倒擋,不知道咋倒。

結果沒辦法呀,幾輛公交車等不及,只好從其他地方繞行,車上那麼多群眾,都又氣又恨。我就在想,憑什麼他們開個公車,就可以欺負人?

新京報:以前你沒發現過公車欺負人?

呂建福:當然有,見得太多了。那次太過分,我想了好久,決定以後遇到違章的公車和公務員就拍下來,讓人們評評理。

新京報:沒有人會認可公車違章,不過,大家似乎都習慣了。

呂建福:是呀,所以必須有人站出來制止他們。等他們自己改正?根本不可能。

「我都快被罵哭了」

新京報:被拍的人服你嗎?

呂建福:剛開始拍,牴觸大,超過一半的都會發生糾紛。他們牛呀,說要弄死我,弄死我全家,還有人打電話罵我,髒得很,我都快被罵哭了。

我就專治各種不服,你能管住當地的媒體不是?那網路你能管住不?我的博客你能管住不?我往上邊一放,這些人沒有不慌的,一些人又痛哭流涕地找來說情了。那個快罵哭我的人,他媽也來找我,說是被人栽贓。我說栽贓哪有恁巧的?

新京報:還記不記得有哪些印象深刻的拍攝?

呂建福:有一次,我路過一個商場,看見一輛噴著字的公車停在那裡,我很奇怪,難道有人來商場執法?我就等著,半個小時不到,一個女的拎著大包小包下來了。

我上去問:上班時間,你開著公車來這裡幹啥呢?她說,這屬於個人隱私。我就說,你要隱私的話,就別開公車,今天你對著攝像機說,你這些東西,是給你私人買的,還是給公家買的?

她沒辦法回答呀,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她只能趕快走了。

新京報:拍到現在,有沒有在現場挨過打?

呂建福:大的挨打,倒談不上,推推搡搡、撕撕扯扯倒很經常。現在拍的話,群眾一過來圍觀,我就趕快讓身後的人讓一讓,騰出一條道。為啥?怕挨打呀。要是身後都站滿人,被拍的人惱了,一巴掌抽過來,我閃都沒辦法閃。

「身份介於公民和記者之間」

新京報:現在拍攝「公車違章」的人不少,曝光的好像沒幾個。你覺得原因是什麼?

呂建福:很簡單,怕報復。我QQ上有一千個好友,很多都在拍公車。

他們絕大部分都不敢像我這樣曝光特權車,外地不是也有個「專拍哥」,上電視都要通過軟體變聲音嗎?都是害怕。我的網友中,重慶有個拍得也非常多,他每次都傳給我,由我發。

新京報:你覺得你的行為有影響嗎?

呂建福:在一些地方,你反對特權,叫得輕了,不濟事,叫得狠了,收拾你。可是總得有人幹這些事吧,跟著做得人多了,社會才會進步,一些問題才能破解。

新京報:DV通訊員在電視臺是一種什麼角色,與電視臺的關係是不是也可以保護你?

呂建福:我每次拍公車的時候,都不願意扯上電視臺。我是一個公民,我愛這個城市,我看不慣公車橫行,有錯嗎?

我自己拍新聞視頻,素材好了電視臺採用,會給我稿費。全國各地有很多這樣的DV愛好者,我們的身份,介乎於公民和記者之間吧。不過,我認為一切公民都是記者,大家都有權曝光自己所遇到的不公。

新京報:你拍這個,家人朋友支持嗎?

呂建福:一開始不支持,還有人說我是「二蛋」,腦子有問題,現在都慢慢支持了。我只覺得對不起老婆和孩子,幾乎沒陪他們出去玩過。

一些被我曝光過的部門,有的也跟我套近乎。我就說,我們別走太近,對彼此都不好,我也不指望這個去敲詐。

「我發現特權是會傳染的」

新京報:有專家認為,公車私用,也讓城市越來越堵。你覺得這種說法有道理嗎?

呂建福:這話一點沒錯。幾年來,我發現特權是會傳染的。只要一個人有公車,那麼他全家,他親戚朋友,都能跟著沾光。

我遇到不少開公車違章態度蠻橫的,一個家庭婦女都敢指著交警的鼻子罵,口口聲聲要讓交警下崗。

部分公車挂個特權牌,整個馬路好像都成了他的,想咋開咋開,想咋停咋停。一輛車,就能把一條主幹道堵得一塌糊塗。

新京報:有人覺得,現在鄭州公車闖次紅燈就要沒收,小題大作。你覺得呢?

呂建福:老百姓對特權深惡痛絕。「豫O」牌照本來是公安用的,結果一些機關甚至私人老闆,都能掛上。

新京報:不過,還有人認為把公車換成民用牌照,不利於群眾監督。這樣,你是不是也不好拍攝了?

呂建福:還有網友建議在公車上印一個大大的「公」字,讓它沒辦法私用、違章。其實,這些都不行。你看那警車,標誌還不明顯嗎?可是開警車去購物,去走親戚,去接孩子上下學的人,還少嗎?你連警車都監督不了,所有公車都標上記號,又有啥用?把公車換成民用牌照,交警執法就容易多了。

新京報:以前不容易嗎?

呂建福:你可以去問問路上的交警,誰都是一肚子苦水。都說交警牛,你糾章開罰單,惹住不該惹的人,罵你還算輕的呢,打交警的都有。

「破解公車私用得落實監督」

新京報:交警執法都會遇到困難,你覺得拍攝曝光,作用大嗎?

呂建福:鄭州人都知道,河南最好的學校、幼兒園門口,一到放學時間,接人的車輛堵得嚴嚴實實,可想而知是誰的兒女在裡邊讀書。

市民投訴得沒辦法,交警也得過去執法呀。可是那些人牛慣了,根本不理會。怎麼辦?交警只好喊上媒體,這邊舉著攝像機、照相機,那邊執法。

新京報:作為一個專拍公車的人,對破解公車私用和違章,你有什麼好辦法?

呂建福:辦法很簡單,落實監督。現在的公車制度,要麼是老子管兒子,不忍心管;要麼是兒子管老子,沒膽子管。都不可能管好。

新京報:你現在是每天都專門出去拍公車違章嗎?

呂建福:遇到就拍,也會有些「線人」報料。不過,作為電視臺DV通訊員,公車的素材只是我拍攝內容的很小一部分。另外,家人是做生意的,我也不在乎通過這個賺錢。

新京報:如果一個DV愛好者也要去拍公車,你會告訴他哪些注意事項?

呂建福:首先要保護自己。手裡拿著一個攝像機,懷裡最好再揣個錄音筆,要不被搶跑打壞了機器,你連證據都沒有。

拍的時候,不要害怕,正面迎上去,最好是人流量大的地方,一旦出現糾紛,群眾自然會支持你,問話的時候咱要理直氣壯,你開公車,在公共場所的任何行為,都不再屬於個人隱私,我是納稅人,當然有權詢問你,該害怕的是你,不是我。

新京報:你的人生信條是什麼?

呂建福:不要去作惡。

来源:新京報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