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專欄】雷倒共產黨,溫家寶風雨不倒

2010-10-13 23:18 作者: 唐子

手機版 简体 26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據鳳凰衛視報導,近日,溫家寶接受美國CNN專訪,談及政治體制改革和反腐敗等多個話題,繼8月深圳講話之後,第5次強調政治體制改革和言論自由的重要性。這次的亮點有二:1、政治體制改革是鄧小平的遺訓;2、他將排除社會議論紛紛等阻力,在能力範圍內,推動政治改革,風雨不倒,至死方休。

溫家寶不愧為大牌的政治明星,語不驚人誓不休,不過還沒有12年前同樣大牌的朱鎔基「趟地雷陣就沒想活,送99口棺材出去,留一口給我」的反腐決心大。所以引人關注,主要還是跟政改相聯繫的緣故。不過這決心能說明什麼呢?也許確如《聯合早報》社論《溫家寶再倡政治改革》所說,高調表決心主觀上是因為「遭遇阻力」推擋,他必須扣殺;客觀上是因為「官員貪污濫權」,他主持的政府感到現存政治體制無力發威,不改革加強威力,貪官還真把他當病貓了。這說明溫家寶還真想在政治體制改革上做些「扣殺」之類的技術活,非做不可了。

就是這些技術層面的政改,溫家寶都要高調表決心排除阻力,這同時也說明這決心跟12年前同樣位置上的朱鎔基一樣是大話和空話,是官場政改的套話。風雨不倒形容他不畏阻力,至死方休表明他要推進政改到底。可前面「在能力範圍」那句話,又泄盡他的底牌:如果不在總理位置上了,食言就不是他的事了。這個高調決心還說明,溫家寶不甘心兩年後退休,還戀著總理這個旅館套房呢。

共產黨的官,的確越往後越尖滑,尤其像溫家寶這種做過秘書的人,斷然不會像朱鎔基說豪言壯語只管現場雷人,他給自己想說的大話、空話和套話,準備了塗抹得嚴絲密縫的漿糊。不僅前面有「能力範圍」,後面還有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專訪時,對政治體制改革和民主在中國的發展,提出的3個領域:國家權力真正屬於人民,使司法保持獨立和公正,政府必須接受民眾監督,尤其是媒體的監督。這就是溫家寶要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民主政治的體制改革。溫家寶不簡單,在這三個方面,他確實能夠「風雨不倒,至死方休」。親民是他的絕活。

仔細看看,溫家寶說的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落實的事,還是毛澤東在《將革命進行到底》裡所說的「人民民主專政」那套,只是含著「政改、民主」糖果,「專政」給糖水粘糊過去了。誰期望溫家寶搞三權分立,做夢去美國吧。

如果溫家寶想說的政治體制改革是18世紀法國政治哲學家孟德斯鳩、或者17世紀英國洛克的概念,那麼他要的就是由英國開始、而由美國、法國推開的自由民主憲政,就有「以權力制約權力」的三權分立的政改內容。溫家寶明言,他要的政治體制改革是鄧小平1980年代一再講過的概念,不在洛、孟的概念中,這就沒有可能為很多民運人士心中的政治改革風雨不倒,至死方休。我們不要表錯情。中國的俗話說,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來打地洞,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的確溫家寶關於政治體制改革的高調都是鄧小平的遺訓。鄧小平早在1980年代中共各種會議上放過話:不改革政治體制必然阻礙經濟體制改革;所有改革的成功與否,最終取決於政治體制改革;民主制度化、法律化是長期目標,絕不動搖;黨只能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改革要有期限,不能太遲。溫家寶這兩個月,只是把鄧小平20多年前的內部講話公開了,用他的嘴巴,換了場所。所以溫情的溫家寶突然鏗鏘激越,說話像朱鎔基了。一些人想入非非,可千萬別把溫家寶當成夢中情人緊緊擁抱傾泄情感,夢醒之後的嘆息太難受。為什麼?

真正民主憲政的政改阻力很多很大,不是議論紛紛中你「風雨不倒」就可以了,也不是有人信封中夾顆子彈你喊一聲「至死方休」就能震懾恐嚇那麼簡單。「改革要有期限,不能太遲」,鄧小平說對了,可現在早了,還是遲了?太遲了!使國家權力「真正屬於人民」、司法「保持獨立和公正」,政府「接受民眾監督、尤其是媒體監督」,這些民主如果真是共產黨所要的,80年前就不會撤掉陳獨秀的總書記職務,跟汪精衛合作,共產黨向右轉早就OK了。任何共產黨員,再有口才,再有本事,都只能幹黨允許你做的事情,否則就注定一事無成。概括地說,鄧小平政改阻力主要來自不散的毛澤東陰魂,別忘了他那時候還高舉著毛澤東思想的旗幟呢,所以他只能嘴上說,不能來真的,趙紫陽當真就下臺;溫家寶政改阻力不僅還繼續有毛澤東的陰魂,更添上了死難的六四學生和法輪功學員的血魂,不先給說法就想用政改把血債漂白,那怎麼可以?那麼多眼睛都看著呢。

說切實些,就是溫家寶所說的公平正義——政府公平分配財富——最現實的阻力就是中共極權專制。不錯亞當•斯密斯能上嘴唇講市場致富,下嘴唇講道德公正,那是因為他所處的英國是君主立憲制,資本家投資的自由在市場機制裡,公正分配卻可以通過教會仁愛教育和法律正義制約做到或逐漸做到。但在共工中國,就是一個小小的「官員財產公示制」,就懷孕20年也生不下來,太子黨和工農權貴集體不干,他們佔著黨中央、國務院、地方政府、人大、政協、公檢法的關鍵位置,可不是溫家寶「風雨不倒,至死方休」的雷語決心能夠雷倒的。

所以說,在中共極權專制機制下鄧溫改革,都只能是口淫聊以自慰。無論鄧小平20多年前的昨天,還是溫家寶20多年後的今天,在中共極權專制1955年已經打造完成,並經1959年大飢荒餓死人農民都不起義抗暴政之後,談論政治體制改革都無非是些個人的夢囈,無論誰說,就是毛澤東爬出水晶棺張口,我們都不要信以為真。共產黨的官誰都可能說些人話,走在右邊人行道上。但只要黨性一發威,這個人立刻就會跳到左邊車道上蹦迪,跟司機較勁。這才能解釋1989年4月鄧小平不接受學生跪地請願,5月不聽記者聲援時喊出要新聞自由的心聲,把人大委員長萬里攔在上海非要表態跟黨一致才能回北京等做法。人啊,千萬莫把中共當人看。姦淫上癮者就是淫魔。極權者是什麼?那就是權魔,政改能奈何?

說白了,什麼樣的政改在共工中國都在忽悠人,忽悠急迫者,無論民眾還是溫家寶。有些人情真意切地呼喊「敬愛的溫總理」,希望他「風雨不倒」的誓言是給小民的,這也是把溫家寶當活寶了,就那麼句「人民的力量」就能忽悠他為民「至死方休」了?溫家寶再傻,也知道他的總理位置是他入了黨並順應了黨的運動機制站對了隊才有的,跟人民、法制、民主、公正毫無關係。更何況他比彎彎月亮還聰明。溫家寶很清楚,當務之急就是如何在權力爭奪之際保住位置。

說政改、談風雨,拉扯鄧小平的遺訓,攪拌斯密斯的公正,都解決不了溫家寶的政治焦慮,瞎急。如果溫家寶真心地想為反腐敗出點真實的力氣,那就好好去弄清楚天主教會的腐敗,是怎樣被德國路德、法國加爾文、英國亨利八世分裂之後才遏制住的。弄清楚了,溫家寶敢領頭分裂黨,那可真名垂千古了。

溫家寶公開談政改,不如公開喊退黨,在出國的某個公開場所,喊出「我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這句話,那劉曉波的諾貝爾和平獎的風光全沒了。這可是真正的公民行為,是大中華民國總理甚至總統的競選口號。中共分分鐘將垮臺,三退黨、團、隊8200萬,已準備好了它的葬禮。雷倒共產黨,溫家寶風雨不倒。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