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不育人群借精生子須要苦等1年(圖)


1

電腦屏幕上顯示的是放大上百倍的精子。

想要找個精子,至少等上1年。隨著不育男子的增多,一波「精子荒」開始在南京出現。記者從鼓樓醫院瞭解到,前來預約「 借精生子」的人已經登記了滿滿三大本筆記本,隊伍排到一千號往後了。在男子精子質量每年1%下滑的背後,有人憂心忡忡,男人將來還會有生育能力嗎?

借精

借精生子男子苦等一年

於鋒(化名)是一名私企老闆,長得一表人才,妻子溫柔賢惠。事業家庭美滿,讓人羨慕不已。雖然事業做得順風順水,但家人最大的遺憾是空蕩蕩的房子唯獨缺少了一個孩子的聲音。由於是家裡獨子,企業越做越大,公司從父親手裡傳到他手裡,很自然希望添個孫子。可結婚一年來,妻子的肚子卻始終不見動靜。於鋒不得不放下工作,帶著妻子四處求醫。

在他以為是妻子的問題時,多方檢查,醫生卻給出了不一樣的答案:妻子一切正常,問題出在於鋒自己身上。精子標本取樣,醫生在電子顯微鏡下竟然沒有找到一個精子。接下來,睪丸穿刺,依然沒有。這意味著,他患上了無精子症,將終身無法讓妻子懷孕,想要小孩的話,只有「 借精」生子。醫生的話讓他一下子跌入了人生的冰點。他無法接受這一殘酷的現實,自己竟然無法生孩子。

「肯定壞事做多了,」「掙這麼多錢有什麼用,連兒子都沒有……」漸漸地,周圍人開始議論紛紛,流言蜚語也不斷傳入耳朵。「無論如何,都要生一個孩子,」家裡給於鋒的壓力越來越大。和妻子再三商量,考慮了一個多月時間,於鋒決定聽從醫生的話: 借精生子。

然而,當他興沖沖地帶著老婆來到醫院準備住下來,打算接受試管嬰兒時,醫生卻無奈地搖搖頭:在你前面有成百上千的人等著呢,想要個精子,估計你要等一年吧。失望不已的於鋒愣了半天,不甘心地留下號碼後,一再叮囑醫生:「有了一定通知我,我等」。

當了爸爸

最忌諱別人說兒子長得不像他

「因為精子是別人的,我最擔心的是,孩子長得和自己不像,怕被別人在背後指指點點的。」於鋒遇到的問題,幾乎是每一個借精生子人的最大心病。

在朋友的幫助下,記者輾轉聯繫上了一位成功借精生子的童先生。3年前,童先生等了3個月後,最終在鼓樓醫院成功進行了手術,讓妻子懷孕,圓了自己做父親的夢。聊起已經兩歲的兒子,童先生臉上充滿了慈愛。

「城裡人養狗還有感情,更別說這麼可愛的孩子了。」童先生說,雖然孩子沒有自己的基因,不是自己的親骨肉,妻子懷孕的時候,自己心裏還是有點彆扭,但當兒子出生時,看到小傢伙一天天長大,歡聲笑語,自己早已把他當成心頭肉一樣了。

在童先生的記憶裡,35歲得子的他,寳寳的每一次成長記憶都深深地印刻在他的腦海裡,第一次會爬,第一次叫爸爸媽媽,第一次走路……孩子每成長一步,都觸動著這位中年男子心中最柔軟的部分。「我很慶幸,自己當初下了這個決定,才有了這麼多快樂的時光。看到他,我工作生活上所有的不快都煙消雲散。」

不過,童先生坦言,隨著兒子一天天長大,他時刻關注著兒子外貌上的變化。逢年過節,親朋團聚時,最怕別人盯著孩子和他比較一番,然後說,「呀,你兒子長得還是像他媽,不像你哎。」

對於自己的圓夢,童先生很感激醫生。「在裡面,醫生幫了我很多忙,精子是從外地精子庫調的,幫我找了一個身高體形跟我差不多的,容貌和年齡也差不多,只是希望孩子將來儘可能地和我靠近一些。」為了怕此事傳出去,等到兒子一出生,他就換了一個號碼,在醫院登記時的手機號碼永遠停機了,他成了醫院的一個秘密。

精荒

供不應求

想借精生子至少得等一年

「現在大家都知血荒,其實精子供應更加緊張,想拿到一個供精,至少需要等一年時間。」鼓樓醫院男科實驗室主任徐志鵬說,「 精荒」的現象不只是南京獨有的,全國都是這樣,「上海的話,時間還要長,要等兩三年才能拿到。相比之下,南京算好的了。」

據瞭解,在鼓樓醫院預約借精生子的人,目前已經有近千人,鎖在保險櫃裡面的登記簿已經填滿了整整三大本,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求精者的期盼。「從 2001年以來,已經有近500人順利地等到了精子,但還有上千號人還在繼續等待中。」徐志鵬介紹,目前全國有10家人類精子庫,為了讓來醫院的患者能夠及時達成做父母的願望,他們隔三差五就向外地的精子庫求助,得到的回答也是精源緊張。由於等待的時間漫長,沒有現成的精子,不少急切想圓做父母夢的人常常是滿懷期望而來,失望而歸。

捐獻者太少一份只能用5人

據統計,中國每10對夫婦當中,就有一對遭遇不孕不育問題的困擾。

對於眼下出現的 精荒現象,業內人士認為,除了不育人群的增加,捐精的數量太少是造成 供不應求的重要原因。由於污染的增加,吸菸、飲酒等不良生活方式,以及生活中接觸化學品、電磁輻射等等,現代人精子的數量和質量都在不斷下降。

此外,儘管一個人捐獻一次有很多精子,但出於防止血親通婚的危險,每份精子只准分成五份,分配給外省不同的五個人。加上捐精者雖多,但合格率不高,幾方面因素導致了精子 供不應求的局面。徐志鵬介紹,為避免窗口期愛滋病毒檢查不出來,精液捐獻後會先被凍存6個月後,再次檢測供精者血中HIV抗體,檢測陰性方可使用該冷凍精液。這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獲得精子時間的拉長。「此外,為了防止近親結婚,我們都是從浙江、上海等外地拿精子,省內的基本上不拿。」

捐精者大學生是主力

合格能拿到4000元

據介紹,由於大學生生活簡單,身體條件好,目前,捐獻精子的大部分是在校大學生。

在南京某高校的校園論壇上,一則《江蘇省人民醫院人類精子庫捐精宣傳》的帖子引起了記者的注意,帖子很詳細地介紹了捐精的知識和程序,並留下了精子庫的諮詢電話。不過,記者發現,跟帖回應的同學人數不多。

但仍然有不少勇敢的大學生私下走進了精子庫。記者輾轉聯繫上一個曾捐精的大學生小孫,他坦言看到捐精能拿到4000塊錢,在一個上午沒有課的時候,他偷偷地來到了省人民醫院捐精。回憶起自己第一次捐精的情景,小孫說,就怕被熟人看見,完事後,拿了50塊錢掉頭就跑。以後每次來時都會在旁邊觀察一下,看到人少時才偷偷進去。

記者瞭解到,目前捐獻者隊伍當中,絕大部分是在校大學生。如果捐獻成功,精液質量合格,可以拿到4000塊錢的費用,現在捐精者比以前多了。

取精

精液檢測

已經排到一個月後

「在精子荒的背後,是大量男性不育人群。」鼓樓醫院男科實驗室主任徐志鵬說,醫院進行 精液檢測的患者,預約 已經排到一個月後了。這個群體的增加,讓精子更加緊張。

兩間 取精室,每天排隊取精

在鼓樓醫院門診邊上有一間很不起眼的小房子,上面沒有科室的門牌,只是在牆壁上貼著的一張男科實驗室標識。如果不注意,外人很難發現,掩藏在地下室的幾間小屋居然是進行 精液檢測的實驗室。

在醫生的帶領下,記者探訪了這個神秘的袖珍科室。記者發現,所謂的 取精室其實並不神秘,一間單人間而已。面積不大,8個平方米左右,除了沒有洗手間,其餘佈置的和賓館一樣。一張單人床、一臺彩電、一部空調、一把椅子。為了避免「走光(專題)」,保護隱私,這裡的窗戶,一年四季都拉上窗簾。

在醫生眼裡, 取精並沒有外界傳說的那麼嚇人,流程和體檢時的尿檢一樣。患者進入房間前,先領取一個小杯子,在密閉的房間裡,DVD畫面的刺激下,自慰 取精。然後交到醫生手裡,就能走人了,過幾天來拿結果。

裡面的人慢了,外麵人敲門催促

兩個 取精室的門口,有兩排凳子,每天上午,這裡都坐得滿滿的。除了男的,也有不少女的陪自己老公來的。昨天上午10點,在一號 取精室門口,一名男子進入裡面後,半天都沒出來。外面的幾名男子焦急不已,不時掏出手機看時間。等了20分鐘,看到裡面的男子還沒出來,門外的人等不及了,開始用手敲門提醒:「裡面的兄弟,快點啊,我們還有事啊,」引來周圍的人一片哄笑。

在這個特殊的「候檢區」,幾十號男男女女當中,人們的臉上絲毫看不出尷尬,更多的是愁容。等待的過程中,他們鮮有交流,大都心事重重。檢測完畢後,幾乎都是頭也不回就匆匆離開了。 取精者過半有高學歷背景

在現場,記者遇到了一位30歲左右的男子,穿著西服、戴著眼鏡,拎著公文包。他告訴記者,自己結婚已經半年了,但妻子一直沒有懷孕,看到差不多時間結婚的人個個都挺起了大肚子,雙方父母很著急,硬是逼著自己去醫院查查,好放心。「你看,我這是從單位專門請假過來的,謊稱生病了,其實這個事沒法說啊……」男子一臉無奈。

徐志鵬告訴記者,他們醫院一年來 取精進行檢查的人數已經超過一萬人,其中90%是不育的人。這個群體當中,有結婚一兩個月發現沒懷孕的,也有結婚十來年的。但,讓人揪心的是,其中30歲左右的小年輕佔到了這個群體的50%-60%,他們大都具有本科以上學歷,很多還是碩士、博士。由於工作壓力等方面的原因,成了不育的邊緣人。

新聞鏈接

精子數量急降,30年大縮水

「80年代,我當醫生的時候,正常男性的精子密度的診斷合格標準是每毫升6000萬個,現在最新的標準只有1500萬,」鼓樓醫院泌尿外科主任戴玉田告訴記者,我國男性的精液質量正以每年1%的速度下降,短短30年的時間裏,男性的精子密度標準縮水了4倍。

「而且這個標準可能還會降低,作為專業醫生也不知道這個底線會降到哪裡。」也有醫生憂心忡忡,再這麼降下去,男的會不會將來沒有精子了。對此,戴玉田表示,儘管聽起來很恐怖,並不是說男性生育能力下降,只要在這個水平內,都是正常的,都可能使女方受孕。

不得不防的「傷精」職業

對於不斷下滑的精子質量,該院陳贇博士提醒說,臨床發現,有幾個職業已經成為不育的高危行業。「比如,油漆、印刷工,廚師、司機、每天對著電腦的IT男,以及從事皮革化工的人,」陳贇給記者舉了他前幾天接診的一個病人的例子。

小夥子27歲了,但結婚兩年一直沒有懷孕。檢查後發現,睪丸裡全是畸形精子。追問工作史才發現,原來,小夥子初中畢業就跟著父親來南京做油漆工,一幹就是十年。結婚後,工作不幹了,但卻因為年輕時與油漆打交道,化學毒素累積吸收後,在睪丸積聚,損傷了睪丸的生精功能,再也無法讓女方受孕。專家提醒說,從事上述工作的高危人群,比如司機、廚師由於襠部長時間對著爐子、發動機,高溫容易熱著精子,所以應該每隔個把小時就要下來運動運動。而從事其他行業的,則要做好保護,如果結婚的話,可提前換崗,把自己的身體調整到最佳狀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