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維權人士被軟禁 呼籲關注人權生存問題


南蒙古民主聯盟成員、維權作家高布如特•胡琴呼已經被有關當局軟禁一週。胡琴呼本週三向本臺表示,她目前的遭遇應該和內蒙古異議人士哈達即將刑滿釋放有關。

胡琴呼告訴本臺記者,11月11號下午她外出散步,剛出樓道門就被兩個便衣阻攔,要求她去遼市公安局科爾沁區公安分局走一趟。

「我說:‘你們有傳喚證嗎?’他們也沒有。我說我上一趟網吧吧,把這個遭遇告訴我的親朋好友,要不然他們會擔心的,我一下子消失了。他們不讓我去。然後上了他們車裡去了一趟公安局。也沒什麼事兒,到現在為止,公安的哪一個人也沒有正面地跟我說過提起過為什麼要這樣。」

胡琴呼表示,當局對她的監控到本週三已經有一個星期,直到現在她家樓下還停著兩輛警車。胡琴呼說,雖然警察沒有告訴她為什麼監控她,但她可以肯定當局這樣做,是因為她的同窗好友、南蒙古民主聯盟主席哈達將於12月10日刑滿出獄。12年前,哈達因「分裂國家罪」和「間諜罪」被呼和浩特中級法院判處15年有期徒刑。

「15年呀,一天也沒減刑。我是在博客上寫過,我要去看看他,去接他。他們可能早就把我軟禁起來估計是怕我出去宣傳吧。」

胡琴呼說,內蒙古之前並不屬於中國,直到滿清時期才被滿族人收復。1949年中國共產黨執政以後,蒙古族的語言和文化嚴重流失,隨著大量漢人的流入,蒙古人原本的遊牧文化更是強行被漢人的農耕文化替代,造成內蒙古地區生態嚴重失衡。

「比如說我們的五畜,養得家畜被圈起來了。它本來不是那樣的東西,它是一個生態系統中的很重要的一個成員,但是被圈起來了。然後草場都分了,用鐵絲網圈起來了。這個是不符合內蒙古高原無論是氣候還是土壤的。這裡只能適合遊牧生活。」

胡琴呼告訴本臺記者,哈達被關押了15年,她自己也從15年前開始受到有關當局無數次的騷擾和恐嚇,心力憔悴。胡琴呼說,她一直贊同哈達要求內蒙古的高度自治的政治主張,因為在所謂的內蒙古自治區裡,蒙古族人根本沒有任何言論和思想的自由。

「第一步我們是爭取高度自治;第二步我們是等到中國變革的時候,我們盡量哪怕是把這內蒙古的一部分土地讓出去,然後我們蒙古人建立一個自己獨立的國家;第三步是全民公決,大家都願意和蒙古國合併的話,我們可以合併。不願意合併的話,我們就不合併。」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表示,在辛亥革命之後,滿清連同內蒙古一起成了中國的一部分,這一點已經得到國際社會的認同。雖然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國際社會也表示各個民族有尋求自由、表達自身願望的權利。但能否讓一個民族從原有的國家分離出去,建立一個獨立的國家,這在目前還沒有一個國際通用的準則。但王軍濤強調,無論如何,有關當局因為哈達發表了一些不同意見就將其判刑15年,因為維權作家胡琴呼支持哈達的觀點就將其軟禁等做法,是非常殘酷、不符合國際準則的。

「除非她能招致一個直接的嚴重的政治後果。或者是政治上一個實際的違法活動中一個部分的言論,可以考慮是不是要追究法律責任。而且即使她是一個政治過程一部分,如果她是和平表達自己的願望。那麼,你也不應該鎮壓她。」

胡琴呼最後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希望有更多的國際媒體能夠關注內蒙古維權人士哈達的境遇,關注內蒙古人的生存狀況和人權問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