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剛門「和解」 46萬背後的血與淚(圖)

2010-12-28 20:39 作者: 甄貞

手機版 简体 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陳曉鳳家大門緊閉。

【看中國記者甄貞綜合報導】據悉,備受社會關注的河北大學車禍案當事雙方已在11月初達成民事賠償協議,協議中規定雙方不能再聯繫,且不能接觸記者。同時,為防止死者家屬與外界聯繫,賠償金暫由鎮政府代管,目前受害人父母已經拿到了協議中約定的46萬元賠償。12月21日,河北警方證實了雙方已達成協議的消息。

「和解」前家人的掙扎與無奈

在處理陳曉鳳被撞致死的這件事上,陳家曾有過兩種不同的意見,尤其是和解過程。據《齊魯晚報》報導,保定市交警支隊11月1日曾向受害者家屬提出,肇事方 (李剛家)要求「解剖屍體,查清死因」。陳曉鳳之兄陳林堅決反對,父親陳廣乾也不同意,認為那樣「對不住女兒」。11月2日上午,辦案人員又對陳家說,可以不做屍體解剖了,只做屍表檢驗。陳廣乾寫了個「我同意只做屍表檢驗」的「同意條」,但與父親意見分歧的陳林還是堅決不同意做屍表檢驗,他想通過法律途徑,給妹妹討個說法。

報導說,11月5日上午,保定市公安局工作人員、陳曉鳳老家的鄉幹部及村幹部趕到他們住的賓館,告訴陳廣乾「上級要求和解此事,不能讓事態進一步擴大」。當時,村裡的、鄉里的、保定的以及石家莊來了好多人,有些人陳廣乾並不認識,他只知道這些人要求他盡快簽訂賠償協議。11月5日下午,陳家代理律師張凱接到陳廣乾的電話:「我代表全家感謝你,以後會登門拜訪。我們的事情已經解決了。」 半小時後,律師所告訴張凱:陳家到律師所解除了合同。

事後,陳林告訴身邊的朋友,當天他的手機被叔叔陳玉茂沒收,與外界失去聯繫,因此父親簽訂協議時,他並不在場。

對和解一事陳廣乾無奈地說,「我不知道怎麼辦,孩子已經沒了,還能怎樣?」

協議賠款的情理法

陳廣乾說,簽署協議前後,作為肇事方代表的李剛始終未出面,協議是李剛在上面簽好字之後拿給他簽字的。他還說,協議中規定「雙方不能再聯繫,不能接觸記者」。陳林指稱,為了防止陳家與外界聯繫,這46萬元並沒有當場給陳家,而是由位伯鎮政府暫時保管,等事情平息後才能交給陳家。

就此,評論家聞心語表示:「鎮政府是幹什麼的,它代表誰,是李剛還是受害者,還是光輝萬丈的公道支持者?保管的法律依據是什麼?不是說依法行政嘛,它是利益相關人還是公證處?是為了保護本地居民的利益,還是為了什麼原因保管的?」

喬志峰在其博客中為文表示,「‘雙方不能再聯繫’不難理解。李剛出了錢,當然想‘一了百了’,不願意受害者家屬今後再‘麻煩’他們。而‘不能接觸記者’算哪門子‘和解協議’呢?媒體記者有採訪的自由,公民當然也有接受採訪的自由,你‘李剛爸’再牛,也不至於牛到要剝奪別人接受採訪的權利吧?這是不是心虛的表現?」

青島青大澤匯律師事務所劉鵬燕律師分析指稱,這種協議作法,並不合情理;民事積極賠償,刑事很有可能判緩刑,「以前有過很多類似案例」。

李剛有多少收入,能支付46萬?

對此事件,周丕東發表博文說,「權力的黑手沒有斬斷,盛世的鼓聲只不過是窗外的一陣風聲。」「顛覆社會公平的從來不是手無寸權的百姓,恰恰相反,破壞公平公正的一直是這些掌管的公僕,明明是挾私,卻把‘私’描繪成五彩斑斕的‘公’。這一套把戲已經荒誕成了肥皂劇。 」

對和解過程,他感嘆地說,「46萬元錢只不過是一堆可以用來實現有限願望的紙幣,代價卻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如果作為一個交換,誰也不願意;如果作為一個選擇,誰也不稀罕;如果是一個唯一的選項,卻是世上最深的傷害。傷害生著的親人,一生都在無邊的痛苦中懷念與愧疚;傷害著世間的公道,從此有更多人憤世嫉俗,對秩序的失望,對權威的輕蔑;傷害著那些原本不會墮落的人,卻摒棄平等、公正,抓住權力的稻草頭也不回地踏上不歸路。」

同時,他提了一個大家心照不宣的「迷」,他說,「有一個永遠的謎,那就是案件背後的家庭經濟。李剛到底有多少收入,可以用於支付46萬,可以用於更多的優越於他人的開支?其實不是謎,只是我一時的困惑。」「對這種一個班子的腐化,最後也只不過是不了了之,大家心知肚明即可。」

網友評「和解」

11月份,當地方官員稱此案絕對不會和解,名為「思域」的網友透露說:「我姑父是河北保定檢察院的,他說李剛已經通過二級民事法庭賠償和解,賠償多少具體不知,所以目前李啟銘雖然在押,但是不久就會放出來,只處於行政處罰和民事賠償,檢察院也受到了李剛為李啟銘遞交的出國唸書的申請假釋和擔保申請。我聽後十分的氣氛,這種人渣還能逍遙法外!!只有通過網路再次施加壓力了!!」

如今,小道消息成真,網友的感慨頗多,網友「一旦說了」表示:「還是出國吧,在中國已經真的沒有希望,自由與民主在共產黨的統治下永遠不可能實現,聰明的李剛送兒子出國,來逃避社會的壓力來消聲躡跡,當官的一套套的。」

網友「蝶逆舞」則寫了一首打油詩表達了自己的看法:「當今天惡朝的狀況,拒絕作惡馬上就‘滾’,消極作惡寸步難行,協同作惡欣欣向榮,主動作惡黃袍加身,這就是我對‘李剛門’和解的看法,在中國王法已經蕩然無存了。」

名為「我不知道」的網友總結性的發言,代表了眾多網友的心聲:「血與淚的痛,帶給了人們血與淚的思考,官方的闢謠再次成真,忽悠百姓的把戲又一次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46萬人民幣就把這個事情搪塞了,喪失的是法律的尊嚴,埋葬的是人們內心對公平與正義的渴望。」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