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酒瓶飛

2011-01-07 10:33 作者: 撣塵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九州村人世代務農,農閑以釀酒為業。釀酒工藝自杜康之後,傳承數千年,技藝幾經改良,所釀佳酒口味純正、綿軟悠長。周圍村莊皆以該村歷史悠久、物產豐富、古風純樸而對其或禮敬、或饞涎。

忽一日,有一夥人來自北方,在九州村考查一番後,召村中好逸惡勞的青年說,現代社會別村都在發展工業,唯九洲村守舊,如此落後,必定挨打。原因都出在那些家底深厚、有土地、有大釀酒作坊的剝削人家。要讓全村人過上天堂般的日子,只有把他們的土地、作坊搶過來,均分給老百姓一人一份才能過上天堂歲月。

有人說,那不是搶劫嗎?官府知道了要殺頭的。北方佬說,誰是政府?我們怎麼不能成立政府?勝者為王敗者寇,殺富人是為了普天下的勞苦大眾,是為了讓九州村人站起來!誰不讓搶就殺誰!土地多的給他戴上地主的帽子;沒有土地的就說他是貧下中農,封他們為無產階級,這不就名正言順了。讓一切反動派在無產階級腳下發抖吧!說著從懷裡掏出兩件東西來:一是鐮刀,說用它割頭最合適;又拿出一柄斧頭來,說誰不服就用它砸,砸胸砸腦砸後背,敲骨吸髓。只要能殺一,就能儆百。財產均分給大家,我們說了就算。讓他交租他交租,讓他交錢他交錢,讓他種什麼他就得種什麼,讓他做什麼酒他就得做什麼酒。我們大家共同致富,這還不是人間天堂? 

在北方佬的操縱下,九州村真的發生了翻天覆地地變化。昔日村裡的混混,轉眼成了拯救村人於水火的救星。真是世事難料啊。這些昔日的混混,今日的救星,也知道自己的手段卑劣歹毒,恐村民們報復,時刻腰裡別著斧頭和鐮刀。日久天長,那鐮刀已經因殺人而被磨得飛快,刀刃凹下去的部分剛好容下半個脖頸;斧頭的把柄也早已被鮮血染成絳紅。為了長久統治下去,他們組建了斧頭黨。為了讓村人世代信服於自己就又組建了鐮刀隊,專門讓小孩子參加;等到小孩長大,能擔當起一些事務時,就讓他們參加錘鐮團。當然了,要加入斧頭黨時就有難度了,要有斧頭黨成員的推薦、審核、調查等等。其實就是加入了斧頭黨,也不見得會得到重用,因為越往上,斧頭黨的權力越大,越不受制約,誰願意自己的權力讓人分享?

斧頭黨成立政府之後,為了和以前有所區別,說現在是新社會,以前是舊社會。還把以前的九州村分為九個寨:北方寨、南方寨、東方寨、西方寨、東北寨、西北寨、東南寨、西南寨和中原寨。九個寨各有一個寨主,九寨主要定期開會,協商解決寨中大事。因九寨主各霸一寨,寨主會議說話份量的輕重就是自己所轄寨中權力的體現;當然有了話語權,就等於為自己爭得了公認的權力,所以寨主會議必有所爭。又因各寨不能分離,誰分離出去,不只是把權力交出的問題,還面臨著失去權力後會把自己交給九州村村民審判的問題,所以還必需互相照應,以照顧九寨的整體。

村民們本以為土地分給自己就是自己的了,所以對斧頭黨開始還是擁護的。再說寨主主持分給的土地,誰不要還不行,說是落後分子,要挨批鬥,何況那些地主大都掉了頭。村民們真的以為要跟著斧頭黨過理想社會的生活了,所以叫幹什麼幹什麼。寨主們倒挺會把玩權力,讓把土地集中起來,搞人民公社;為了鼓勵大家的生產熱情,又讓大家鼓足了勁地虛報產量,說是放衛星;更讓人摸不著頭腦的是大煉鋼鐵。至於地裡的莊稼,誰敢去種,土地荒蕪算什麼,只要鋼鐵產量上去了,寨主說,我們就是地球上獨一無二的主了,就能解放全世界了。最絕的是讓大家把鍋砸了,這樣即可以多煉鋼鐵,又讓村民們無後顧之憂地吃上了大鍋飯。那寨主就是掌握杓把子的主人,不聽話的就餓他幾天。

沒過多久,虛誇、大煉鋼鐵、吃大鍋飯的後果就顯現出來了,老百姓沒有東西吃了之後,開始吃樹皮,樹皮吃光之後,就只好吃人了。雖說餓死了許多村民,可是寨主們還是滿嘴油光地在給大家鼓足幹勁。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三年。再後來,不知什麼時候,寨主說土地不是個人的,是九寨的。村民們這時才明白,原來寨主是真正的地主。其實當初把九州村地主的土地搶過來分給村民種地時,土地就已經是人家寨主的了,只是人家不說而已。這個計策寨主說是陽謀。

這樣的日子不知過了多久,村裡的學生知道了別村的生活和自由,就開始要求什麼民主,結果被寨主們指揮莊丁一頓打殺,再也沒有人敢向寨主提什麼要求了。

以前的九州,現在的九寨,村民的日子非常艱辛,所付出的勞動越來越大,而寨主們及其屬下的日子卻越過越好。九寨村民本以釀酒為業,可現在除了釀酒及生產酒瓶之外,吃的簡直就是糟糠了。村民們雖然也加入過鐮刀隊和錘鐮團,甚至斧頭黨,可是誰都知道那是騙人的。寨主們也日益覺察村民的不滿,一方面加重盤剝,一方面為免遭暗算,各自找了個替身。這替身當然和寨主的形象極其相像,稍有差異,做個手術,自然就達到以假亂真的程度。所以,寨主再做什麼壞事時,拋頭露面的都是這些替身。

對於寨主的替身,村民們早已知道,都在心中痛罵寨主的陰險。有村民在製作酒瓶的過程中,發明瞭一種絕佳的工藝,把斧頭黨的本質、迫害九州人的手段,以及解決斧頭黨的方法都彫刻在了酒瓶之上。村民們一看,恍然大悟,紛紛退出曾參加過的鐮刀隊、錘鐮團、斧頭黨。這經過加工的酒瓶還有一種功能,能把酒精與水分開,酒精在上水在下,只要扔出去就會爆炸,爆炸的威力甚大,村民稱之為「酒瓶飛彈」。當然酒瓶還有一種功能,就是可以作為一件短兵器,隨身攜帶,甚為方便。因此九州村人人懷揣一個酒瓶,沒事時看看酒瓶,高興了還能來兩口。時日一長,九州村人的有識之士就組建了一個解體斧頭黨義工隊。

九寨主甚感緊急,聚集在一起開會討論。解體斧頭黨義工隊得知九寨主開會,把九寨主的替身全部抓起來殺掉,並把這一過程製成錄像在九寨央視上滾動播放。九州村民親眼看到九寨主被清算的全過程,一掃昔日的恐懼,紛紛前往各寨的寨宮奪回被霸佔的財物。

而此時,九寨主也正在通過電視看自己的替身被殺的過程。有寨主跳起來說,這不是反了嗎?替身都敢殺,和殺我們有什麼區別?另一寨主說,在民眾眼裡,替身就是真身,我們現在都成了替身,老百姓誰會把替身當回事,當不把我們當回事的時候,我們什麼都完了。正說著,一個酒瓶破窗飛了過來,隨後又有幾個酒瓶飛了進來,幾乎人人面前都被扔過來一個酒瓶飛彈。

原來,解體斧頭黨義工隊已經攻了進來。當把酒瓶飛彈扔進去的時候,大家都在等待它爆炸,看著沒有動靜,一人就說了一句,怎麼還不引爆啊。一老者撚鬚而笑說,急什麼?早晚會爆炸的,先嚇嚇它們,讓它們嚐嚐恐懼的滋味,讓酒瓶飛一會兒吧!

於是大家齊聲喊起:讓酒瓶飛!讓酒瓶飛!

酒瓶正在飛著……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