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女警察爆料:最高等級的「對待」

2011-01-18 03:22 作者: 項甄

手機版 简体 7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記者項甄綜合報導】因文章被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處刑六年的作家力虹,於2010年12月31離逝,旅美詩人黃翔在他悼念力虹的文章中提到:「力虹死了!他的死正值人生「日正中天」的歲月,他是不能死的、也不該死的!力虹的生命較之那些「面目可憎」或「渾濁不清」 者,本應有精神日月的輝煌!然而,他死了,生命的火焰熄滅了!是誰掐熄了它、是誰害死了他?是一隻黑手!是專制者!是操控於他們手中的有形和無形的「專制坦克」!」

力虹案例只是冰山的一角嗎?截訪者常說:如果你還上訪,就把你當法輪功抓起來;北大教授孫東東說:我們把他關起來治療,促進他精神康復,這就是保障他的人權;另外被懷疑是九評共產黨的作者政論家鄭貽春,因寫文章為法輪功講話,為六四吶喊遭捕,儘管他並不是法輪功學員,公安以練法輪功入罪,並警告不得透露,否則對其不利!

作家眼中:「坦克」鎮壓著法輪功

由上訪者及自由作家被當成法輪功被抓來看法輪功問題,江澤民說:「這是一場黨與法輪功爭奪群眾的生死存亡的鬥爭」;而作家王藏更以《坦克鎮壓著法輪功!》為題來描述法輪功所遭受的迫害:「從名譽上搞臭、從經濟上搞垮、從肉體上消滅」;「器官被活摘、屍體被焚滅」;「被殘忍殺害、被酷刑虐待、被凌辱摧殘、被失去聲音、被無處尋」。

在作家的眼中法輪功群體是這樣被迫害的,那麼過去曾做為打手的基層女警察李靜會(化名)是怎麼說的呢?而曾被關押在長春黑嘴子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美國華人於海文及吉林的中學教師王影,她們又是怎麼說的呢?

精神上壓垮、肉體上折磨

中共的警察被灌輸法輪功是「邪教」,因此對待法輪功從不手軟,一名黑龍江省司法部門的女警察李靜會(化名),過去為找方法逼他們放棄信仰而開始看法輪功的書,在進一步瞭解這些法輪功學員後,發現他們中有當官的,有知識份子,還有官太太等等,瞭解到他們學法輪功後的身心獲益,發現法輪功遭到誹謗是太冤枉了,2010年11月她出來揭露了在勞教所看到的及本身過去對待法輪功的惡行。

據警察李靜會表示:勞教所以轉化法輪功學員為目標,除刑事犯包夾(指定刑事犯24小時看管)外,製造恐怖的氣氛,在精神上壓垮,肉體上殘酷折磨。只要放棄信仰,轉化不煉了,環境就變的寬鬆了;而不放棄信仰的就要嚴管。隨著上級要求強行轉化,並欺脅雙管下恐嚇其簽字不學,對堅持信仰者,則採精神上壓垮及肉體上殘酷折磨。

精神上壓垮

李靜會提到:上級指示打壓步步升級,對堅定者更加殘忍,由刑事犯包夾看管,逼迫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等「五書」,寫思想匯報,不許說話、閉眼、隨便上廁所等,勞教所整日叫喊聲、打罵聲、慘叫聲不斷,因此,勞教所也長時間大聲播放著廣播掩蓋叫聲。

輾轉多年才到美國,現住在Indianapolis 的41歲美容美發師於海文,日前也向記者指證自己所遭到類似的迫害行為。2000年1月26日,她被送到長春黑嘴子勞教所編到第11小隊,新進勞教所第一天就被要求要轉化,不許睡覺,不許說話。勞教所不讓如廁,只能便在褲子裡,那對30歲的女性是很大的羞辱。在勞教所裡,常年不能洗澡,去廁所幾十人一起,想刷牙就不能大小便,大小便就不能刷牙,因為就10分鐘,蹲位還有限。吃飯只10分鐘,包括從打飯到刷碗排隊。也不允許煉功,晚上,勞教所是開燈睡覺,一煉功,馬上遭到值班的打罵;而且幹活也不許說話,一個眼神都不行,打罵聲電棍聲不絕於耳!

除此之外,於海文也表示:一位普犯對我說,不能多說話,管教找她們看著我,看和誰說話,說什麼,要給加期等。一次,在遇到一位熟悉的姐姐,她喊我一聲,我倆的一個眼神,就被調查並追查我說了什麼?在勞教所裡,走在對面的功友互看一眼都要遭審,更不許說話了。新進勞教所的第一天就開始強行轉化,不許睡覺、說話,並任那些流氓,賣淫的,吸毒的普犯輪番打罵及折磨,在勞教所精神及肉體的折磨都是一個正常人無法想像,每個人都熬到精疲力盡,不僅思想強行轉化,還要強迫體力勞動。

最高等級的迫害

據警察李靜會稱:如有不服管的或煉功者,即將其銬在束縛椅上至少一週;有一些修煉者會以絕食的方式來抗議,這時勞教所就以強行鼻飼灌食並加很多鹽的奶粉及玉米麵粥回報,目地讓他們多喝水,又不給如廁。有一次,有位年輕的學員,被銬在床上半月,我們長時間不給翻身,尿了不鬆開也不給及時換洗,鼻飼的管子插半個月也不撥等等。干警有時用煙熏、撓腳心及拿針扎這些法輪功的,對其實施酷刑,並用大背銬,將胳膊扣殘,也常用電棍電擊致滿臉膿包及膿黃水;叫他們加工有毒氣味的產品,並且超時超量的負荷勞役,這樣折磨就為了強迫他們不准煉功及轉化。

於海文表示:在勞教所裡,強行勞動從早上4點到晚上11點多。我曾去掃長春體育場,在短時間內要掃完,每個人都幾乎累的暈倒;還去打掃新建房子,一些衛生間的坐便內生滿了蛆蟲,擦的時候噁心的滿頭大汗;扛要包裝的快餐筷子到房間,一大袋子的筷子,每次扛都得好半天站起來,這些活一般的勞教人員是不干的,最高等級的迫害就是對待法輪功。

吉林省長春52歲中學教師王影,也指證其因修煉法輪功,在2000年後的兩年間在黑嘴子勞教所四大隊被迫害的經歷,她所受的傷害不僅於此,她被用繩子捆綁強迫兩腿雙盤、雙手背後持續一週,從警察早晨上班到下班,不許鬆開、挪動,也不讓上廁所,腰酸痛到支撐不住,撕心裂肺的劇痛,一動就拉動全身疼痛!之後被扔在無暖氣如冰窖的屋子裡,身體、四肢呈「火」字形被被固定在用稀疏的鐵條編製的死人床。渾身凍得發抖,24小時捆綁在床上致虛弱、恍惚、遲鈍、渾身酸痛及胃腸長時間的痙攣。

她說:「因為本身已經被緊緊的捆綁著,不敢喘氣,甚至眼珠都不敢錯位,每痙攣一次會使全身劇烈的抻拉,而這種持續不斷的痙攣疼的我大汗淋漓痛苦至極。四肢捆綁著還被強灌濃鹽水及玉米糊,膠皮管通過喉嚨時,好像被樹枝卡住,嚥不下去、又無法拽出來,很難受、很難受。」 

「每次灌完,滿臉都是噴濺出來的鼻血、食水和黏液,每次灌完,都被折磨的死去活來」因嘴閉不上,口水黏液順著嘴角往下淌。之後就便膿血,渾身虛脫、呼吸微弱、奄奄一息。恰巧又趕上月經期,沒有衛生用品,膿血就和經血都便到褲子裡,獄警不讓上廁所還說:「溻著!」下身被浸泡得又紅又腫、又疼又痒,讓人抓心撓肝的難受,那真是生不如死。意識有時喪失,快要被摧殘成植物人了。一些功友看到我的慘像都忍不住失聲痛哭,有的法輪功學員就是被這種野蠻灌食迫害致死。王影說:「把我往死裡整,這就是她們所鼓吹的‘春風化雨’的轉化。」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