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女警察爆料:最高等级的“对待”

2011-01-18 03:22 作者: 项甄

手机版 正体 78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记者项甄综合报导】因文章被判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处刑六年的作家力虹,于2010年12月31离逝,旅美诗人黄翔在他悼念力虹的文章中提到:“力虹死了!他的死正值人生“日正中天”的岁月,他是不能死的、也不该死的!力虹的生命较之那些“面目可憎”或“浑浊不清” 者,本应有精神日月的辉煌!然而,他死了,生命的火焰熄灭了!是谁掐熄了它、是谁害死了他?是一只黑手!是专制者!是操控于他们手中的有形和无形的“专制坦克”!”

力虹案例只是冰山的一角吗?截访者常说:如果你还上访,就把你当法轮功抓起来;北大教授孙东东说:我们把他关起来治疗,促进他精神康复,这就是保障他的人权;另外被怀疑是九评共产党的作者政论家郑贻春,因写文章为法轮功讲话,为六四呐喊遭捕,尽管他并不是法轮功学员,公安以练法轮功入罪,并警告不得透露,否则对其不利!

作家眼中:“坦克”镇压着法轮功

由上访者及自由作家被当成法轮功被抓来看法轮功问题,江泽民说:“这是一场党与法轮功争夺群众的生死存亡的斗争”;而作家王藏更以《坦克镇压着法轮功!》为题来描述法轮功所遭受的迫害:“从名誉上搞臭、从经济上搞垮、从肉体上消灭”;“器官被活摘、尸体被焚灭”;“被残忍杀害、被酷刑虐待、被凌辱摧残、被失去声音、被无处寻”。

在作家的眼中法轮功群体是这样被迫害的,那么过去曾做为打手的基层女警察李静会(化名)是怎么说的呢?而曾被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美国华人于海文及吉林的中学教师王影,她们又是怎么说的呢?

精神上压垮、肉体上折磨

中共的警察被灌输法轮功是“邪教”,因此对待法轮功从不手软,一名黑龙江省司法部门的女警察李静会(化名),过去为找方法逼他们放弃信仰而开始看法轮功的书,在进一步了解这些法轮功学员后,发现他们中有当官的,有知识分子,还有官太太等等,了解到他们学法轮功后的身心获益,发现法轮功遭到诽谤是太冤枉了,2010年11月她出来揭露了在劳教所看到的及本身过去对待法轮功的恶行。

据警察李静会表示:劳教所以转化法轮功学员为目标,除刑事犯包夹(指定刑事犯24小时看管)外,制造恐怖的气氛,在精神上压垮,肉体上残酷折磨。只要放弃信仰,转化不炼了,环境就变的宽松了;而不放弃信仰的就要严管。随着上级要求强行转化,并欺胁双管下恐吓其签字不学,对坚持信仰者,则采精神上压垮及肉体上残酷折磨。

精神上压垮

李静会提到:上级指示打压步步升级,对坚定者更加残忍,由刑事犯包夹看管,逼迫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等“五书”,写思想汇报,不许说话、闭眼、随便上厕所等,劳教所整日叫喊声、打骂声、惨叫声不断,因此,劳教所也长时间大声播放着广播掩盖叫声。

辗转多年才到美国,现住在Indianapolis 的41岁美容美发师于海文,日前也向记者指证自己所遭到类似的迫害行为。2000年1月26日,她被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编到第11小队,新进劳教所第一天就被要求要转化,不许睡觉,不许说话。劳教所不让如厕,只能便在裤子里,那对30岁的女性是很大的羞辱。在劳教所里,常年不能洗澡,去厕所几十人一起,想刷牙就不能大小便,大小便就不能刷牙,因为就10分钟,蹲位还有限。吃饭只10分钟,包括从打饭到刷碗排队。也不允许炼功,晚上,劳教所是开灯睡觉,一炼功,马上遭到值班的打骂;而且干活也不许说话,一个眼神都不行,打骂声电棍声不绝于耳!

除此之外,于海文也表示:一位普犯对我说,不能多说话,管教找她们看着我,看和谁说话,说什么,要给加期等。一次,在遇到一位熟悉的姐姐,她喊我一声,我俩的一个眼神,就被调查并追查我说了什么?在劳教所里,走在对面的功友互看一眼都要遭审,更不许说话了。新进劳教所的第一天就开始强行转化,不许睡觉、说话,并任那些流氓,卖淫的,吸毒的普犯轮番打骂及折磨,在劳教所精神及肉体的折磨都是一个正常人无法想象,每个人都熬到精疲力尽,不仅思想强行转化,还要强迫体力劳动。

最高等级的迫害

据警察李静会称:如有不服管的或炼功者,即将其铐在束缚椅上至少一周;有一些修炼者会以绝食的方式来抗议,这时劳教所就以强行鼻饲灌食并加很多盐的奶粉及玉米面粥回报,目地让他们多喝水,又不给如厕。有一次,有位年轻的学员,被铐在床上半月,我们长时间不给翻身,尿了不松开也不给及时换洗,鼻饲的管子插半个月也不拨等等。干警有时用烟熏、挠脚心及拿针扎这些法轮功的,对其实施酷刑,并用大背铐,将胳膊扣残,也常用电棍电击致满脸脓包及脓黄水;叫他们加工有毒气味的产品,并且超时超量的负荷劳役,这样折磨就为了强迫他们不准炼功及转化。

于海文表示:在劳教所里,强行劳动从早上4点到晚上11点多。我曾去扫长春体育场,在短时间内要扫完,每个人都几乎累的晕倒;还去打扫新建房子,一些卫生间的坐便内生满了蛆虫,擦的时候恶心的满头大汗;扛要包装的快餐筷子到房间,一大袋子的筷子,每次扛都得好半天站起来,这些活一般的劳教人员是不干的,最高等级的迫害就是对待法轮功。

吉林省长春52岁中学教师王影,也指证其因修炼法轮功,在2000年后的两年间在黑嘴子劳教所四大队被迫害的经历,她所受的伤害不仅于此,她被用绳子捆绑强迫两腿双盘、双手背后持续一周,从警察早晨上班到下班,不许松开、挪动,也不让上厕所,腰酸痛到支撑不住,撕心裂肺的剧痛,一动就拉动全身疼痛!之后被扔在无暖气如冰窖的屋子里,身体、四肢呈“火”字形被被固定在用稀疏的铁条编制的死人床。浑身冻得发抖,24小时捆绑在床上致虚弱、恍惚、迟钝、浑身酸痛及胃肠长时间的痉挛。

她说:“因为本身已经被紧紧的捆绑着,不敢喘气,甚至眼珠都不敢错位,每痉挛一次会使全身剧烈的抻拉,而这种持续不断的痉挛疼的我大汗淋漓痛苦至极。四肢捆绑着还被强灌浓盐水及玉米糊,胶皮管通过喉咙时,好像被树枝卡住,咽不下去、又无法拽出来,很难受、很难受。” 

“每次灌完,满脸都是喷溅出来的鼻血、食水和黏液,每次灌完,都被折磨的死去活来”因嘴闭不上,口水黏液顺着嘴角往下淌。之后就便脓血,浑身虚脱、呼吸微弱、奄奄一息。恰巧又赶上月经期,没有卫生用品,脓血就和经血都便到裤子里,狱警不让上厕所还说:“溻着!”下身被浸泡得又红又肿、又疼又痒,让人抓心挠肝的难受,那真是生不如死。意识有时丧失,快要被摧残成植物人了。一些功友看到我的惨像都忍不住失声痛哭,有的法轮功学员就是被这种野蛮灌食迫害致死。王影说:“把我往死里整,这就是她们所鼓吹的‘春风化雨’的转化。”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