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年春晚大量使用網路語被批毫無創意(視頻,圖)


兔年春晚中,主持人、演員大量使用了網路流行語,眾多網友在微博中進行圍觀,同時也批評了今年春晚毫無創意。越來越多觀眾開始邊上微博邊批評春晚,成為新風俗。


網友在新浪微博上對春晚評分

包括央視自己員工都批評春晚惡評如潮卻仍然宣稱滿意度提高 (網友提供)

兔年春節,央視春晚節目在除夕夜強勢推出,多個央視頻道同時直播,包括英文臺。但是春晚的形式和內容越來越貧乏,所以很多小品和主持人的台詞被觀眾提前預知,讓很多本來預計發笑的節目顯得枯燥無味。在多個小品節目中,演員刻意使用在2010年網路上流行的詞語,包括「給力」,「神馬」,「浮雲」等,但是對於針砭時弊的一些流行語,例如「我爸是李剛」等,則根本無法出現在春晚中。網友們發出春聯諷刺道:上聯:朱給力,趙坑爹,全國人民,我勒個去;下聯:董浮雲,林你妹,央視春晚,神馬東西。橫批:睡覺省電心不慌。

觀看了春晚節目的網友豆弟星期四向本臺表示,「感覺不是特別好,現在好像感覺比以前有點左了,最後的主持好像新聞聯播一樣,而且現在拍馬屁比以前更赤裸了,好多小品和唱歌的歌詞寫的也是拍馬屁的感覺更直白了,前面還不像今年這麼明顯,今年好像感覺更明顯」。

除了流行語,主持人的穿插賀詞和一些節目的互動中,也都無法脫離微博時代的烙印。記者在當晚觀察新浪微博、網易微博和騰訊微博,發現很多微博用戶都是一邊看春晚,一邊發微博進行評論和議論,尤其是對節目的質量、內容,以及是否「造假」錄播等,都引起很多響應。在一些魔術和雜技表演中,還有在春晚現場的微博用戶表示現場出現了混亂,所以電視觀眾看到的內容實際上是預先錄製的節目。在中國政治正確下的媒體空間,春晚可以強行植入民眾的視線,但是民眾也可以創建自己的言論空間來反制。

在春晚結束後,大批網民開始對整個節目進行評價,知名媒體人安替表示,看春晚,不民主的國家連說個笑話都那麼磣人。安替告訴本臺記者,「互相嘲諷春晚是大家的談資,也是推特討論的話題,那我也願意參與到別人中間,但是即便如此,還是沒有堅持下去,因為實在是連討論它的慾望都沒有了,它依然是媚俗,只不過這次用了大量的網路語,想媚網友的俗,依然是媚俗的,沒有任何原創性,在層層的審查中,沒有任何的幽默可言」。

知名兒童文學作家鄭淵潔在新浪微博上發起了一個「投票活動」,吸引了數千名微博用戶參與,在100分滿分中,給央視春晚評分20分的比例最高,達到37%。

著名足球評論員李承鵬就表示「兔年春晚大量扒用網際網路,顯得非常沒有才華,沒有想像力」。他說:「雖然他們今年盡力的想親民,想接地氣,運用了大量的網際網路語言,但是在我們這種在網際網路混了十多年的人看來,都不說他們借用或者抄用,不是不可以借用,但網際網路首先不是語言,網際網路首先是它的精神,網際網路是一種精神而不是語言。他們每次假裝親民,假裝接地氣,假裝網際網路的時候,那樣子讓人看著非常難受,還不如用新聞聯播腔更像他們,這讓他們顯得非常沒有才華,沒有想像力。他們缺乏那種真正的網際網路氣場,需要去裝,想一網打盡,其實千瘡百孔。」

網路評論人江小魚認為,本屆兔年春晚雖然形式豐富,裝飾富麗,但明顯與人民隔離,更加平庸。惟一亮點的是農民工與西單女孩兒,但卻因為站在春晚舞台上,反而降低了觀眾對其本身產生的同情與愛憐。而語言類節目的毫無創新,大肆抄襲網路流行語,其本質根源在於創作者早已與百姓生活脫離,他們日進斗金,每天想著怎麼賺錢,哪裡還會關心真正的百姓是過著什麼樣的日子呢?」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