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年春晚大量使用网络语被批毫无创意(视频,图)


兔年春晚中,主持人、演员大量使用了网络流行语,众多网友在微博中进行围观,同时也批评了今年春晚毫无创意。越来越多观众开始边上微博边批评春晚,成为新风俗。


网友在新浪微博上对春晚评分

包括央视自己员工都批评春晚恶评如潮却仍然宣称满意度提高 (网友提供)

兔年春节,央视春晚节目在除夕夜强势推出,多个央视频道同时直播,包括英文台。但是春晚的形式和内容越来越贫乏,所以很多小品和主持人的台词被观众提前预知,让很多本来预计发笑的节目显得枯燥无味。在多个小品节目中,演员刻意使用在2010年网络上流行的词语,包括“给力”,“神马”,“浮云”等,但是对于针砭时弊的一些流行语,例如“我爸是李刚”等,则根本无法出现在春晚中。网友们发出春联讽刺道:上联:朱给力,赵坑爹,全国人民,我勒个去;下联:董浮云,林你妹,央视春晚,神马东西。横批:睡觉省电心不慌。

观看了春晚节目的网友豆弟星期四向本台表示,“感觉不是特别好,现在好像感觉比以前有点左了,最后的主持好像新闻联播一样,而且现在拍马屁比以前更赤裸了,好多小品和唱歌的歌词写的也是拍马屁的感觉更直白了,前面还不像今年这么明显,今年好像感觉更明显”。

除了流行语,主持人的穿插贺词和一些节目的互动中,也都无法脱离微博时代的烙印。记者在当晚观察新浪微博、网易微博和腾讯微博,发现很多微博用户都是一边看春晚,一边发微博进行评论和议论,尤其是对节目的质量、内容,以及是否“造假”录播等,都引起很多响应。在一些魔术和杂技表演中,还有在春晚现场的微博用户表示现场出现了混乱,所以电视观众看到的内容实际上是预先录制的节目。在中国政治正确下的媒体空间,春晚可以强行植入民众的视线,但是民众也可以创建自己的言论空间来反制。

在春晚结束后,大批网民开始对整个节目进行评价,知名媒体人安替表示,看春晚,不民主的国家连说个笑话都那么碜人。安替告诉本台记者,“互相嘲讽春晚是大家的谈资,也是推特讨论的话题,那我也愿意参与到别人中间,但是即便如此,还是没有坚持下去,因为实在是连讨论它的欲望都没有了,它依然是媚俗,只不过这次用了大量的网络语,想媚网友的俗,依然是媚俗的,没有任何原创性,在层层的审查中,没有任何的幽默可言”。

知名儿童文学作家郑渊洁在新浪微博上发起了一个“投票活动”,吸引了数千名微博用户参与,在100分满分中,给央视春晚评分20分的比例最高,达到37%。

著名足球评论员李承鹏就表示“兔年春晚大量扒用互联网,显得非常没有才华,没有想象力”。他说:“虽然他们今年尽力的想亲民,想接地气,运用了大量的互联网语言,但是在我们这种在互联网混了十多年的人看来,都不说他们借用或者抄用,不是不可以借用,但互联网首先不是语言,互联网首先是它的精神,互联网是一种精神而不是语言。他们每次假装亲民,假装接地气,假装互联网的时候,那样子让人看着非常难受,还不如用新闻联播腔更像他们,这让他们显得非常没有才华,没有想象力。他们缺乏那种真正的互联网气场,需要去装,想一网打尽,其实千疮百孔。”

网络评论人江小鱼认为,本届兔年春晚虽然形式丰富,装饰富丽,但明显与人民隔离,更加平庸。惟一亮点的是农民工与西单女孩儿,但却因为站在春晚舞台上,反而降低了观众对其本身产生的同情与爱怜。而语言类节目的毫无创新,大肆抄袭网络流行语,其本质根源在于创作者早已与百姓生活脱离,他们日进斗金,每天想着怎么赚钱,哪里还会关心真正的百姓是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呢?”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