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日記:鄧小平十大罪行與惡行(圖)

2011-03-05 17:04 作者: 姚監復
手機版 简体 2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八九年六四事件中一年輕人舉著政府要誠實的標語(六四檔案)

讀了李鵬《六四日記》後,我想此本日記乃是「後來」編寫的,加入了「後來得知」的情節與分析。不過,此日記的價值在於李鵬提供了一些有利於自我表揚和諉過於人的重要史料,特別是自作聰明,傻乎乎地揭發了鄧小平的十大罪行與惡行。對於這些事實,我相信是真的。李鵬提供了把鄧小平釘在歷史的恥辱十字架上的十根鐵釘。

現摘錄李鵬《六四日記》中揭露的鄧小平十大罪行與惡行部分內容如下:

一、李鵬揭露,鄧小平說要準備流點血。鄧小平是「六四」開槍殺人的罪魁禍首,犯反人類罪。

在李鵬《六四日記》中揭發,正是鄧小平殺氣騰騰地多次講到「不怕流血」、「打壓」、「快刀斬」。

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日記,李鵬透露,鄧小平說:「我們必須是快刀斬亂麻,為的是避免更大的動亂」、「支持地方放手處理」、「採取把動亂打壓下去」、「不要怕被人罵,不要怕人家說名譽不好」。

「「傍晚,溫家寶電話請示鄧小平講話中有些敏感問題是否先不傳達,李鵬當即表示同意。」因此,鄧小平四月二十五日談話的「敏感問題」肯定是比「打壓」、「斬」等更狠的手法,希望李鵬能全文公布,忠實於鄧小平原文。」

「四個堅持中有一個人民民主專政,這個手段要用起來。當然,要運用得當,注意縮小打擊面。」「要盡力避免流血事件。」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日鄧小平說:「扭轉動亂局勢,我提出戒嚴。戒嚴步驟要穩妥,要盡量減少損傷,但是要準備流點血。」「流血!」這是手狠心辣的鄧小平的語言,也是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的動員令和軍令。這樣,「六四」在中國進行的血腥屠殺就是不可避免的了。《李鵬日記》供出了重要罪證,可以肯定鄧小平是「六四」屠殺平民的罪魁禍首,犯了反人類罪的。

二、李鵬揭露,鄧小平調軍進京早有預謀,並且早在一九八九年四月已調動軍隊進入北京。

鄧小平任軍委主席後,只有經鄧下令才能調動軍隊,才能進京。李鵬在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一日的日記中透露,「為防止萬一,軍委調三八軍一個團進駐中南海。」「從駐防在保定的三八軍的兩個機械化師中抽調一千五百名兵力,日夜兼程,趕赴北京。一個團進駐中南海,其餘兵力佈置在中南海四周,保衛中央首腦機關的安全。抽調的都是老兵,赤手空拳,不帶武器,以避免與學生發生流血事件。」

四月二十五日鄧小平說:「我們還有幾百萬人民解放軍,我們怕什麼?」

四月二十八日李鵬去尚昆處,他認為局勢仍然緊張,已調入北京的三八軍武裝力量還不能撤回。

因此,在和平時期,調動國防軍進入首都的大事,並不是在五一九戒嚴以後,而是在此之前,早在四月二十一日三八軍戰士已經進京的既成事實了。這是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的決定,此事沒有經過政治局、軍委、人大、國務院、黨中央正式開會研究通過。因此,按《李鵬日記》調軍隊進京是由鄧小平個人負責的。

三、李鵬揭露,早在一九八八年九月,鄧小平、李先念密謀要搞趙紫陽下臺。

一九八九年四月三十日李鵬說:「我也聽到一些傳聞,說去年(一九八八年)九月開婦女大會時(後面又說工會大會),在大會堂休息室小平同志和先念同志單獨談話,議論到趙是否應下臺的問題。但小平同志說苦於無人替代,下不了決心。」

四月二十八日,鄧小平三月下旬會見外賓就不點名地對趙紫陽處理經濟工作的不滿。他說:「我們現在的問題是通貨膨脹,物價上漲得太快,給國家和人民都帶來了困難。這個難題在三年前就出現了苗頭。如果把現在克服困難的措施放到三年前,問題就不會這麼大,解決起來會好辦得多。」

李鵬揭露,鄧小平、李先念早在一九八八年就準備把趙紫陽搞下臺,不過沒找到合適的時機、藉口與替代人選。因此,「六四」是早有預謀的。

四、李鵬揭露,鄧小平把學生運動定性為「動亂」,按要求寫出引發爭論的「四二六社論」

四月二十五日去小平同志處。他聽完我們的簡單匯報後,講了話。他確定當前是一場否定共產黨的領導、否定社會主義制度的動亂,必須態度鮮明盡快地加以制止。「這一場動亂完全是有計畫的陰謀活動。……要害是否定共產黨的領導,否定社會主義制度。」「這次動亂一出現就是全國性的,我們不可低估。要發一篇有份量的社論。」(四月二十六日《人民日報》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成為以後這場鬥爭的爭論焦點。)社論認定,這是一場有計畫的陰謀,是一場動亂,其實質是從根本上反對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否定社會主義制度。「不堅決制止這場動亂,將國無寧日。」「為堅決、迅速地制止這場動亂而鬥爭!」

「這場動亂,有後臺,有黑手,方勵之夫婦是個典型。掌握了確鑿的證據,在適當的時候就要予以處理。」

「現在的性質變了,我們必須快刀斬亂麻,為的是避免更大的動亂。……只有態度鮮明,措施堅決、支持地方放手處理,就能及時把這場動亂制止下去。」

這樣,四?二六社論,以鄧小平對學生運動的錯誤定性為標題:《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製造了一九八九年新的社會矛盾,挑起長期爭論和不斷升級的衝突。鄧小平罪責難逃。

五、李鵬揭露,鄧小平動用二十萬大軍威懾人大委員會和中央全會,堵死反政變的渠道。

五月二十一日李鵬透露:「我給王瑞林打電話,請他報告小平同志。我建議於近日內就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從組織上解決趙的問題。晚上,鄧小平同志處傳達他的意想,要等大軍進入北京後,再開政治局擴大會議,這樣可以避免衝擊和干擾,才能開得更有把握。」

李鵬公開透露出的這個「六四」的絕密情報,揭發出鄧小平調動二十萬大軍進京的陰惡的真實目的就是「要等大軍進入北京後,再開政治局擴大會議。」因為鄧小平擔心在政治局、中央委員會、軍委、人大常委會中他得不到支持。沒有二十萬大軍進京,難以「避免衝擊和干擾」,會議「才能開得更有把握。」

調動大軍進入北京,就是為了威懾、壓制、控制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軍委委員、人大常委會委員,以免受「衝擊」、「干擾」。鄧小平害怕朱可夫幫助赫魯雪夫成功地反奪權的政治鬥爭局面再出現,本來在政治局莫洛托夫是多數,結果反而被赫魯雪夫召集中央委員會把莫洛托夫打成反黨集團。因此,鄧小平講要調動大軍,「才能開得更有把握」。同時人大常委會委員們提出撤銷李鵬的戒嚴令,計畫六月二十日開常委會,多數委員長也支持,鄧小平也擔心。

而調動大軍進京的表面上的理由就是北京出現動亂,具體就是天安門廣場有學生靜坐。這樣才能師出有名。而學生甯死不撤。趙紫陽五月十七日代表常委承認學生愛國,可繼續對話後,學生仍堅持不走,結果給鄧小平決定調大軍進京提供了藉口,事與願違。當然,可能後面還大有文章,青年學生中了奸計。

六、李鵬揭露,鄧小平決定戒嚴。

李鵬揭露:五月十七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上,小平同志提出了實施戒嚴的任務。鄧小平說:「只有宣布戒嚴」。「戒嚴首先須保護黨中央、國務院、重要的政府部門的安全。」「戒嚴的風不能過早放出去,否則效果就差了。」「調一些部隊進京」。李鵬還揭露:「鄧小平以大無畏的精神指出:「實行戒嚴,如果是我的錯誤,我首先負責,不用他們打倒,我自己倒下來。將來寫歷史,錯了,寫在我的帳上。」」五月十九日鄧小平又說:「扭轉動亂局勢,我提出戒嚴。只有戒嚴才能保護人民。」

李鵬如實供出鄧小平的原話,真是想把「六四」的帳,全寫在鄧小平的帳上。但是,冤有頭,債有主,各人有各人的帳,老百姓心知肚明。

七、李鵬揭露,鄧小平誣陷無辜公民。

五月十七日《李鵬日記》揭露:鄧小平在政治局常委會上警告我們:「戒嚴一事,在公布以前要絕對保密,以便軍隊順利進入北京。」小平同志尖銳地指出:「你們常委辦公室裡有姦細。我倒要看看,這次是誰走漏消息。」

「據趙紫陽《改革歷程》回憶,李鵬在這次會上指出,鮑彤是壞人。後來鮑彤被捕,以泄露戒嚴罪判刑。但第二次法院宣判時,又取消了這個罪名。證明鄧小平、李鵬對鮑彤犯了誣陷罪。」

五月十九日《李鵬日記》揭露,鄧小平說:「在前頭鬧的勇敢分子,不是核心人物,真正的核心是那些搖羽毛扇的。要讓這些核心的人,在戒嚴時期露出頭來。趙紫陽周圍的人還要搞名堂,這很危險。鮑彤先隔離起來,切斷他的對外聯繫。」(陳雲同志插話:「該隔離的,不只鮑彤一個,搞內外勾結的還有若干人,要立即採取措施,打亂學生的指揮系統。」)「對頭,什麼「高自聯」、「工自聯」,都要宣布非法、取締,絕不能手軟。開一個名單,盡量全一點。」

五月三十一日《李鵬日記》透露,鄧小平說趙紫陽:「不能留在政治局」。他還說:「胡趙各有一個小圈子,你們以後不能學他們。」
鄧小平絕不手軟,按「盡量全一點」、「趙有小圈子」的名單,把清查變成肅反擴大化,迫害、誣陷大量無辜公民、黨員、幹部。這是一筆有待清算的血淚帳。《李鵬日記》提供的罪證,可以確認鄧小平是主犯。

八、李鵬揭露,鄧小平違反黨章,指定江澤民為總書記。

李鵬揭露,江澤民不急於當總書記,擔心胡耀邦下臺,趙紫陽上臺的非程式更迭、違反黨章,為後人詬病。

一九八九年六月十五日《李鵬日記》:「江澤民同志多次向我表示,他絕不能接受一九八七年初通過批胡耀邦同志,讓趙紫陽上臺的那種做法,總書記上臺、下臺都沒有按照黨章規定,由中央委員會免職和產生。所以,他一直要求我在第一線主持中央工作。」

早在五月十九日《李鵬日記》就揭露了鄧小平的霸道決定:「新班子基本定下來。李鵬繼續當總理。我提出江澤民當總書記,江澤民這個人有思想、有能力、也有魄力,可擔任這個責任。」

鄧小平違反黨章,自己作主一言堂以宮廷政變方式搞掉了兩任黨的主席、總書記華國鋒和胡耀邦,一九八九年又以武裝政變方式搞掉趙紫陽。但是,江澤民擔心名不正則言不順,要求經過中央全會正式組織手續再上臺,而且避開了「六四」開槍殺人的領導責任,證明江澤民確實比起傻乎乎的李鵬多幾個心眼。

九、李鵬揭露,鄧小平是陰險狠毒的兩面派。

對照李鵬《六四日記》和趙紫陽的《改革歷程》可以發現,李鵬與趙紫陽一直都是真誠地相信,鄧小平這個婆婆是真誠、堅決地信任和支持自己的。沒有發現看透鄧小平是地地道道陰險狠毒的兩面派。

鄧小平五月十七日常委會上對要求辭職、不同意戒嚴的趙紫陽所講的最後一句話是:「總書記還是你,趙紫陽。」

而李鵬《六四日記》揭露出的事實是,鄧小平五月十九日已經確定:「我提議江澤民當總書記。」鄧小平個人指定江澤民取代趙紫陽。《李鵬日記》證實,鄧小平真是兩面派。

為了利用和穩住李鵬,五月十九日《李鵬日記》透露,鄧小平說:「這次動亂問題出在黨內。中央有兩個司令部,名義上看是李鵬和趙紫陽,實際上是我(鄧小平)和趙紫陽。」

可悲的李鵬,為鄧小平拚死拚命、出頭露面打前鋒,自認是代表鄧小平的統帥,到最後論功行賞、加官進爵時,李鵬還是李鵬總理,原地踏步。而總書記卻是江澤民,不調軍隊沒流血的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天津李瑞環也撈上一個管意識形態的常委。李鵬心裏不服氣,從李鵬《六四日記》全書看,只為自己的一貫正確、評功擺好、塗脂抹粉,以鎮壓「六四」領導人自居,企圖樹個人權威。而錯誤全推給趙紫陽,鎮壓「六四」的責任和決定、全推給鄧小平,李鵬似乎一點錯誤或悔恨都沒有。原來自認為可以當上總書記了。無怪乎鄧小平警告李鵬、姚依林,對江澤民不要不服氣,領導人要有改革形象。而李鵬要出版《六四日記》,仍然是不服氣的表現,還想在歷史上爭地位,但不料爆出鄧小平的罪證來,鄧小平如在世,定當訓這個傻小子。至於趙紫陽,也太天真,至死還認為鄧小平一直是支持他的。

十、李鵬揭露,戒嚴部隊的真正指揮員不是楊尚昆、楊白冰,是XXX、遲浩田和周依冰。

五月二十一日李鵬《六四日記》:「十時,……城區戒嚴部隊由北京軍區司令員周依冰指揮,整個北京戒嚴部隊由總參謀長遲浩田指揮。」(因此,戒嚴部隊的實際指揮權是遲浩田,周依冰掌握。楊尚昆、楊白冰充當公開露面、中間傳話,最後當替死鬼的可憐角色。有人認為,他們後面的督戰官和戒嚴部隊真正的指揮員是劉華清、遲浩田、周依冰。)

因此,無論「二楊」如何表現對鄧小平的忠誠,最後免不了被廢黜的可憐命運。因為鄧小平一定掌握著趙紫陽在一九八九年四─五月同楊尚昆密切聯繫,並得到支持的情報,利用完了再「烹走狗」。但是,楊尚昆並不甘心在歷史上、政治上的死亡,在他的生命晚年向蔣彥永公開自己的內心想法:「六四」是我們黨歷史上最大的錯誤,希望平反。楊尚昆最後也希望他的靈魂得到救贖。

楊尚昆在生命的最後時刻,走了重要的一步,認錯,要求平反「六四」。李鵬的《六四日記》,證明他至死也不想走這一步,拒絕認罪,拒絕懺悔,拒絕平反,決心為鄧小平殉葬。願上帝保佑李鵬平靜地走入地獄。

至於鄧小平作為軍委主席,他在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將學生運動定性為「動亂」,五月十七日決定戒嚴和六月四日,他領導的軍人向平民開槍時,鄧小平已經把自己釘在歷史罪人的恥辱的十字架上了。

趙紫陽的《改革歷程》從正面打入鐵釘,把鄧小平釘牢在十字架上了。現在李鵬的《六四日記》又從反面,釘上幾顆鐵釘,讓鄧小平更緊密地固定在罪惡的十字架上了。鄧小平早有預見:「將來寫歷史,錯了,寫在我的帳上。」不是將來,而是現在,趙紫陽和李鵬都把「六四」的帳,寫在鄧小平的頭上了。

不過,「六四」的帳不能簡單地歸結於鄧小平一個人,而要看到一個壞的制度的強大作用。只要不廢除「一個黨、一個領袖、一個主義」的法西斯獨裁製度,中國還將出現新的「六四」,必將出現鄧大平、鄧中平。中國共產黨的第N屆總書記,也必將成為又一個被軟禁終身的趙紫陽。

不是史達林、毛澤東、鄧小平製造了獨裁製度,而是不民主的法西斯專制政治制度產生了史達林、毛澤東、鄧小平式的政治人物。因此,必須廢除「最最最最革命的理論同最最最最專制的傳統相結合,形成最最最最黑暗的毛澤東思想的統治」的極權主義制度(李慎之語),必須廢除毛一代、鄧二代,一代又一代延續至後代的法西斯專制統治制度。

二○一○年六月十一日(原中共中央農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員姚監復)

原載《爭鳴》月刊2010年7月號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