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從反間諜公安戰士到雙料反革命的悲劇

2011-04-01 21:15 作者: 冷明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一九六八年八月我到錫盟草原插隊,次年十月第一次匆忙趕回家,因為我的反革命父親與我母親、十六歲的弟弟和十四歲的妹妹,即將一同被遣回四川老家。草原沒有車,我步行十天到達北京,可是父母和弟弟妹妹已離京。我只得冒著嚴寒返回草原,路上險些凍死。
 
父母落戶在荒山野嶺中,房無一間,地無一壠,沒吃沒燒,陷入前所未有的絕境。弟弟上山打柴,掉下萬丈懸崖,幸被一棵樹擋在半山腰,折斷一條胳膊。妹妹多病,數次病危,鄉民用滑竿抬幾十里山路到鄉村衛生院搶救。生活如此無望,母親數次自殺未果。
 
父親曾是中共地下黨,打入國民黨軍隊內部,送情報,策反,刀光劍影血雨腥風,母親跟著沒少擔驚受怕。1949年後,父親從地下走到地上,成為第一代反間諜公安戰士,破獲不少大案,美蔣特務一個個落網。母親本以為父親會飛黃騰達,沒想到等來的卻是一副冰冷的手銬。有人誣父親貪污、通敵,經調查,純屬子虛烏有。領導以父親有歷史問題為由,迫其退出公安隊伍,自謀生路。
 
父親開了一家鐵工廠,日子過得紅紅火火。不久公私合營,父親被分到一個瀕臨倒閉的殘疾人福利廠當工人。他自告奮勇搞革新,搞銷售,福利廠起死回生。廠子有了油水,上級開始安插親信,派個女廠長瞎指揮,廠子迅速陷入虧損。父親看不過,跟廠長吵了幾架。此人的丈夫是宣武區公安分局局長,於是輕而易舉地把父親打成雙料反革命(歷史反革命和現行反革命),鋃鐺入獄。
 
父親在團河、清河、天堂河、新都暖氣機械廠等幾個臭名昭著的勞改場輾轉勞改。大飢荒的三年,母親一人靠加工零活、干臨時工維持生計。五個孩子要交學費,要穿棉衣,實在沒轍了,母親就去偷著賣血,養活一家八口。

来源:黑五類憶舊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