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連海首次打破沉默 呼籲當局釋放艾未未 (圖)

趙連海專訪二之一



趙連海在獲釋後的首次露面

去年底被當局「保外就醫」但行動仍受到限制的北京「結石寶寶」家長趙連海,在藝術家艾未未被當局調查至今仍未獲釋的情況下,週二凌晨打破沉默。他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說,這段時期,非常壓抑,而艾未未被抓,他必須站出來,呼籲當局釋放他及所有維權人士。

雖然官方在四個月前已宣稱趙連海獲「保外就醫」,但實際受到軟禁,當局禁止他公開活動及接受採訪。當艾未未星期天上午被北京公安帶走後,星期二凌晨,趙連海不顧再被失蹤的危險,打破沉默,首次通過媒體對外界表達立場。他告訴本臺:「艾未未這個事件會讓很多人都非常的悲憤,都非常的憤怒以及心情非常的沉痛。一個這麼好的人,對社會有非常深厚的感情的一個人,代表了正義,代表了公平,經常為非常多的弱勢群體,為非常多的不公正的事情站出來說話,而這樣的人在今天也受到這樣的打壓。我所希望的還是我們今天的中共當局能夠懸崖勒馬。」

據報,星期天近六十名公安搜查艾未未工作室和家庭,抄走了艾未未家的三十台電腦和許多文件。趙連海表示,這些跡象表明,當局不會輕易放人,他必須公開表態:「艾未未被抓,到今天仍然沒有出來,而且我從種種跡象也看出來,他們是沒有打算輕易釋放艾未未的這樣的想法,所以我想,我必須要站出來。我跟我愛人也談了,我能做的也就是發發聲音吧,但是這個聲音我是必須要發。」

為「毒奶粉」受害家庭維權的趙連海,前年11月13日被公安從家中帶走,其後被北京大興區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刑兩年半,在海內外各界關注下,去年12月28日獲保外就醫,但被當侷限制自由,他稱:「這段時間以來,說實話心情也一直非常的抑鬱,非常的壓抑。看到非常多的朋友、維權人士、很多律師,敢仗義執言的人被陸續的抓進去,被陸續的失蹤,心情是非常的悲痛。」

他說,並沒有因為被限制自由而停止關注維權活動,艾未未被抓,令他感慨:「說心裏話一直在關注,我們僅僅關注是不夠的,我們只能站出來去發聲音才可以,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我剛才和我愛人也說,我不能為了一時的安穩放棄一些我們應該做的一些事情。我們希望中共當局能盡快的釋放艾未未包括所有的更多的維權人士、律師等等等等,所有的良心犯。希望中國是很好的能納入法制的軌道。」

但是,自趙連海獲「保外就醫」後,他家的二樓樓下,住著大批監視者,他的一舉一動及一言一行,都在掌控之中。但他認為自己無罪,並會繼續堅持:「樓下的這一層整整有十多個人,他們入住,趕上特別的時候人會更多。像兩會期間可能要增加一倍以上,甚至更多。暫且先不說對我們的自由有多大的限制,對一個我們正常的公民行使這樣的一種方式,這個是我們不能認同的。我個人來講,我一直沒有認過罪。」

自網友號召「中國茉莉花革命」一個多月以來,已有數十位活躍人士被指涉嫌其中,而遭拘押,「被失蹤」者人數更多。這次艾未未被抓,趙連海選擇不再沉默,還有一個原因是感覺到當局違反了對他接受「保外就醫」所作的承諾。他說:「我不會就此沉默下去,當然更多的想著為孩子們做更多的事情,但是我們有時候,怎麼說呢,為了一些迫不得已的事情,我們有過一些讓步。當然我也希望更多的朋友能夠理解我們。當然讓步,實際上本意是善意,我們本來是希望一種合作,但是我們每每發現,之後我們都是受到欺騙。說到保外的事情,最早跟我談到的保外是說好的10天就離開醫院,但是沒有想到在醫院裡又繼續多呆了有接近一個半月的時間,他們已經嚴重地違反了承諾。」

由於之前趙連海在當局壓力甚至威脅下,希望走低調維權道路,但發現無效。這次他作了最壞的打算:「剛才跟我愛人也談到,就說老艾這樣有影響力的人,如果我們都無法,給他救出來的話,那我們所有人不可能得到任何的保障。我跟我愛人也說,要抓呢就一塊抓吧,要死我們就一塊死吧。現在我們沒有別的辦法,我們只有堅持。」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