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手機走向窮途末路(圖)


1
深圳華強北手機市場。

多年前,山寨手機借聯發科晶元之力,一舉崛起,橫掃全國。但在智能手機時代來臨後,一直在模仿的山寨廠商玩不下去了。這似乎原本就是山寨的宿命,雖然還有很多可模仿的對象,但這條路是越走越窄了。

蕭條的華強北

5月的一天,眼見已到中午,呂志平的手機櫃臺前,還是空無一人。「這生意,沒辦法做了。」他一邊嘆氣,一邊玩起了電腦遊戲。

呂志平的櫃臺位於深圳華強北的龍勝手機批發市場內。三四年前,這個商場比現在熱鬧很多。寬不及一米的過道,人們需要推搡著才能前進。而現在,這個賣了五年山寨手機的年輕人已經連續三天沒有開張了。

位於深南大道北側的華強北,因為生產山寨手機而名揚海內外。這條並不寬的馬路兩邊,二十多個電子市場密集相連,市場的每一層都被分隔成無數個櫃臺, 如蜂窩一般排列。這裡常年車水馬龍,手持電腦整機、手機、電子元器件的商販來回穿梭,拉著拖車的快遞工人吆喝著上貨卸貨。人群中不時閃現的各種膚色商人, 讓這裡看起來像個世界集貿市場。

像呂志平這樣的個體戶守著的櫃臺,是華強北淘金的重要據點,也是最具特色的經營模式——與別的地方論檔口出租不同,這裡的鋪位按米收租,一個三五平方米的櫃臺,由兩到三家共享。擺上一個大街上隨處可見的卡西歐牌計算器、一本皺巴巴的記賬本,就成了個門面。

檔主們看起來毫不起眼,但每個人的背後,可能就有一家工廠或者一家專業公司。呂志平的名片背面,印著他在農行、工行、建行——幾乎所有的銀行——的開戶賬號。賬號下面有一排小字:「專業生產、銷售各種品牌手機」。

在深圳華強北和北京中關村等大型消費電子集散地,山寨手機曾經一度「佔山為王」,但現在,它們正在失去一線陣地。市場調研機構iSuppli數據顯示,2010年國內山寨機出貨2420萬臺,比2009年的3320萬台下降27%,增長趨勢明顯放緩。

而山寨手機的幕後推手——大陸山寨手機晶元主要供應商臺灣聯發科技(MTK)上月末剛剛發布的一季財報顯示,今年一季度,MTK收入198.67億元新台幣,同比減少39.3%,實現淨利潤30.65億元新台幣,同比大幅下滑72.3%。

由於生意一直很好,華強北常常一鋪難求。但現在這種局面也在改變。在呂志平的左邊,一個空出來的櫃台上,貼著一張用紅紙草草寫就的招租廣告。「以前一個攤位轉讓費就得十幾萬,現在不收轉讓費,還沒人要。」呂志平說。

而在與呂一牆之隔的高科德通訊數碼廣場,開發商借四週年慶的名義,從2010年11月開始,全面下調租金。一樓櫃臺,中庭位置,由1680元/m2降到了1500元/m2,其他位置,也有100-200元降幅。「我們因為做得早,還有一些老客戶,但也只是勉強維持。」在華強北做了十幾年快遞的程玉松 對南方週末記者說。他做的是山寨手機的國際快遞,但從2008年金融危機開始,快遞量陡然跌了一半,此後每況愈下,2011年前幾個月又比去年同期跌了三 成。

盛極而衰

「山寨」這個詞的意思曾經是「山中的城堡」,但現在被用以指代一切模仿、複製、抄襲的假冒產品。據傳,「山寨」一詞最先來自深圳。1990年代,這 個毗鄰香港曾經的漁村以地利之便,開始走私手機,進而發展到模仿製造。一開始,生產廠家不敢在手機上署地名,只能印上「SZ」兩個字母,久而久之便被喊成 了「山寨」。「山寨」並非自手機始,也不會到手機而終。山寨手機的製造者,此前掘金的市場是DVD、MP3等(高峰時,一度湧現出兩三百個讓人眼花繚亂的 MP3牌子);手機之後,便是MP4,MP5,遊戲機,數碼相機,上網本,平板電視等——但凡價格敏感、更新換代較快的消費性電子產品,幾乎都有「山寨」 版的存在。

但造就了山寨輝煌時刻的是手機,其最重要的推動力是臺灣聯發科公司推出的手機晶元解決方案。2003年底,聯發科手機晶元量產出貨,這款被業內稱為 「Turn Key」(交鑰匙)的低價晶元解決方案,將晶元、軟體平臺和第三方應用軟體捆綁在一起,將攝像、MP3、視頻、觸摸屏等多種功能全部集成於手機 晶元之上。廠商採用這一方案,只要加個電池和外殼就能生產手機。

據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行業大佬介紹,早期走上「山寨」之路的人,很多是正規手機廠商的一些研發和管理人員。2002—2004年間,國產手機經歷 短暫繁榮後突然掉入冰窟,南方高科、科健、易美等一批紅極一時的廠家轟然倒地。這些公司的技術人員和管理人員,部分進入其他品牌廠家,更多的是自己另起爐 灶。但由於資金和實力不濟,只能偷偷摸摸地干「地下工廠」。

後來,國產手機持續低迷,市場份額由早期的50%以上,掉到2007年的 30%左右,而且虧損嚴重,這一行不再是香餑餑。而干「黑手機」雖然風險 高,卻有利可圖。於是,更多的人開始加入進來——其中不乏一些資金雄厚的企業老闆。2007年10月,實施長達9年的手機牌照制度取消,「黑手機」漂白, 進入山寨行業的人更多了。

山寨手機成本低廉,不交稅,也不參加入網檢測(檢測費用一般是一款手機三十多萬,另外,送交入網檢測一般都要等一個半月以上,對一天一個價的手機來說,是極大的成本消耗),不需要打廣告,搞促銷。一款同樣型號的手機,山寨的價格只有正牌的三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

而山寨手機在設計上也極富想像力。一輛微型奧迪轎車模型,翻過來就是一部帶攝像頭的觸摸屏手機,在其「車頭」的前燈裡面,竟然暗藏著一隻手寫筆;一 款有著早年「大哥大」風格的手機,因為其上端的天線能在瞬間釋放出強電流,而被稱為「防狼手機」;一個「手雷」握在手裡也不用害怕,只要一掰,它馬上就可 以撥打電話了。更極致的表現是,震耳欲聾的8個喇叭或是被某個高僧開過光,都成了手機的賣點。

憑藉著巨大的價格優勢和出位的設計,山寨手機迅速佔領市場。呂志平記得,在最瘋狂的時候,他們必須半夜兩三點到工廠守著,排隊搶貨。而一位山寨手機工廠的員工告訴記者,最忙的時候,她一個月要加兩百多個小時的班。

被智能手機時代拋棄

由於做山寨手機的越來越多,競爭也越來越激烈。呂志平回憶,三年前,一臺手機的利潤是一兩百元,而現在,則是8—10元錢,不及以前的十分之一。

和呂在同一個市場的朱旺對此有著更直觀的感受。他做的是手機電池生意,三年前,一塊電池至少能賺1元錢,現在則降到了2—3毛。他揶揄,別看自己賣的是高科技,其實已經和賣白菜沒什麼區別。

不斷下降的利潤率,更是讓一些山寨廠家開始了粗製濫造。在巴基斯坦,甚至發生過山寨手機集體「死機」事故。而一些宣稱終身保修的手機,三個月之後,連廠家都找不到了。

而加速到來的3G時代,則給了山寨手機們致命一擊。

2007年,當蘋果以外形和界面極簡單卻有極豐富應用的iPhone這一真正的破壞性創新開啟智能和3G時代後,盛極一時的中國山寨機的末日警鐘便已敲響。

由於蘋果採取的是「終端+軟體+應用」的商業模式,山寨所依賴的外形和功能優勢被徹底顛覆。現在,沒有人想要能開酒瓶的手機,人人都喜歡能下載應用、玩遊戲、看視頻的手機。

山寨的創新能力似乎已到窮途。最近被網友廣為轉發的一條微博戲謔道:現在,iPhone用戶有三大愛好:遊戲、拍照、發微博。山寨用戶也有三大愛好,不過依然是——鳳凰傳奇、鳳凰傳奇、鳳凰傳奇。

雖然聯發科非常清楚,自己的未來取決於能否在3G晶元上複製2G時代的成功,但知易行難,直到如今,其也沒有推出一款真正「質優價廉」的3G晶元。

而握有晶元核心技術的高通,在3G時代幾乎享有了絕對的話語權。這導致3G晶元的價格居高不下,山寨機最核心的價格競爭優勢也就蕩然無存。

在與數據消費緊密結合的3G時代,電信運營商以各種形式的補貼拉低3G智能手機的價格,甚至可以實現「零元購機」,以此吸引消費者進入自己的網路。這無疑對無法獲得補貼的山寨機施加了更大壓力。

「山寨」的去處

對於在夾縫中野蠻生長的山寨產業,深圳市政府的態度頗為微妙。2009年兩會期間,時任深圳市市長的許宗衡作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規範引導‘山 寨’產品提升品牌,轉型升級,走模仿開發創新的路徑」後一度引發爭議。一些代表認為,政府如此表述,有支持侵權行為之嫌,建議刪除。經過數輪討論,在最後 公布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山寨」一詞被換成了模棱兩可的「初級創新產品」。而「走模仿開發創新路徑」也被改成了「提升品牌,自主研發」。

其實,在經過十多年的發展之後,一些積累了技術、人才和資本的山寨廠商也意欲從良。然而,要真正實現這一轉變,並非易事。因為沒有自主創新能力,山寨的命運往往不受自己控制,知識產權保護、商業模式變遷以及聯發科這樣的晶元集成商的進化速度,都可能讓它死於非命。

2008年,上網本風行一時,一些山寨廠商高調上陣,當年3月,甚至在深圳召開了「中國首屆上網本暨山寨本產業高峰論壇」。一些打算打自主品牌的山 寨廠商放言:「中國山寨上網本將衝出國門、走向世界」。但僅僅半年時間,上網本就被一個更新的產品——平板電腦所淘汰,一些投入巨資的山寨廠商因此而血本 無歸。

深圳市政府也曾試圖清理過這個市場。2008年前後,媒體曾掀起一股揭露山寨產業黑幕的報導熱潮。輿論壓力之下,深圳市副市長親自帶隊,到華強北「清場」。此後每逢3·15,都要檢查一遍。

為了逃避檢查,一些山寨廠商甚至將工廠放在山上,工人則每天車接車送。一位在山寨手機廠工作的員工向南方週末記者回憶說,她在打工期間印象最深的, 除了加班,還有應付檢查。她記得有一天晚上10點,突然有人報信,檢查的來了。老闆下令,關燈,原地趴下。她們就這樣趴了兩個小時。

最近一段時間,因為大運會臨近,嚴打之風又緊,「保護知識產權,成就和諧大運」的條幅在深圳華強北隨處可見。

然而,據呂志平透露,這些「嚴打」,基本上是雷聲大,雨點小。一個可資佐證的細節是,幾乎每一次清場,他都會提前接到通知,只要不將那些冒牌機明目張膽地擺到櫃台上,就沒事。

「這麼大的產業,深圳怎麼可能真正查?」呂志平反問。在他看來,如果山寨垮了,華強北也就垮了——粗略統計,這個有著「中國電子第一街」之稱的山寨大本營,營業額早已超過千億,僅就業人員就有二十餘萬。而其遍及全球的銷售網路,所創造的產值和就業更是無法統計。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