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也能殺人?(圖)


對於詩歌的功用,孔夫子曾經總結道:「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論語·陽貨》)意思是說:詩歌可以激發情志、觀察社會、交往朋友、怨刺不平。近可以侍奉父母,遠可以侍奉君王,還可以知道不少鳥獸草木的名稱。只是,孔夫子沒有想到,詩歌還可以殺人!

《舊唐書·喬知之傳》裡說,喬知之有一侍婢名叫窈娘,容貌秀美,能歌善舞,被武承嗣強奪。喬知之怨憤難平,就寫下一首題為《綠珠篇》的詩歌,密送給窈娘。窈娘讀後,羞憤中投井身亡。武承嗣大怒,誣陷喬知之有罪,將他處死。

喬知之,武後時為右補闕,後遷左司郎中。武承嗣為武則天之侄,時封魏王,權勢熏天。喬知之的《綠珠篇》,用西晉的石崇與寵妾綠珠的典故。石崇為西晉名臣和豪富,筑別墅於金谷園(在今洛陽火車站附近)。石崇有一寵妾叫綠珠,艷美驚世。朝中寵臣孫秀,派人索要綠珠,遭石崇怒拒。孫秀惱羞成怒,在趙王倫面前構陷石崇。石崇獲罪入獄,臨別時,綠珠對石崇痛哭:「願效死於君前!」言畢跳樓而死。喬知之寫《綠珠篇》的用意再明顯不過了,他也希望窈娘能仿效綠珠的節烈。窈娘讀詩,果然羞憤難當,投井而死,以報答喬知之。

《舊唐書》對此事的記載過於簡略,唐張鷟的《朝野僉載》所記此事很詳細:「周(指武則天易唐為周)補闕喬知之有一侍婢叫碧玉,美艷,善歌舞,有文才,喬知之很寵幸她,魏王武承嗣藉口讓碧玉到其府上教姬妾梳頭,強留下碧玉,不讓她回去,喬知之寫了一首詩歌《綠珠怨》寄給碧玉——‘石家金谷重新聲,明珠十斛買娉婷。此日可憐君自許,此時可喜得人情。君家閨閣不曾難,常將歌舞借人看。意氣雄豪非分理,驕矜勢力橫相干。辭君去君終不忍,徒勞掩袂傷鉛粉。百年離別在高樓,一代紅顏為君荊’。碧玉讀後,嗚咽流淚,絕食三日後,投井而死。武承嗣打撈出碧玉的屍首,從裙帶上搜查到這首詩,大怒,就羅織罪名,將喬知之斬首。」

《朝野僉載》所說的「碧玉」,應該與《舊唐書》中的「窈娘」為同一人。

另一個用詩歌殺人的,是唐代大詩人白居易。當時的徐州守帥張愔有一愛妾名叫關盼盼,美艷而多才思,能詩文。張愔在其府第中為愛妾關盼盼特建了一座小樓,飛檐挑角,形如飛燕,且年年春天南來燕子多棲息於此,故名燕子樓。張愔死後,其姬妾大都四散離去,獨有關盼盼一直居住在燕子樓。十幾年後,有一個叫張仲素的人來訪白居易,告訴他關於燕子樓和關盼盼的故事。白居易寫下了《感故張僕射諸妓》,詩云:「黃金不惜買蛾眉,揀得如花四五枝,歌舞教成心力盡,一朝身去不相隨。」

關盼盼讀到白居易的詩後,提筆唱和道:「自守空樓斂恨眉,形成春後牡丹枝,舍人不會人深意,訝道泉臺不去隨。」

詩成之後,關盼盼自閉於燕子樓中,絕食十日後,香消玉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