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話布魯塞爾

2011-07-16 10:00 作者: 比利時 楊明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布魯塞爾是比利時的京城,也是歐盟總部和歐洲議會以及歐洲理事會的所在地,所以又有歐洲心臟的比喻。從瀕臨大西洋的比利時向東歐、西歐、南歐伸展擴張,充滿盎然生機的歐盟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其它歐洲國家申請加入歐盟,例如塞爾維亞以及有一部分歐洲領土的土耳其,這些國家有著千絲萬縷的政治經濟文化聯繫,強有力的脈博與歐盟心臟一同跳動。

布魯塞爾又是一個商賈雲集,精英薈粹,所謂人傑地靈藏龍臥虎的地方。

因為在比利時這樣一個三萬平方公里,人口大約一千一百萬的國家,歷來都是以貿易立國,以其通達歐洲各地的戰略地位,素有歐洲樞紐和歐洲走廊的稱謂。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百廢待興的歐洲,在美國馬歇爾計畫的支持下,得以重建恢復和發展。但是西歐除了法國、德國等算是大國,其它像比利時、荷蘭、盧森堡等都是一些小國,市場相對狹小成為制約經濟發展的瓶頸。於是在五十年代,就首先有了荷、比、盧煉鋼聯營的協議。這是西歐工業振興發展的需要,也引起了法國、德國還有義大利等國的興趣,要在歐洲西部有限的地理空間聯合起來,發展經濟,建立關稅同盟,於是在布魯塞爾建立了歐洲共同體。

經過幾十年的不斷髮展,建立在歐洲原子能協議,羅馬條約以及其它關稅與貨幣條約,以及後來的里斯本條約等一大批法規,歐洲聯盟在經濟社會貨幣一體化以及政治一體化的發展道路上越來越成功。現在已有二十七個成員國的歐盟,總部設在布魯塞爾,代表歐盟最高領導機構的歐洲理事會和歐盟最高立法機構,歐洲議會也同時設立於布魯塞爾。繁忙的布魯塞爾航空和高速鐵路以及縱橫交錯的公路上就有了越來越多匆匆往返的歐洲政治家和議會代表們。

歐盟總部設在布魯塞爾的舒曼,這是一個地鐵站和火車站的名字,這個名稱是為了紀念籌建歐洲共同體立有汗馬功勞那批開拓者當中的一位,法國以前的外交部長羅伯特舒曼,而不是中國人都能耳熟能詳的音樂家,舒曼。所有乘坐布魯塞爾地鐵的人,都可能經過,但是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機會在舒曼的歐盟辦公大樓上班或者開會,儘管歐盟總部的宏偉建築一年一度也對公眾開放。

我曾多次有機會去歐盟總部,因為工作和研究以及一些會議討論的參加。有一次我步入歐盟總部的大廳,在上電梯時,居然碰到了當時歐共體主席雅克德洛先生,他是一個大名鼎鼎的政治家,是法國前社會黨的主要領導之一,因為推動和發展歐洲統一貨幣的巨大貢獻。雅克德洛爾主席在歐洲經濟貨幣統一和歐盟歷史上佔有非常卓越的地位,在布魯塞爾歐洲議會大廈的一面,就有一幅雅克德洛爾主席的大幅畫像照片,全世界各地有不少人都知道他的名字,就是這樣一個重要人物,望之嚴然卻即之也溫和,在歐盟總部的電梯上與之邂逅,成為溫馨美好的記憶。雅克德洛爾先生個頭兒不高差不多是中國人中等的個頭兒那麼高。他態度溫和可親,一派長者風範。我用法語禮貌地和他打招呼問候,他很熱情的與我握手回答,像熟識老朋友的寒暄,但其實我的確是第一次見到他,而且是偶爾地見到。也許是因為歐洲領導人都是經過民主選舉產生的,在競選當中一定要和選民打交道,親民的作風就成為自然而然的習慣。雅克德洛爾先生會見過世界無數政要,也會見過無數法國和歐洲選民,當然他訪問亞洲也會和各種東方人打交道。但是他像和一個認識的老朋友一樣和我交談,親切的態度給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在布魯塞爾這塊風水寳地,人材濟濟的地方每天擦肩而過的陌生人,或者不期而遇的朋友師長,都可能是一位令人尊敬的重要人物。

在我剛到布魯塞爾時,因為研究學習歐盟前身的歐共體機構和法規,就曾經去過舒曼的歐共體辦公大樓。當接待人員問明來意之後,就邀請我到樓上的一個會客廳等候。十幾分鐘以後就有一位學者風度的官員來到我面前。坐下之後,我作了自我介紹,開始向他提出各種各樣關於歐洲共同市場的形成,消除各國關稅壁壘還有歐洲在布魯塞爾各種機構的設置等問題。他聽了我的詢問,一一做了詳細的回答,他的解釋和陳述完全是一個專家學者才能瞭如指掌,講的清清楚楚,令人心中佩服。我問了好多問題,也不時在本子上記下要點。在告辭時,他遞給我一張名片,上面赫然寫著歐洲共同體秘書長的官銜。後來在大學的講堂的大廳裡,我又遇到這位應邀來講課的高官,才知道歐盟委員會秘書長諾艾勒先生也是歐洲學院的兼職教授和院長。一般說來,在布魯塞爾舒曼地鐵站歐盟各大機關上班的工作人員,一層一層地數上去,都是經過嚴格考試競爭崗的。但是到了歐盟最高的領導,卻是歐洲各國著名政治家和領袖人物。

歐盟各個層次的官員,都是按相應的規定先聘任職的,尤其是現在每一段時間,都在歐盟二十七個國家招考招聘各類年輕工作人員,考場也就設置在布魯塞爾。這裡包括語言和知識以及專業知識其它各類任職,還包括合同聘任制,對有經驗和有專長的專家聘請任用,這裡包括各種各樣的人才。八十年代中期以後,我曾參與歐盟當時與中國外資部簽定的協議項目,是和歐洲的教授們和歐共體官員一塊進行的,最後去北京講課。當時有一位歐洲大使館的一位負責人是一位華人,他就是後來在香港代表歐盟任最高官職的丁先生。丁先生早年在法國學習,研究國際政治,後來進入歐洲共同體委員會,在布魯塞爾總部工作,幾十年的工作成績使他逐漸成為歐盟亞裔當中任職最高的官員,非常了不起。他在去香港赴任之前,曾邀請我到他家作客,共進晚餐,我見到桌子上擺著一幅彩色照片,那是他在北京工作期間與中國當時的領導人會見時的照片。

丁先生在布魯塞爾上下班時開的車是很普通的轎車,但是在北京或香港公事用車那一定豪華而且講排場的,那是工作的需要。日常生活中的丁先生是一個非常謙和而謹慎的人。現在雖然也有少數華人和亞裔在歐盟工作,但是大批的年輕人來自歐盟二十七個國家,他們有的絕頂聰明,連中國話說得也十分流利,有的還會講二十國語言,包括曾經跟我學習中文的希臘人約翰,他畢業於哈佛大學,在歐盟從事翻譯工作。在布魯塞爾的歐盟翻譯有上千個,但法語、英語和德語是最主要的工作語言。

從布魯塞爾舒曼坐車要換二線地鐵,才可以到達另一個聘用了大量翻譯工作人員的歐洲議會。歐洲議會一個在布魯塞爾,一個在盧森堡車站的後面。這座非常氣派的大廈是長條形的建築設計相當出色,比利時政府為了和法國斯特拉斯堡另一個歐洲議會辦公地點競爭,投資巨大,建設了供歐盟二十七國總數為七百三十六人的歐洲議會議員開會議政的場所,這些議員經常要乘飛機往來於各國和布魯塞爾之間,花費浩繁,但又是工作需要。

歐洲議會每天都在議政,包括立法和監督歐盟政府機關工作。至於普通工作人員,包括秘書他們的工作待遇也十分優厚。我認識的一位工作人員,平時繁忙地在議會做事務性工作,週末卻做自己喜歡的雕塑創作,並在布魯塞爾的藝術區畫廊沙布隆展出。因為歐盟幾萬元的高收入階層的存在,還有企業家、商人和各國闊綽的遊客,布魯塞爾的藝術展和文物市場、古董市場也十分熱絡。歐洲議會的展出大廳有時也有展覽來自中國的影展。但是更多的官方代表團來到布魯塞爾卻首先要到布魯塞爾的歐洲理事會拜訪。

歐洲理事會相當於總統府,儘管布魯塞爾的歐盟沒有一位總統。根據里斯本條約,歐盟理事會主席相當於元首的職務,比利時人範龍佩榮任此職。美國的基辛格曾經不無諷刺地開玩笑說道,歐盟有直撥的電話號碼嗎?意思上說是不是有可以直撥到總統辦公室的電話。現在歐盟根據實際需要也設置相當於元首的職務,協調與二十七成員國之間國家元首的意向。

在布魯塞爾的所有歐盟機構,其每年工作的預算來自於歐盟各國的增值稅,歐盟進出口關稅還有各成員國按生產總值攤派的捐獻。

這和比利時政府設在布魯塞爾的聯邦政府還有其它政治機構的預算不同,比利時是世界上部長職務最多的國家。

從舒曼地鐵和盧森堡火車站到布魯塞爾中心火車站是很近的。中心火車站對面是一個西班牙式風格的五星賓館,都是美國投資買下,院內有大而高的銅像,是塞萬托斯的作品人物唐吉訶德和桑科,還有一匹度馬,他們指向布魯塞爾的市中心大廣場。布魯塞爾大廣場是世界最著名的旅遊點之一。市政廳就設置在這裡,那是一個高高的尖塔,塔頂是聖米歇的神話傳說中的人物雕像。布魯塞爾的市旗是紅色和綠色二種顏色,上面有聖米歇爾的圖案。而比利時的旗幟卻是黑色、黃色和紅色的三條豎方塊。

現在的比利時王國建立於一八三0年。但是這一地區的歷史,尤其是布魯塞爾的歷史都是極其悠久而漫長的,據語源學家考證,布魯塞爾一詞,來自於上古生活在這地區的賽爾特人的語言,意思是泥窪灘上的殿堂廟宇。這使我想起中國北方最著名的濱海城市繁華的市中心居然叫青泥窪橋一樣。

現在的布魯塞爾大廣場,從市政廳望去,對面的古典建築叫國王之家,這是一五一五年西班牙人統治時期的建築。左邊的建築是奧地利統治時期建造的,風格囧異。當年是各種行會的辦公住處。大廣場右面是輝煌的中世紀比利時建築,當年是布哈邦大公的殿宇。同樣是大廣場上漂亮的建築,有一處是一八五一年到一八五二年,維克多雨果這位法國大作家在布魯塞爾下榻時居住的地方,他在那裡寫下不朽的文學和政論性著作。在這處建築旁邊也有白天鵝的建築,是個咖啡館,也曾同作旅館。卡爾馬克思在一八四八年在此寫下了《共產黨宣言》。其實,布魯塞爾大廣場是個四方遊人眾多的地方,幾百年來,有多少風雲人物,包括思想家、文學家和叱吒風雲的將帥帝王貴族走過。現在大廣場四周生意一片興隆。坐在這裡的人喝著世界上最好的啤酒,品嚐最知名的巧克力和咖啡,聽最好的樂隊演奏交響樂和爵士樂。

通向大廣場的一條小街非常熱鬧,那裡有著名的撒尿小童像。這是一六一九年的作品,關於尿童的政事傳說很多,但據說真實的背景是當時貴族幼童時的家中雕塑而已。而真正比較有意思的另一尊大型銅彫是離大廣場不遠的阿高哈小廣場,水池邊坐著的雕像是一個有二撇大鬍子的老人,身邊還有一隻愛犬,此公名叫柴克拉斯,是一三五0年前後布魯塞爾第一任地方行政長官。小廣場周圍是經營各種行業的店舖,還有大旅館,其中一家已被中國國內公司買下。

布魯塞爾自古以來就是一個商業發達的城市,其證券交易所就設在市中心,二十五年前,我剛到布魯塞爾就在那裡實習工作。而現在歐洲國家證券交易已經聯網,用世界各種貨幣交易,但是歐盟國家正式發行歐元的只有十七個國家,維持金融市場和貨幣市場的穩定,也是布魯塞爾政要討論的議題。

布魯塞爾是一個第三產業高度發達的地區,主要有銀行保險和各種投資業務,歐洲各國著名大銀行大公司都在此設立分支機構,這兩年中國的大銀行也開始在此開展國際業務。與中國業務相關的還有很多比利時的公司,包括知識產權和法律業務,布魯塞爾的比利時公司對開拓中國市場有極大興趣,學習漢語也逐日升溫。這三十年來,在比利時與中國開展的投資中,最著名的有西安楊森製藥廠,他們在中國發了財,所謂捷足先登者是也。

同樣是在布魯塞爾設立總部的跨國比利時公司是蘇爾威化學公司,創立者是一百多年前的一位化學家,他的塑像至今矗立在布魯塞爾羅斯福大街。蘇爾威公司先前的董事長丹尼爾楊森先生畢業於哈佛大學,他有時也在布魯塞爾大學商學院講課,並且這所商學院也以蘇爾威命名,是歐洲最負盛名的商學院。在以講法語為主的布魯塞爾,也有一部分居民講荷語,因此也有一所荷蘭語布魯塞爾大學。每天從布魯塞爾開車乘車上班的外地居民有三十萬,大部分是北邊城市的荷蘭語佛拉芒人和南邊城市的講法語的瓦隆人。其中百分之八十來自外市而在布魯塞爾工作是佛拉芒人。

比利時人北部講荷蘭語,南部講法語,還有少數人講德語,在而布魯塞爾居民大部分講法語,但是在聯邦政府部門工作的多講荷蘭語,因為講荷蘭語的佛拉芒人多能講法語,而講法語的人掌握荷蘭語的人並不多。到今年快一年了,大選後的中央政府還沒有成立起來,這項打破世界記錄的現象被載入吉尼斯記錄,原因在於上述講兩種語言的所有政黨在國家重大改革方面還沒有取得一致,不過他們的耐心和以談判要協方式,卻是一處智慧的表現。

雖然兩種語言文化完全不同的兩大民族在比利時生活,比利時皇室在憲法規定的範圍下發揮統一象徵作用,這皇室家族來自一八三0年以前的德國王公貴族之家。皇宮的辦公地點在大廣場向中心火車站方向走去不遠,那裡的建築是十八世紀十九世紀風格,非常漂亮。在皇宮附近還有皇家美術博物館,收藏舉世聞名大國家的繪畫。

在美術館附近有布魯塞爾最著名的藝術街區沙布隆,這裡有一處美麗的天主教教堂,但是大部分廣場周圍是以畫廊為主與藝術有關的行業,從事造型藝術繪畫的藝術家們以能在此處畫廊展出為榮,歐美日本遊客在經常光顧在這裡購買藝術品,美國總統克林頓訪問布魯塞爾專程到沙布隆。在沙布隆的其它店舖如著名巧克力商店,還有日本壽司店都把產品當作藝術品製作銷售,非常精美,價格也比較昂貴。

比利時是一個歷史上湧現很多世界性大畫家的國度,中國著名畫家吳作人和張充仁在年輕時都曾在布魯塞爾皇家美術學院學習,後來都取得很大的成就。

我小時候在家裡經常能看到一摞水彩畫作品,那是外國城市風景寫生作品。我父親告訴我這些是義大利等國家的西歐景象,畫家的名字叫張充仁。張充仁曾經和我父親有過共事的經歷,那是一九五九年前後在北京周恩來萬里還有其他人主持十大建築時,一批工藝美術家也被邀請參與籌劃設計裝潢。當時,張充仁先生和我父親被安排在同一賓館下榻,他們因而得以在一段時間內朝夕相處,除了工作之外,也談各自的經歷和對藝術的見解。工作結束之後,張充仁把一些水彩畫作贈送給我父親作為留念。那時的張充仁先生居住在上海。我父親告訴我,張先生是天主教徒,和大家在一起時,說話聲音很輕,也很溫和,他也建議大家不要高聲說話。張充仁先生自然也會談起他在比利時留學的生活經歷。

一九八五年我來到比利時學習,在那以後一個偶然介紹比利時大畫家埃爾熱的連環畫《丁丁歷險記》的文化聚會中,我見到了張充仁先生。那時他已經接近八十高齡,但身體還相當健康,說話依然輕聲細語,他為每一個比利時人購買的《丁丁歷險記》簽名,大家都流露出對這位老人尊敬熱愛的神情。我這時有機會來到他的身邊,作了簡單的自我介紹,我和他提起我父親和他一九五八年前後和他在北京共事的經歷,他感到格外高興見到我,又詢問了許多關心的事情。我也向他介紹了我在比利時舉辦書法展覽,出版書法圖錄等事情。當時廳內桌案上正好有毛筆、墨汁和宣紙,我就請他為我題寫一幅用於出版書法作品集的書名,張先生欣然同意。他醮了醮硯臺中的墨汁,開始全神貫注地認真書寫起來。我連忙抓拍了幾張照片,留下張先生作書的瞬間鏡頭形象。張先生題寫的行書風格字跡,頭二個字比較大,他大概沒有注意到被剪裁成長條的宣紙並不長,後邊二個字要寫就要小一些,但是他還是巧妙地利用簽字彌補了這一缺憾,使題辭整體上還是完美的,我猜想他留下的墨跡恐怕不會太多,也一直珍藏著這幅墨寳。

後來,張先生在比利時生活過一段時間後,就去了法國巴黎,我在法國電視臺的新聞記錄片畫面上,看到了張充仁先生為法國總統密特朗創作胸像雕塑。法國總統在愛麗舍宮總統官邸的辦公室中,張先生在對面一間廳內看著工作中的密特朗,一邊認真用雕塑泥開始製作總統雕像,他可能這樣持續工作了一段時間,最後成功製作出他作為雕塑家在八十高齡以後最重要的一件作品。這一雕塑後來被翻製成青銅像。密物朗自然非常珍視這一作品,他願意和藝術家、作家們打交道,也喜歡亞洲人的作品,當年密特朗總統力排眾議,邀請美藉華裔建築設計師貝聿鉻主持盧浮宮金字塔式門廳改建工程,最後獲得極大成功,包括當初反對的人們不得不承認總統高見。由一位中國的著名雕塑家完成總統的形象雕塑,同樣是非常有意義的,成為中法藝術史上的一段佳話。

張充仁先生似乎遠不如其他留法留比的那一代藝術家們在國內有名,但他的的確確是在全世界講法語各國中家喻戶曉的人物,這大概是他本人在幫助埃爾熱構思繪畫連環畫時完全想像不到的吧。

張充仁幫助埃爾熱創作的連環畫名字是《藍蓮花》,表現丁丁在中國的奇遇,背景是中國抗日戰爭裡麵人物名字,中國店舖街名和文字,都出於張充仁的建議,因為埃爾熱本人從未去過中國。後來又有丁丁在西藏的故事等等。所有連環畫都被翻譯成世界各國不同文字,發行數量以億萬冊計。埃爾熱大大地出了名,張充仁亦然。在比利時等歐洲國家,人們對這套連環畫愛不釋手,一代又一代人都在爭相傳閱,作為瞭解世界的啟蒙教科書,也成為人們珍惜的收藏品,在帶有埃爾熱和張充仁簽名的連環畫冊,現在可以賣到令人咋舌的天價。正像當年喜歡繪畫作品的魯迅預言,連環畫創作也可以出現大師和巨匠的,埃爾熱就是這樣一個傳奇人物。現在以丁丁為名或形象的商品或以之為商標註冊的東西,皆成為遊客搶購的紀念品,由專門公司經營管理。在布魯塞爾大廣場入口處,就有經營了幾十年的專賣店,是世界遊客必去的地方。

當年,作為遊客和畫家的張充仁到過比利時以外其它西歐和南歐國家。我所見到的水彩風景寫生,正是義大利街頭的景象,其中一幅給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座雕塑,那是一個有綠色銅鏽的大型市內裝飾銅像,一個人裸露佈滿肌肉的體驅,一手持刀,一手拿著頭顱,這一定是以希臘羅馬神話為題材。在意在利和法國的美術博物館中,以神話或宗教為題材創作很多。張充仁先生是以水彩寫生完成的繪畫淋漓盡致地反映了歐洲人文景觀和內心的感受,的確給人難以忘懷的印象。因為知道張充仁的名字,也就注意到美術雜誌發表他的雕塑形象,那個作品叫做《愛情與責任》是二個青年男女站立在一起的形象。

張充仁先生從五十年代到重回歐洲的歲月間,出版的畫冊或書籍是不多的,那個年代比較著名的是同在比利時皇家美院留過學的吳作人先生,吳先生曾是徐悲鴻的高徒,在國內擔任過中央美院院長和中國美協主席,境遇完全不同,這裡自然有政治因素在起作用,同樣在歐洲的法國留學的吳冠中先生,在相當長時間內,其藝術主張和創作受批制和非議,因為受到法國西方現代藝術的影響,但吳冠中先生的作品的確是一流的創作,因而在東西方產生轟動和影響,他在國內的地位後來也得益於他是共產黨的緣故。但是張充仁先生是一名虔誠的天主教徒,又是傳統中國學者那樣的性格,耐得寂寞,寧肯默默無聞,但這不等於他在全世界沒有名,事實上張充仁先生是為數不多的被歐美男女老少說得出名字的中國人之一。用家喻戶曉耳熟能詳形容他在比利時、法國的知名度應當不是誇張。法國的重要雕塑藝術博物館收藏了張充仁的作品。當年在世的藝術家只有羅丹、畢加索獲此殊榮。

張充仁先生三十年代出國時得助於中國現代史上的名人馬相伯、陸征祥的幫助,前者是他的親戚,後者長期生活在比利時。

張充仁先生塑造的中國名人有齊白石、蔣介石、鄧小平三人,皆為栩栩如生,貌如其人,形神兼備的力作。

布魯塞爾著稱於世的文化活動還包括伊麗莎白皇后音樂大賽,包括不同年份的小提琴、鋼琴還有西洋歌劇大賽,參賽的來自世界各國,都是藝術領域的天才素質秉賦高的年輕音樂家。在布魯塞爾還有歐洲著名的歌劇院,每年與德國、法國、義大利還有日本甚至中國著名指揮家簽約,演出經典歌劇。經常有普契尼、威爾弟還有其他大師的作品。

值得一提的是,在布魯塞爾皇后與王子長廊中,有出售精美古典音樂的商店。這一長廊是十九世紀最著名建築全長二百米。長廊在十九世紀中期建成時,被譽為最成功的藝術建築設計,所有到布魯塞爾來的遊人都到此散步,或在咖啡店喝一杯。長廊優雅氛圍極富詩意,這裡的二家書店,一家以經營精美大型豪華美術畫冊為主,另外一家則以法國文學名著為主。至於長廊中的戲劇劇場,上演的有莫裡哀,契訶夫經典作品之外,更多的是法國和比利時喜聞樂見的戲劇家作品。皇后長廊的名品店裡,有一家世界級品牌的提包商店,名字叫帶爾沃。當年在布魯塞爾舉辦世界博覽會時,展示購買帶爾沃的各國仕女就很多,比利時皇室出國的禮品中也少不了比利時的名牌饋贈。現在以君主立憲制的比利時國體,皇家依然非常重要。現在的王子菲利浦,每年帶領大型國際貿易投資團到中國和世界各地,推動比利時經濟貿易在世界的發展。但是皇室在二十一世紀越來越趨於禮儀化,正像英國、丹麥和瑞典等其它歐盟當中擁有皇室的國家一樣。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