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女性(組圖)



42歲的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這位成熟親和的臉書二當家備受媒體稱讚。(Getty Images)


百事可樂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努依(Indra Nooyi)。(Getty Images)


雅虎公司首席執行長巴茨(Carol Bartz)。(Getty Images)

【看中國記者劉林編譯報導】看過法國最新的喜劇電影《傀儡》嗎?由德納芙(Catherine Deneuve)飾演的妻子每天對著壞脾氣的先生如傀儡般的忍氣吞聲,她只能通過慢跑、或是蜷縮在沙發上寫詩排遣心中的抑鬱。她先生用鐵腕政策經營著一家雨傘廠,終有一日被工人罷了工。不得已,德納芙接管了工廠,從此以後,一切發生了改變。她,從逆來順受的家庭主婦變成了精明幹練的商界女強人,不僅成功說服工人復工,還重新包裝了產品,用事實證明男人能做的事情,女人能做得更好。

成熟親和的臉書二當家

這部電影是以1977年為時代背景,那時的西方社會,唯一能在董事會議中出現的女性身影是送咖啡的祕書或是服務生。時過境遷,當代的女性毫無疑問可以經營公司,像百事可樂公司的努依(Indra Nooyi)、雅虎的巴茨(Carol Bartz),還有施樂公司的伯恩斯(Ursula Burns)。

最近走入公眾視線的是臉書(Facebook)的二把手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在商界,很少有人能像她那樣懂得如何討難應付的媒體的歡心。身為最大社交網路──臉書的二當家,桑德伯格最近一直忙著親切地見記者們,而這些記者都對她讚不絕口:《紐約客》稱她可能會改變矽谷男性主導的風氣、《紐約週刊》把她列為財務部長候選人、《彭博商業週刊》推測她可能有一天會成為美國總統。看起來,她比她的年輕男上司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更加受稱讚。

桑德伯格現年42歲,是谷歌前經理人,2008年加入臉書。很多業內人士說,如果沒有她,臉書不可能從一個虧損的新企業成長為一家年銷售額達20億美元的巨人。她和扎克伯格可謂珠聯璧合。他,網路技術精湛,自己也深知這一點;而她,一位很好的聆聽者,還兼備著敏銳的財務頭腦(她曾是時任財務部長薩默特的助理)。

桑德伯格為臉書這樣一家迅猛成長的公司提供了成熟的監管和專業化的方向,避免與政府起衝突。想像一下,如果讓一群還沒明白什麼是電子郵件的參議員們就某一問題來質詢扎克伯格,年輕的扎克伯格可能會因失去耐性而讓對方領教他的憤怒,但是,以成熟親和面孔出現的桑德伯格就不存在這個問題。

桑德伯格的突然成名恰是時候。因為臉書可能很快就會上市。臉書擁有超過1,000億的市值,屆時可能成為迄今為止最大的上市網際網路公司。而27歲的創始人扎克伯格如果獨挑大樑的話,投資者可能不會這麼看漲,因為很多人認為他欠缺社交能力。

女主管定額制

然而,放眼世界,大型公司的女一把手數量仍然很少。法國CAC-40股價指數或者德國DAX指數所涉及公司的掌門人都不是女性。在美國,財富500強企業中,只有15家的首席執行官為女性。英國方面相對好一些,英國富時指數(FTSE)所涉及的100家公司中,5家擁有女老闆。

據《經濟學人》報導,一些政府,尤其是歐洲政府,已經決定採取一些措施來增加女性在管理層的數量。挪威在2003年通過一項法案,要求到2008年,所有公開上市的公司有義務為女性保留董事會中40%的席位。西班牙和法國分別在2007年和今年早些時候通過了類似的法案,荷蘭正在起草此類法案。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新規定要求,上市公司應公布它們在高層管理人員多樣化方面所做的努力。

相較於男性,女性可能更懂世界上最大的消費者群體的喜好和願望,她們是等待開發的潛力巨大的才智資源。有證據表明,高層中女性人數相對多的公司表現的比那些僅有男性掌控的公司要好的多。

諮詢公司麥肯錫最近聚焦在歐洲的89家上市公司,這些公司的高層管理職位中女性佔據了很大的比例。麥肯錫將這些公司的業績狀況與相同產業中的其他公司做比較,結果發現,這些公司享有更高的淨資產收益、營業收益更高、股價上揚。麥肯錫將晉升女性的比例和公司業績表現良好之間的關係形容為「驚人的」,儘管也承認他們無法證明孰因孰果,也可能是表現良好的公司傾向於僱用更多的女性主管。

定額制的推崇者們認為這項制度對公司和股東都有益,他們把由女性掌舵的公司的優越表現作為支持這一觀點的證據。持懷疑態度的人對此表示異議。他們認為,公司自願任命的女性董事會成員大多是十分優秀的,因為她們必須擁有不一般的才華,才可能越過重重路障取得今天的成就。然而,定額制將會使那些本不夠董事會成員資格的女性得到晉升。

第一個嚴格實施定額制的是挪威,那兒的證據顯示,強制對商業來說不是一件好事。2003年,挪威公司的女性董事會成員僅佔總數的9%。挪威公司被要求在5 年內將其女性董事會成員的比例提高到40%。為了遵從法律,各公司提拔了許多女性,這些與之前的主管們相比顯得缺乏經驗、工作表現欠佳。密歇根大學羅斯商學院的迪特馬(Amy Dittmar)和賽爾特(Kenneth Ahern)的一項研究發現,公司被迫增加女性董事會成員比例超過10個百分點將會導致托賓Q比率,即企業市場價值與資本重置成本之比下降18個百分點。

比例失衡

儘管在大部分的富裕國家,女性在教育方面與男性不相上下,甚至更優秀,但是女性在職業生涯開始階段就落後於她們的男性同伴。卡耐基梅隆大學的巴布科克(Linda Babcock)發現,她的本科畢業生中,男生的起薪比女生高7.6個百分點。而在此後的職業生涯中,越往公司高層走,你看到的女性就越少。據紐約的一家女性問題調研機構卡特里斯(Catalyst)稱,美國大型公司各層級的女性比例中,中層經理為37%,高層經理為28%,執行董事會成員中只有14%。

《哈佛商業評論》的撰稿人休萊特(Sylvia Ann Hewlett)認為:幾乎所有升到高層的主管們都有一位強大的支持者,或者說是人脈關係。然而女性卻經常不能培養出這種「關係資本」,因為她們害怕這樣做會顯得太愛出風頭,同時也擔心與一名男高層同事有親密關係,會產生流言蜚語。

家庭事業平衡難

阻礙女性進入董事會的更大的一個障礙是:太多的女性在工作和家庭之間疲於奔命。在所有的社會中,至少在目前,女性承擔了大部分撫養子女,照顧年邁父母的重擔。麥肯錫稱,歐洲女性花在家庭中的時間是男性的兩倍之多。由於很難在孩子和事業之間找到平衡,許多非常有能力的女性選擇時間固定的工作,這就是為什麼美國法律專業畢業生中近乎2/3是女性,而工程專業中只有18%。

智囊機構紐約職業生涯策略中心的一項研究發現,在2009年,有31%的美國女性的職業生涯中斷過(平均2.7年),同時有66%為了家庭和工作的平衡轉向了兼職或者自由職業。在一度離開快速的工作軌道之後,許多女性發現她們很難再回歸了。

世界各地的公司都在尋找幫助僱員平衡她們的工作和家庭的途徑,這裡IT技術功不可沒。由於有了寬頻網際網路,許多工作可以在家裡做。2010年,近20%的美國僱員是在家辦公。一些女高管經常會在學校大門外等待孩子的時候接電話。伴隨著人才爭奪的加劇,這樣的場景將會更加普遍。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