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的貧苦 苦得讓咱淚如湧(組圖)


咱經常回國,來去頻繁,說實話,是被請回去的,有朋友為咱埋単,拉的不是屬於朋友個人的「聯銀」金卡。

寫過不算是少數的關於改革開放後上海的鶯歌燕舞,但是,這並不是意味著我是個浮在水面上的人,回國的次數多,加上咱特有的好奇心,說是觀察力吧有自擂之嫌,咱關注到的國內繁榮背後絕大多數地方、區域的深刻的、多層次的、普遍性的貧困現象還是具有有力的發言権的。

剛剛看到網站友說起「 現在我們明白了國內的人為什麼熱衷來美國掃貨了,不過是出來撿便宜罷了」 ( Read: 國內的物價高得嚇人- 浪花朵朵的日誌 ),心裏很不是滋味。

莫非真已經到了「何不食肉」的、富得可以狂買他國國債、輕鬆地免除「第三世界」的巨額貸款、昨日拉Greece 一把,前天欲豪放地助「 Humma 」一臂,笑迷迷地幫了西班牙、義大利不算,今天,那個Professor Klaus Schwab, Executive Chairman of the World Economic Forum 給了中國一頂大帽子,溫家寳又許願了:中國願意伸出援助之手加大對歐洲投資。

四月在上海聽家父說,食用花生油翻了半倍價格;八月兩次回申城,滿城驚呼吃不起肉了;上週去了中國的陝北,只聞眾曰連雞蛋也要不敢天天吃了...

請看一看官方刊發的國內的貧苦狀況圖, 苦得讓咱淚如湧。


國內的貧苦, 苦得讓咱淚如湧


輟了學的小騎手,個個都想飛馬揚鞭、以在賽場上勇奪第一,因此可以得到一些小錢。

國內的貧苦, 苦得讓咱淚如湧

雲南省怒江州瀘水縣碧羅雪山子竹小學 李建美最喜歡跳舞,她長大了想當一名舞蹈家,上城裡表演。正說著給我們下了個腰。

國內的貧苦, 苦得讓咱淚如湧

雲南省古登鄉中心小學 仇蔡梅,9歲,最大的夢想是當一名老師,她說老師能教給他們很多不知道的東西,儘管教室那麼破舊。

國內的貧苦, 苦得讓咱淚如湧

12歲的劉勤勤,圓潤的臉龐,大大的眼睛,是一個美麗的姑娘。對於這個年齡的孩子來說最正常不過的事情——走路、上學,於她卻成了可望不可及的願望,因為一次火車意外事故,她永遠失去了雙腿。

國內的貧苦, 苦得讓咱淚如湧

勤勤的許多小朋友時常來她家找她玩,勤勤就利用這個機會,請小朋友們教她一些知識。

國內的貧苦, 苦得讓咱淚如湧

她忠實的朋友——小黑狗,勤勤一個人的時候,時常與小黑玩耍交流。

國內的貧苦, 苦得讓咱淚如湧

西部孩子的日常生活紀實。雲南省怒江州瀘水縣碧羅雪山上的子竹小學,12歲的龍福梅正在用拖鞋打乒乓球。乒乓球臺和10個乒乓球是2008年好心人捐獻給學校的,但是因為沒有球拍,學校的孩子們只能光著腳拿著拖鞋打。

國內的貧苦, 苦得讓咱淚如湧

女性洗煤工為了生活與男人一樣每天「與煤共舞」。背景說明:每年5月到10月,煤炭資源枯竭的撫順市東露天煤礦周邊都會聚集起數百名洗煤工,數百口鐵鍋聚 集在一起場面蔚為壯觀。他們將露天煤礦昔日舍棄的殘渣放進鐵鍋內沖洗,撈取漂浮的碎煤塊。洗煤工洗出的煤塊每噸可以得到80元的酬勞。他們多是夫妻一起洗煤,能幹的夫妻一天可以洗出兩噸煤炭。洗煤工每天清晨4點半就要起床。

國內的貧苦, 苦得讓咱淚如湧

中午時分是洗煤工最為愜意的時刻,他們在享受從家裡帶來的午餐後,還可以悠閑地睡上那麼幾十分鐘。他們希望一直工作下去,雖然辛苦,畢竟有一份穩定 的收入。洗煤工這個隨著煤炭資源枯竭而新生的職業已經有10年的歷史,隨著廢渣的逐漸減少,洗煤工們的「淘金」生活也將終結。

國內的貧苦, 苦得讓咱淚如湧

他們用自己的雙手勞動撐起他們背後貧苦的家庭,平均每三天就會磨破一雙手套。

國內的貧苦, 苦得讓咱淚如湧

偏僻的山村裡,小孩子看到飛機喜悅的表情。

國內的貧苦, 苦得讓咱淚如湧

貴州省赫章縣可樂鄉,14歲的小福妹正在照看他的弟弟,這是已經輟學的她每天最重要的事情。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