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核廢料運輸(組圖)


德國核廢料運輸

核廢料存儲罐

核廢料在運往戈萊本(Gorleben)中轉存儲站的途中。這張紅外線熱感照片顯示出運輸車內部放射性物質的溫度。藍色代表冷,紅色代表熱。這是2010年在法國瓦洛涅(Valognes)轉運火車站拍攝的照片。它也顯示出運輸核廢料的危險性。

德國核廢料運輸

存儲罐

德語將核廢料存儲罐稱為Castor,這其實是英語Cask for Storage and Transport of Radioactive material的縮寫。

德國核廢料運輸

目的地——戈萊本

下薩克森州基民盟州長阿爾布萊希特(Ernst Albrecht)在漢諾威一次新聞發布會上指向地圖上的戈萊本。1977年,這位前州長提議將文德蘭地區的鹽岩層作為核廢料可能的存儲站。按照官方說法,戈萊本是中轉存儲站(Zwischenlage),目前還沒有最終存儲站(Endlage)。

德國核廢料運輸

存儲站

戈萊本所在的文德蘭地區曾是東西德的分界線。文德蘭人煙稀少,大部分是自然保護區。這裡沒有工業,人們主要的收入來源是旅遊業和農業。

德國核廢料運輸

核廢料來源地

存儲在戈萊本的核廢料部分來自德國核電站。圖中的巴登符騰堡州內卡韋斯特海姆(Neckarwestheim)核電站是其中之一。

德國核廢料運輸

法國阿格(La Hague)

文德蘭地區存儲的核廢料不單來自德國,也來自法國等地。阿格有一座再加工設施,其廢料也通過運輸車送往德國下薩克森州。

德國核廢料運輸

可能的路線

這張圖展示從瓦洛涅到文德蘭核廢料運輸的路線。沿途都可能有抗議行動。尤其進入德國境內,運輸車經常受阻。德國的反核運動比法國更廣泛、更活躍。

德國核廢料運輸

中轉存儲站

這幅2010年的照片展示,裝有高放射性廢料的容器存放在戈萊本位於地上的「運輸容器大廳」內。目前尚不清楚,戈萊本鹽岩層是否會成為最終存儲站。專家也在考察其它地點。目前沒有人知道,這些危險的廢料該以何種方式存放在何種地點。

德國核廢料運輸

安全容器

核廢料容器必須符合高度安全技術要求,經受各種複雜測試。每次核廢料運輸都必須獲得位於下薩克森州薩爾茨吉特(Salzgitter)的聯邦輻射保護局(BfS)的批准。

德國核廢料運輸

反核運動

文德蘭居民和反核活動人士共同抗議核廢料運輸。這是2008年在戈萊本的一次靜坐抗議,阻擋運輸車前行。

德國核廢料運輸

居民憂心忡忡

抗議不單是在核廢料運輸的季節——秋季,也不單在存儲地戈萊本。圖中文德蘭地區的農民開著拖拉機前往布勞恩施威格(Braunschweig)市中心抗議。他們擔心,如果發生核輻射泄漏,將會摧毀他們生存的根基。

德國核廢料運輸

和平抗議居多

有關核廢料運輸及抗議的報導中,總是會聽到靜坐示威、阻礙交通甚至暴力衝突的消息。但反核活動人士大多數都以和平的方式,甚至帶著開朗的表情。

德國核廢料運輸

全德範圍

抗議核廢料運輸也在德國其它地點舉行。這是2010年南普法爾茨地區貝爾格(Berg)發生的靜坐示威。他們也反對從法國阿格向戈萊本運輸核廢料。

德國核廢料運輸

社會各階層

抗議者不僅是年輕人。這是文德蘭一位年長的居民於2010年10月躺臥在通過戈萊本中轉存儲站的路上,擋住了警車的去路。圖中的兩名警察立即將他抬離。

德國核廢料運輸

危險

2010年核廢料運輸途中,警察在下薩克森州哈林根(Harlingen)將一名示威者從鐵軌上抬走。為確保鐵軌不受阻礙,每年警方都出動數千名警力。騎警們必須確保運輸車能前進,抗議者不受傷。

德國核廢料運輸

死亡

圖中是2011年2月一名綠色和平活動人士攀附在鐵軌上表示抗議。在2004年一次類似的行動中,一位21歲的法國人死亡。他在鐵軌上被火車碾過。

德國核廢料運輸

「挖石」

去年出現了一種新的反抗形式。2010年11月,反核人士在丹嫩貝格(Dannenberg)附近挖空鐵軌下的碎石,以阻止運輸車前行。

德國核廢料運輸

暴力

抗議有時也會出現暴力行為。去年,這名反核人士縱火焚燒警車。抗議者阻斷了從達倫堡(Dahlenburg)到希茨阿克(Hitzacker)的兩公里鐵路線。抗議者與警方發生衝突,警方使用警棍,並架設高壓水槍。

德國核廢料運輸

衝突

圍繞戈萊本多次出現暴力衝突。這是約600人反對繼續對鹽岩層進行勘探,以決定是否將其作為核廢料的最終存儲地點。抗議者集會後包圍了勘探隊的工地。由於部分示威未獲批准,警察堅決驅散人群,並使用了警棍。

德國核廢料運輸

高科技

為保障運輸安全,高科技也投入使用。圖中是下薩克森州基民盟內政部長許訥曼(Uwe Schünemann)在觀看一架迷你遙控飛機。2008年警方首次使用這種遙控飛機用於監控和記錄。這架迷你飛機價值47000歐元。

德國核廢料運輸

騎警

在核廢料運輸的安保中,總有騎警的身影。

德國核廢料運輸

動物也瘋狂

有時候動物扮演出人意料的角色。比如去年,不知是被驅趕還是出於偶然,一大群山羊在警車前堵住了通往戈萊本的道路。

德國核廢料運輸

大規模警力

核廢料運輸對警方意味著大量的人員投入,同時也必須依靠其它聯邦州的警力支持。尤其是核廢料運輸的同一時間還有其它大型活動需要警力投入。比如今年就同時有兩場德甲球賽,必須派數百名警察維持秩序。

德國核廢料運輸

禁運令

自1995年以來,核廢料幾乎一直運往戈萊本。但1998和1999年是例外。時任聯邦環境部長默克爾(Angela Merkel)下令不允許核廢料運輸,原因是存儲罐的放射性超標。2000年以來,核廢料運輸又恢復了,而且每次都到達了目的地。

德國核廢料運輸

不歸路

斜陽下,一列核廢料運輸車抵達呂內堡(Lüneburg)。這幅照片攝於2001年。儘管有許多抗議,許多試圖阻止運輸車的行動,但核廢料存儲罐總是抵達目的地,今年也會如此。因為沒有回程的計畫,也沒有提交這樣的申請,核廢料存儲罐也不允許停留在鐵軌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