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看烏坎,問自己

2011-12-23 11:47 作者: 唐子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2月21日,廣東陸豐烏坎村村代表林祖鑾獨自到市政府和廣東省委副書記朱明國等人談判。事後林祖鑾在記者會上發布了談判結果:1、兩到三天內釋放被抓三人;2、盡快拿出屍檢報告和死因;3、口頭承認村臨時代表理事會的合法性。

下午2點,該村召開了村臨時理事會,對於當局的答覆,村代表表示,對目前取得的成果持謹慎樂觀態度,相信政府會「兌現承諾」,也顧慮烏雲還會壓過來。數十名代表一致同意取消遊行,恢復村內生產生活,拆除村內挂的標語橫幅。3點村代表召開了村民大會。跟村民宣布了談判的結果,強調村民要繼續團結,搞好自己的生活,解下白布條標語,明天開始正常的生活。這都是傳出來的消息。

還有沒有傳出來的消息呢。林祖鑾一個人去,回來所說沒有證明,烏坎村民為什麼會信任?這當然足以說明,烏坎人質樸。質樸的人是不可欺侮的,往下看。

陸豐市警方與烏坎村村民的路障20日晚已拆除。糧食物品可以進村了,這是個好事情,有目前在烏坎的海外記者約80人,外地民眾大約有二三十人見證。

的確,朱明國的答覆很模糊,他代表的是中共,我們沒理由對「黨代表」的承諾樂觀。目前我們所知的是張村民說村民比較樂觀,真正的情況還待消息陸續傳出。所以,現在對「林朱」談判的績效和烏坎自治的結局下結論還早,繼續看。

放人、報告屍檢情況、承認烏坎臨時理事會,這三點都很籠統、模糊。中共完全可以在熱點已過,記者一撤之後跟村民算賬,根本不必等秋後。這樣看很在理,有太多的歷史經驗在那裡。中共說鬼話、大話、套話和空話會一直說下去的。我們明白的這些,得讓烏坎村民也明白這些才行。誰來當老師?中國共產黨。聽其言觀其行,如果這些只是騙人的謊言,那以後中共豺狼說真話討饒也沒人聽了。

看烏坎,他們是為經濟利益舉事自治的。他們不是神,也不是專職民運鬥士,他們目前所做的都是本分的事,是理性審慎的。記者和全民關注沒白忙活。烏坎村是中共的險灘,這一點也不假,一個副省委書記跟一個村代表談判並放出軟話,這在中共歷史和官場上都史無前例。這肯定有陰謀詭計,在忽悠農民,中共有的是這些本事。但我們明白的事情要讓烏坎村民明白,不能靠道理得靠事實。這個事實就是:中共省委露出盜匪流氓真面目。這樣質樸的烏坎村民才會徹底起來。

事實上烏坎人在中共心目中已絕對是必須拿下和收拾的「反賊」,但烏坎人只覺得他們跟宋江差不多,「只反貪官,不反皇帝」,甚至還沒替天行道的意識。這都得共匪來斷了他們的念想,明白他們真正要擔當的職責。我們現在當務之急是問自己:如果烏坎是中共的險地,我們該擔當什麼角色?

如果我們只是觀眾,那麼就屏息靜心,在台下大呼小叫,只會擾亂台上演出。我們應當徹底拋棄「槍桿子裡面出政權」、「不獲全勝,決不收兵」之類馬列邪說和文革口號。從網上傳出的資料看,烏坎是個有媽祖信仰和宗族意識的地方,這是支持他們舉事的主要文化資源。正因為毛澤東思想對他們影響微乎其微,他們才會在沒有一支槍的時候,僅憑鋤頭、棍棒、血氣和天理就跟中共幹上了。他們要是腦裡裝著中共歷史、政治教科書裡的那些「規律」和「經驗」就成烏龜了。

我們現在如果很焦慮,那是把烏坎當成了唯一的希望,又不肯改變自己的教練定位,很像一些自己考不上大學,卻一心指望兒女替自己爭氣的高考生的父母。網上在「林朱談判」之後出現的「劣等民族」、「屁民」等指責其實是移情現象,把自己的「不可救藥」的黨奴劣根性再次地強加給了正在辛勤「演戲」的烏坎人。

烏坎農民很棒,累了「想休整一下」,這很正常,是理性的。保持理性即清醒。清醒是明智的前提。一旦下一步中共的動作斷了烏坎農民的念想,智力就升級了。「打到北京去,佔領中南海」,不是烏坎人要做的事,南軍還沒起來呢。

有很多事原本是我們要做的事,「加油+抱怨」不是我們能做的一切。烏坎人民讓全世界和全國人民第一次看到了共匪的熊樣,農民的鋤頭棍棒的力量,堅定了各地人民繼續同共匪鬥爭的信心,烏坎抗爭的確是成功的,很不錯。

有網友說的不錯,這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在「太歲頭上動土」,將把共匪磨死。還有網友認為:烏坎人民無論做什麼都是正確的。我們要做的事是同聲譴責中共的罪惡歷史,講清共產黨的本質就是62年一以貫之的流氓加邪教的本性。

我們真心想幫助烏坎,進入和正準備進入烏坎的人,運糧食進去的時候,務必帶進關於中共邪惡真相的資料,尤其是《九評共產黨》和《解體黨文化》。凡真正希望烏坎村民自治堅持下來或者接近自己理想的人,務必先退隊退團退黨。

希望之聲廣播電臺評論員趙培說的不錯:朱明國的新三點是否是中共的緩兵之計,還要看廣東省政府能否進一步落實承諾。在我看來,烏坎現在稍息也不錯,汕頭海門鎮已經接棒進了一趟鎮政府。中共既是搞陰謀也是手忙腳亂了。由烏坎開場的這出歷史戲,開局就撲朔迷離,有看點。我們非觀眾,也要演好自己的戲。

摘要:村代表林祖鑾跟省委副書記朱明國已談判,質樸的烏坎村民謹慎樂觀地接受朱提出的放人、報告屍檢情況、承認烏坎臨時理事會三點口頭承諾。不要指責烏坎人軟弱可悲,他們需要觀察中共的下一步行動以決定將如何繼續抗爭。中共是優秀的邪惡教師,會斷了他們對中共村官的上級的念想的。倒是我們應該捫心自問,徹底拋棄馬列邪說和毛澤東思想對頭腦的操控了嗎?我們不要當烏坎人的教練,以黨奴劣根性的「加油+抱怨」來指責烏坎自治階段性的表現。我們需要向周圍的人講清中共的邪惡真相,自己退隊退團退黨,當個好演員。

點擊與作者交流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