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打壓異見者行為永無休止


大陸當局未有因臨近春節而放鬆對維權人士的打壓。多名異議人士先後遭傳喚或抄家,目的是防止他們繼續發表文章或接受採訪。

在年廿七,警察繼續來到湖北民主人士秦永敏的寓所,對他進行警告。秦永敏表示,這是警方的例行造訪,目的都是要求他不要再在網上發表文章。秦永敏又說,對方的態度還可以,因此雙方也沒有發生言詞衝撞的場面。

他說︰「傳喚了兩個小時走了,沒有抄家,傳喚了一下。應該說態度還好吧,至少每個月一次。他們的理由是我現在還在剝奪政治權利期間,不要到處和人接觸。他們找我是他們的工作,我呢,該做什麼是我的工作,說來各人有各人的工作。」

浙江自由作家呂耿松同日傍晚六時左右,也遭派出所警察傳喚。呂耿松的太太對記者表示,警察沒有說明任何原因便把丈夫帶走。

她說︰「派出所叫去的,國保叫去的。不知道是什麼事情。警察經常來找他的,聽天由命吧。」

至截稿前,呂耿松仍未回家。

北京異見人士何德普除被傳喚外,更被警察抄家。何德普對記者表示,週四早上接到所屬地區派出所的來電,要求他到派出所一趟。何德普拒絕,對方便要他到小區的警務室,但當何德普抵達不久,7、8個國保便立即把他圍住,出示了書面傳喚證後強行把他拉上警車,送到派出長達8個小時,至下午約6時才獲得自由。

何德普說,被傳喚期間手機被搶走,警察稱他自去年初出獄以來,一直在網上發表文章,也接受境外媒體訪問,違反了剝奪政治權利期間的相關規定。何德普認為非常荒謬。

他說︰「帶到派出所大概有8個小時,以前有傳喚,但沒有抄家。他們說我電話接受外國媒體採訪,跟你聊聊天,溝通溝通就犯了接受記者採訪,所以就因為此事抄家。這個規定實際來講是很荒謬,一點道理也沒有。」

另一方面,就在何德普被傳喚期間,多名警察和居委會等人,再上門抄家。由於家裡80多歲的母親拒絕開門,後來警方把何德普押回家。何德普說,前一天他的電腦硬碟壞了,於是他把硬碟拆下來扔了。由於警方無法取得硬碟而非常惱火,於是便搜走了兩份委託書和一份《北京聯合參選人集體狀告東城分局的行政訴訟狀》。

何德普說,不明白撿走這些文件與他接受採訪有何關係,不能接受當局的行為。考慮在春節後向有關部門投訴。

他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也覺得很奇怪。他們拿走的這些東西,我覺得不符合法律規定。因為這三份文件,跟我接受記者採訪沒有什麼關係。所以我覺得他們的做法是錯誤的。春節就到了,還有一天就放假了。等節後我會到有關部門去投訴這件事情。」

至於被軟禁年多的前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副研究員範亞峰,近日其寓所外的照片在網上傳播。照片上看到範亞峰門外放置了椅子,也有綿被等物品。海外網站「博迅」報導,警察和保安24小時當值,他們白天會撤守到樓下的監控室,晚上則睡在範亞峰家門口,防止他在夜間逃離。至於外出和會客,範亞峰必須請示。同時範亞峰也不得參與任何公共活動,只能在家研究和寫作,並定期寫思想匯報。

另外,上月底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罪成,重判十年的貴州人權研討會成員陳西,當局一再拒絕陳西的家人探監。陳西的妻子張群選曾到過看守所、監獄等詢問,對方卻找藉口推諉,無法得知陳西目前被囚在哪裡,讓家屬十分焦急。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