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自焚到炸政府 藏人反抗行動升級?(圖)


武警包圍四川藏族寺廟 禁止境外人員前往甘孜州和阿壩州
藏區寺廟外的武警(資料圖/看中國配圖)

四川甘孜德格縣溫托鄉一位藏人上週五用裝滿汽油的塑料桶襲擊村辦公地,當場身亡。海外藏人週三告訴本臺,死者扎西的遺體本週一在公安的監視下火化。評論認為,藏人由初期的自焚抗議發展到以更激烈的方式表達訴求,中國政府應深刻檢討,真正實行民族自治。

中國藏區藏人抗議當局的治藏政策,先後發生二十多起自焚事件。

最新的一起發生在上週五,海外藏人引述境內消息稱,藏歷新年初三,甘孜州德格縣溫托鄉的一位年輕藏人,炸毀了年古鄉娃巴村和馹巴村聯合黨員會議廳,房屋受到損壞,但無人傷亡。

在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助理負責人江白木浪本週三告訴本臺:「2月24號那天早上3點50分左右,德格縣溫拖鄉一個32歲的年輕藏人,他的名字叫扎西,他在政府的門口爆炸,當時他也去世了。我們消息來源說,爆炸事件發生以後德格縣公安好多過來了。27號那天可能他的屍體也火化了。」

他說,本週一,當局出動公安和武警迫使死者家屬立即火化遺體。

「27號那天當地來了好多武警和公安,都在監控,他的屍體就火化了。」

本臺多次致電當地政府和公安部門,但無人接聽。

本臺曾報導,甘孜藏區的電話被當局切斷已有一年。

江白木浪說,他們也曾嘗試聯繫當地藏人。

「打不通,詳細的情況電話都打不通。有人說他一邊的手裡拿著一個汽油的油桶。這個事情還沒有進一步瞭解,但是我們有些消息來源說爆炸以後自己又自焚,他也當場一起炸死了。」

另據《西藏之聲》引述居住在印度僧人阿旺表示,本週二中午,五名僧人和六名家屬在軍警的嚴密監控下,將扎西的遺體火化,但禁止他們打電話和拍照,還事先拿走了參加遺體火化儀式的藏人手機。

阿旺說,爆炸事件後,公安拘捕了年古鄉馹巴(音譯)村藏人菊嘎,據說他是扎西的朋友。

據介紹,扎西父親叫多瓦,母親叫白瑪旺姆,妻子叫雅雪,有兩個女兒,11歲的大女兒叫格桑旺姆,小女兒5歲。

在印度的西藏人民議會議員格桑堅參認為,這次事件反映藏人的處境已到忍無可忍的程度。

「從原來這種溫和的抗議活動慢慢慢慢地從自焚到現在,如果這一情況屬實的話可以說明西藏人的憤怒。主要是當地藏民對中共的暴力鎮壓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程度。」

他說,藏人的反抗行動正在升級。

「由此可以斷定中共如果還不改變這種強硬的鎮壓的政策,西藏人雖然是溫和的遵信佛教的一個民族,他崇信非暴力的原則,但是也不能排除會拿出這些格鬥士的一些反抗的現象,我們可以預料也會越來越多。」

深圳獨立評論人朱健國認為,一個人要去自殺,必然有很大的壓力或者冤情,藏人走到這一步,當局應該檢討是什麼原因導致漢藏矛盾激化。

「這個國體當初49年在共同綱領的指引下提出了自治,他也是我們中國的傳統文化的‘九服’之治。過去古代從夏商周,商代對天下的治理他不是天下統一的正義,當時對邊遠地區的少數民族只要你大體上承認我這個中央政府,象徵性的表示一點進貢,基本就讓你自治,也不會管你,也不會派什麼官員來,所以當時夏商周,長的有800年,最短的也有460年。當時就是因為採取‘九服’的這種方式來處理之後,所以中央和邊遠地方的關係是比較的寬容,比較的和諧。」

九服是中國古代天子所住京都以外的地方,按遠近分為九個地區。每500里放寬一個政策,第九個地區距離京都4500里。

朱健國說:「這是當時夏商週三代治理的經驗,後來秦始皇統一中國後就把這個廢掉了,因為‘九服’包含有分封制在裡面。」

他表示,在中共建政初期建立少數民族自治區,但已名存實亡。

「建國初期,因為當時中共還是可以,剛剛反對國民黨的獨裁,對於民主黨(派)表面上還有些尊敬,所以提出了這個(自治)制度的方案框架,但是以後實際上就把這個實質的內容否定了。特別是西藏1958年出現過一次叛亂以後,自治的味道就變得名存實亡了。現在我覺得應該重新來檢討,我想目前最好的辦法可能還就是真正的給西藏以名副其實的自治。」

原題目:甘孜藏人炸村政府身亡 學者吁當局真正實行民族自治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