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官員們自我保護過程中崩潰(圖)

2012-3-1 13:47 作者: 石濤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王立軍和薄熙來這件事情到現在似乎告了一個段落,就是圍繞著王立軍的整個故事告了一個段落,無論是海外的中外媒體啊還是美國人的媒體,大多媒體注重的是截至到現在,中共在這件事情本身上所表現出來的這種概念,就是對中共整個體制,特別是十八大到底有什麼樣的影響。

我自己的感覺就是說,整個這件事情最特別的地方就是它的突發性,應該說超過了所有人的理解和想像,但是反過來我們又可以看到這是一種必然,這種必然是這個體制所造成的,就像很多人把王立軍對比為當初的林彪,這種突發事件往往出現在最強力的這種合作者,一方的合作者,看起來沒有任何裂痕的看起來完全是一體的共產黨內的這種派別,突然的自己就崩潰了。

這點上我們可以驗證到,包括當初的林彪,包括中共從它建政的角度來講,幾十年來這種突發性的事件不是第一次,但是往往都是在完全沒有任何徵兆的背景之下突然出現,這種突然的反目表現出來好像是幾天,但是從王立軍被披露出來的消息我們能夠看到,王立軍本身早已有了準備,這應該也是所有朋友都比較認可的。

我覺得這件事情截至到現在為什麼下頭沒有下文了呢,就是等待著習近平能夠出訪回去,因為正好事情發生在習近平開始出訪美國,然後他從美國轉到愛爾蘭,然後再到土耳其。目前在做我們這期節目的時候,他正在土耳其訪問,所以他是這麼一個相對時間比較長的十天左右的一個出訪時間。

大家知道這件事情截至到現在牽扯到四個人:王立軍、薄熙來、周永康、習近平。牽扯到最深的,披露出來的消息就是王立軍交的資料講,薄熙來跟周永康聯手要幹掉習近平。這是截至到現在我們看到的事情發生的這一點。除此之外,幾乎就在同一時間,我們看到另外一個就是薄熙來所控制的重慶,主要是以媒體的方式,《重慶日報》和華龍網,以它的方式來替薄熙來講話。

今天我還看到一個消息,BBC轉載說,《重慶日報》披露出來的消息說,薄熙來並沒有在政治局委員會上提出辭職,為王立軍的事情承擔責任,這種闢謠的說法。但是我們可以注意到,從哈珀與薄熙來見面之後,重慶媒體的報導方式,有關薄熙來的方式都基本上是以滯後的方式出現的,就是說它不是當天新聞的角度。

與此同時中共所控制的一些中央的媒體,主要是新華社了,它對重慶這件事情,對薄熙來這件事情基本上保持極低調,就是基本沒有任何報導。所以很多網上定論就是說,從黨內系統的角度上說,應該說中央一級給重慶地區的媒體下了命令,就是說,針對薄熙來的這件事情不得有過多的動作,應該是這樣的。

大家知道,所有這些宣傳媒體和司法系統,中共都是兩套班子,一個是受地方的控制,另外一個是受到系統內的控制。比如說宣傳的角度,重慶的媒體既受到重慶當地官員的這種限制,就是薄熙來和包括重慶市委的這個宣傳部的部長,是由他們控制的;同時又要受控於中宣部,受控於新華社,這種被雙重控制的單位,他做起來你會感覺到他非常吃力,經常出現自己出爾反爾,就是自己跟自己出現問題,我們可以看到這種比較明顯的表現。另外一個就是司法系統本身也是這個概念,所以我在上期節目當中提到,王立軍的這種變故直接衝擊到周永康和薄熙來,事實我們看到也確實是,因為他的級別可以掌控雙方的這種力量。我覺得這個大家就可以看到是這麼個故事。這是我們提到的重慶在這方面。

另外一個就是薄熙來的露面,薄熙來在事情出來之後幾次露面,大家注意到,他的幾次露面都是跟不同的國家的領導人的會面,他露面,而中共內部之間的會議卻並沒有露面,這就是個問題。希望之聲有篇報導,實際是採訪原來國內體制內的人物,就是鐵流。鐵流在接受採訪時,因為他曾經在體制內,非常熟悉中共內部的一些規則了,他就解釋為什麼薄熙來又見了哈珀,又見了越南的政治局的人物,但是他又缺席了當地的政法委的這個年度會議。

他就講說,作為國際事件來講,政治局委員這一層屬於國家的高級幹部了,他跟境外的這些領導人的會面應該在半年之前就被確定了,所以只要沒有宣布他下臺,他一定會把這些事情做完。可以對比一下就是薄熙來的這些活動,在當地的媒體當中無論是滯後的報導還是怎麼樣,我們可以感覺到,他的報導是受到了中共高層的控制,也就是儘可能減弱薄熙來的曝光率。

那相反,鐵流說薄熙來和黃奇帆缺席了二零一二年重慶當地的政法系統的年度會議,這是個重要的標誌,這標誌薄熙來已經不行了,實際應該是被中共中央的這一層面給控制了,不許他露面了,大概他講起來是這麼個講法。其實我們能夠看到薄熙來在這方面有動作就是這個動作。

另外觸及到一個人就是周永康。網上看到一個消息就是說周永康已經在掌控著重慶,實際的處理程序的事情是由周永康來控制,但是周永康又被美國的媒體披露出來直接牽扯到他與薄熙來合作要弄掉習近平,這就非常有趣了,就是說直接威脅到周永康了,可是截止到現在,我們並沒有看到周永康有什麼動作,我們也沒有看到其它有什麼解釋的說法。

針對目前的狀況,我們發現另外一個就是中共的不同派別,比如說薄熙來一派,周永康是代表了江澤民一派,另外就是團派,胡錦濤這一派,不同的派別在藉助海外媒體在放風,而放風的焦點是王立軍在領館這段時間到底做了什麼和怎麼進的領館?這段放風就比較多。

最先我們在上期節目當中和我的《今日點擊》當中已經提到,我們看到更多內容是透過美國人,因為前後的過程是中共最高層,政治局常委一個層面很被動,他都是等著美國的媒體,或者美國的相關人員把這件事情證實或者披露之後,中方纔跟進,是形成這麼一個局面,而這個局面實際就是說造成一個極其尷尬的現象。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層面無法對這件事情掌控,就是對這件事情本身有這種失控的感覺。我個人的分析,他無法確定王立軍到底跟美國人講了什麼,王立軍給了美國人什麼東西,這個是無法確定的。我相信所有在國內有所發達的人大家能明白,有消息講,王立軍被帶回北京之後就消失了,包括帶他的七個人,中共國安部的副部長邱進這些人都消失了,找不著了。應該說針對這件事情他們在處理。

網上有篇文章講,王立軍向國安部和盤托出了他跟美國人講的所有的東西,而且雙方配合的不錯,國安部對王立軍也很尊重,就是大概拿出來的消息是這麼個說法。但是王立軍對中紀委一句話都不講,一個消息都不披露,大家就可以感覺出來,如果說國安部邱進是胡錦濤的人,這條消息披露出來這個說法,就是王立軍願意跟胡錦濤的人講出所有的事情。

而控制中紀委的是賀國強,賀國強如果按照我們原來看到的消息,王立軍出事情是賀國強想透過王立軍弄掉薄熙來,或者說打一打薄熙來的銳氣,在這個大的背景之下出現的現在的情況。我相信朋友們能夠理解到這一點,可是這個消息披露出來的卻是說,王立軍對中紀委守口如瓶,什麼都不講,原因是中紀委裡面有人跟薄熙來關係很好。這樣擺明瞭就是說,賀國強的位置就比較尷尬。

大家知道,在打黑的過程當中,王立軍主打的過程當中,被他打掉的很多人就是原來賀國強的部下和汪洋的部下,所以這裡頭我們就很難說這條消息披露出來是誰披露的,是講出王立軍倒向了胡錦濤一派呢,或者故意來挑撥賀國強跟其它兩派。大家注意到,我們能看到的消息就是溫家寶站出來態度很堅決,一定要嚴肅處理審判薄熙來,所以我們可以斷定的是那個消息給人們展示出是這麼個概念。

此外有一個更新的消息就是二月二十號透過香港《蘋果日報》拿出來的消息,這個消息也比較特別,他就很詳細的描述王立軍在進入領館和走出領館的過程,這裡頭非常特別的一點是這麼講的,他說,王立軍進入領館的過程眾說紛紜,內地權威消息告訴《蘋果日報》說,王立軍的逃亡計畫精心部署,由四川省公安廳的某副廳長搭橋約見了美國領事館官員,王立軍攜帶了三包涉及到薄熙來的黑材料,但最終是交給北京,中美最後達成協議,中方車輛從美國領館的後面把王立軍接走了。

而且大家注意這樣的說法都是權威消息來的,但是我想提醒大家一點,權威消息一定是代表了一方勢力,這個權威消息並不是江家幫、胡錦濤、溫家寶共同認可的權威消息,如果那樣共同認可的權威消息就不用這麼去發表了,對吧。所以我說的意思,這個權威的消息一定是某一個派別出於什麼目的故意放風給了《蘋果日報》。

大家記得事情剛出來的時候,法國國際廣播電臺曾經接過一個消息,當時法廣就在相應的文章裡拿出來,說根據國內內線權威人士披露,當時王立軍進入領館之後並沒有見到美國總領事,是因為對方下班了,所以王立軍進入領館之後又被領館內的中方人員認出來,匯報給了薄熙來。黃奇帆帶著警察來了之後,王立軍是覺得沒有意思了,自己又走出來。

我在《今日點擊》當中曾經提到,我說那個消息一定是有人有目的故意發的,所以我這裡想提醒呢,我們看這些消息的時候,我們可以注意到這些消息他的目的是什麼?當時的那個消息的目的就是想否認王立軍跟美國人見面,這個很關鍵。

但是後來接下來的消息,美聯社先發出來一個消息,說王立軍確實進入領館,在領館裡呆了二十四小時,緊跟著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證實這樣的消息,進而中共外交部副部長姓崔的才說,確實有這麼件事情,我們已經順利解決了。我想說它反映出來的是中共內部權力鬥爭的那種殘酷性,而且今天的殘酷性到了一種國際化,都在藉助國際媒體在表達自己想要表達的目的,但是不是事情的真相呢?部分是真相,部分是假的。

我們回過頭來再看這個權威人士給《蘋果日報》的消息,他是這麼說的,六號上午,王立軍帶兩名保鏢和一名司機,駕著一輛沒有牌照的越野車離開重慶去了成都,在成渝高速路上,王立軍致電給自己熟悉的四川公安廳某副廳長,說有要事相商,副廳長驅車來到高速出口,接了王立軍,兩個人中午吃飯,王立軍提到他想見美國領館高層,有事相商但無法相約,這位副廳長自動請纓,致電給了領事何孟德,傍晚親自送王立軍到美國領館門口,自己和王的保鏢、司機在外等候。這種消息只有說是被這幾個人披露出來,按照他的說法,只有五個人,所以只有他們知道。

文章裡又提到說,這位副廳長見王立軍進去一個小時還沒出來,王立軍和總領事的手機又被關掉,知道大事不妙,所以馬上致電給四川省公安廳的廳長,叫做曾省權,四川省的公安廳的廳長知道事情嚴重,即刻匯報給四川省委書記劉奇葆,劉奇葆向北京匯報,中方層層上報的同時,美國人,也就是何孟德總領事也同時打電話給駱家輝,也同時致電給了華盛頓。

說二月七號,中美就此事件交涉期間,正在雲南考察的薄熙來下令重慶四十名特警,當天下午殺到成都包圍了領館要求放人,不久,成都也就是四川本省數十名公安也接到命令到現場包圍美國領館。這個局面他想描述的是四川的警察跟重慶的特警形成衝突,而提到的四十名特警,我不知道是不是有意這麼說,因為這四十名特警跟先前說的七十輛警車和裝甲車又形成了對比了。四十名特警遠遠低於那七十輛警車和特警的那種威風,所以,是不是特警的數量可以決定薄熙來的罪行高低呢?這是有可能的。我們看到的是這麼樣的細節,但是真正最關鍵的細節是在後面。

文章裡說,王立軍在領館逗留期間向北京提出了多項要求,要求國安部介入,自願離開領館到北京接受調查,北京一一答應,所以七號晚上邱進帶著公安部長助理李偉等人抵達,與美方交涉並下令重慶武警和成都公安撤離,而一度遭到重慶方面的拒絕。這就是他描述的一個過程。

這裡他跳了一個概念,就是我們前面看到的很多資料說,王立軍透過美方跟中南海來交涉的,所有交涉的過程,是美國人成了中間人,而這裡他披露出來的消息就變味了,不是美國人成了中間人,而是淡化了美國人介入的成分。

更關鍵的就是,他們提到一個細節,知情者說,王立軍後來打電話給自己的司機,問自己車上有三個紙袋,三個紙袋是關於薄熙來的黑材料是否還在,然後指示司機把這些東西交給指定的國安部人員。八號凌晨在美國領館後門,領館外一輛車打開車尾門緩緩倒入領館,王立軍見到車上有三包東西還在,便從車尾上車,離開美國領館。於當日早晨在國安部的官員押解下來到了北京。

緊接著後面就提到說,至於這個「休假式治療」是重慶方面的說法,而重慶這種說法,被中央中紀委批評,說這種說法是非常不對的,怎麼怎麼樣。那整個這篇文章披露出來的消息大家注意到一個,我認為很關鍵的地方就是他非常細節的去描述王立軍很關心車上的三袋資料和王立軍如何離開領館,因為透過這樣的描述人們會認為,有關薄熙來的黑材料美國人不知道,有關薄熙來的黑材料,王立軍並沒有交給美方,美國人一點都不清楚。

這是這位消息人士想要披露出來的最關鍵的地方,而我們原來的節目也提到說,中共這一次很麻煩,麻煩就在於,他不能確認王立軍跟美方到底講過什麼,所以我們看到的消息他是想淡化這個問題,那我們就不知道他淡化這個問題的目的是什麼呢?無外乎就是要否認美國人知道什麼。可是我們在前面的那麼多的消息裡面都可以看到,講王立軍除了講起薄熙來的黑材料,打黑的這種做法,特別提到對異議人士的迫害。

但是美國截止到現在也沒有提到對異議人士的迫害,只是提到王立軍講了這樣的內容,而且和盤托出了有關薄熙來的黑材料。在黑材料當中也觸及到薄熙來跟周永康之間的關係,所以我想講明的一點是,中共的所謂的知情人士在透過外方媒體想把事情真相扭曲,而在扭曲事情真相的過程當中,大家注意到人們更信任的是被美方披露出來的資料。

美方連續披露出兩個資料,一個就是確認了王立軍在美國領館呆了二十四小時促成了美國不得不承認;第二個消息就是確認了薄熙來跟周永康聯手幹掉習近平。網上有條消息,實際在美方講出薄熙來與周永康關係之前大概十個小時左右,同樣是透過《蘋果日報》有一個消息講說,江澤民說,要給全黨全國人民一個交代,九個常委一致同意對薄熙來的事情進行調查,而九個常委當中有八個常委非常的認同,只有一個常委很勉強。

我在上期節目當中提到,這一個常委就是周永康,所以大家可以注意到,十個小時之後,美方確認這樣一個消息,也就是江澤民一方主動把周永康推出來,形成了現在的局面,就在習近平剛剛達到美國的時候所發生的事情,就是十四號左右的事情。但是自那消息之後,大家就看到薄熙來忽而閃現忽而被淹沒,大家也看到,周永康整個沒有動作,但是消息傳出來是周永康來到了重慶。

而事情的過程當中我們也看到周永康頻頻出現,所以我們看到的整個的故事實際是中共的幾派勢力,胡錦濤一派、江澤民一派、薄熙來一派再加上溫家寶一派,幾派勢力都被捲入到這一件具體的事情之中,而最後發展到什麼程度呢?很難說。

我剛才跟大家介紹的這條消息是二十號拿出來的消息,說明中共各派勢力依然沒有一個結果,依然在打鬥的過程當中,如何動?現在不知道,其實我說,真正是在等著習近平回去,因為很可能習近平在美國期間就已經透過管道,或者美國國務院,美國人告訴了他什麼東西,提到了什麼,這是非常有可能的。

因為網上有消息講說,事情剛出現之後,在王立軍二十四小時在美國領館期間,習近平跟美國副總統拜登一直有通話,在處理這件事,所以到底王立軍講什麼,恐怕政治局常委的人更相信美國人什麼。至於王立軍說什麼他可能劃問號,但他更相信的卻是美國人說什麼。截止到現在我相信很多朋友能感覺到非常混亂,現在的局面應該說往下追就一定會追到江澤民這一派系。

網上更新的消息,我看過一個,他就對比今天在中國的武警的力量和野戰軍的力量,他提到武警的力量有多大,為什麼這麼提呢?大家注意武警歸誰管呢?是歸周永康管,周永康是現職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當中掌控武警部隊的人,整個司法系統也由他一個人說了算,在這個背景之下,徐才厚在軍區的講話,堅決擁護黨中央,堅決擁護胡主席,我相信這話現在看起來不僅僅是對著薄熙來講的,真的應該是對著周永康講的。

說到這兒了,大家可以感受到,中共的高層的這種混亂,最終的結果是什麼我們很難料清,我個人的看法,搞不好中共體制真正可能在這一次瓦解掉。大家曾經記得在二零零二年六月份在貴州發現了一塊石頭,是在崖壁上發現的,上面組成的字叫「中國共產黨亡」。在當時這個地方,中共的官和這些學者們為了迎合需要和賺錢吧,所以把「中國共產黨亡」,最後「亡」那個字不提了,只提中國共產黨,所以給他開闢成了一個旅遊地,還印門票,五十塊錢一張,大家去看。

後來被海外媒體發現,就是說那是「中國共產黨亡」。大家知道,二零零二年實際是胡錦濤真正上臺的那年,同時胡錦濤是從貴州出來的,胡錦濤在貴州省做過省委書記,他是作為地方官員來講,除了他在八九六四的時候他確實是在西藏,但是他真正起來的時候是在貴州,而被鄧小平看上的時候他就是在貴州。

胡錦濤我們也提到說,他今年是六十九歲,非常有意思他是十二月二十一號六十九歲,十二月二十一號是他的生日,也就是瑪雅文化說的結束的那個日子,是一天,同時他是六十九。六十九的說法呢,卡扎菲是六十九死的;金正日是六十九死的;薩達姆是六十九死的;蘇聯是六十九年解體的。

然後就在昨天,我查了一下資料,竟然發現江澤民一派的代表人物周永康今年也是六十九歲,他同樣是十二月份的生日,而溫家寶今年也是六十九歲,他是九月份的生日,所以這就非常有意思了,在中國政治局常委當中三派勢力,胡錦濤、溫家寶、周永康他們各據一派勢力,而他們三個人的年齡都是六十九,這到底是預示著什麼和意味著什麼呢?能有這麼湊巧的事兒嗎?

所以很多朋友講說,天滅中共,到底什麼叫天滅中共?我說天滅中共就是讓中共在自己的打鬥過程當中滅亡掉,三個人,三派勢力都是六十九,天下哪有這麼湊巧的事兒呢?

那好,今天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2012/02/26/20120226222212868.jpg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限350字。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