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下週永康 胡錦濤靠什麼怕什麼(圖)

2012-03-30 10:21 作者: 文昭

手機版 简体 2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2/03/27/20120327132312174.jpg
周永康(右)和胡錦濤(左)在2012年中共人大政協兩會上。(AFP/GettyImages)

在綿延了長達十年的江(澤民派系)胡(錦濤)之爭中,胡錦濤從來沒有像今天如此有力、膽壯,他如今掌握的優勢十分明顯。

首先是獲得了軍隊的支持,郭伯雄、徐才厚等軍方大佬幾次三番地指名道姓要求軍隊「聽從胡主席的指揮」。3月27日,《解放軍報》登出評論員文章《國情黨情發生變化,部隊時刻聽黨指揮》,在這篇體制內人士都覺得聳人聽聞的文章裡,再次不厭其煩地要求軍隊「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堅決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和胡主席指揮」。說明胡錦濤現在已經把軍權牢牢地抓在了手裡。

這裡需要解釋一下軍隊在當今中國政治生態中的地位。在大多數時候、或者說在正常情況下,軍方對中國政治的影響是間接的,甚至是不大的。因為在「文革」結束後,中共元老們為了恢復「正常的政治生活秩序」,有意對軍隊的地位做了邊緣化處理。有感於「文革」中許多風潮和運動是從林彪掌握的軍隊系統開始推向全社會的——比如學習毛澤東著作、學習雷鋒等,以至於當時的多半「模範英雄人物」都是解放軍戰士形象;以及各地「革命委員會」中的軍代表干預地方事務製造了許多混亂,「文革」後中共元老們降低了軍隊在政治圈中的位階,不讓軍方有能力干政。大政方針由中共的中央政治局做出,在中央委員會閉幕期間,實際就是由政治局那幾個常委來行使黨的最高權力;日常的行政事務則由國務院的政務系統負責,不讓軍隊干政也就是不讓「槍指揮黨」原則的體現。

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裡,軍方出身的只有葉劍英和劉華清兩人;而且從「十五大」至今,軍方的代表就再沒有入過常。中央軍委的主席和第一副主席都是文人出身的幹部;而今的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在黨內只位列政治局委員;軍隊四總部的主要負責人、各軍兵種的主要負責人、八大軍區的司令員,基本是中央委員,有的還是中央候補委員。如廣州軍區司令員徐粉林、總政治部副主任劉振起就是中央候補委員。總的來說軍方人物在黨內的政治位階不是太高,但是一到了派系鬥爭的關鍵時刻,軍隊的作用就十分關鍵。因為共產黨並不是民選授權上臺的,本身並沒有合法性,在派系鬥爭難分高下時,不可能交與司法裁決;也不可能交與民眾用投票的方式裁決,因此槍桿子就有了最終的「話事權」。儘管不一定會走到那一步,但是誰獲得了軍隊的支持就有了壓倒對手的優勢。也就是說誰掌握了「不講理」的力量,誰就勝出了。而這個力量現在在胡錦濤手中。

需要闡明的另一點是,在中國某人有了簽字的資格,並不意味著他擁有了真正的權力。權力的本質在於服從,你能簽字、頒布命令,但別人不聽你的也白搭。也就是說任何人想控制軍隊,你光有一個軍委主席、或副主席的頭銜是不夠的,軍隊裡必須有你的親信執掌帥印、有你忠實的追隨者、有你的人脈,這才是真正的權力。所以袁世凱做不做這個北洋大臣、直隸總督是無所謂的,北洋軍是他一手締造的,北洋六鎮裡的主要將領全是他的哥們兒,是他一手提拔起來的,都是他的親信骨幹。以至於武昌起義爆發時,清庭想調動北洋軍鎮壓,派來領兵的陸軍大臣蔭昌根本指揮不動,北洋軍官根本沒人待見他,逼得清政府只得重新啟用袁世凱。同樣,鄧小平在十三屆五中全會上是否辭掉軍委主席的頭銜也並不重要,因為不管他當不當這個軍委主席,只要他活著,軍隊就會聽他的而不是聽別人的。

因此胡錦濤雖然當了快八年的軍委主席,並不意味著他有真正的軍權,但郭伯雄和徐才厚的力挺有相當實質的意義。對京畿安全來講,這幾個單位最為關鍵:北京軍區(司令員相當於「直隸提督」)、北京衛戍區(司令員相當於「九門提督」)、武警北京總隊、和中央警衛局(負責人相當於「大內侍衛統領」)。中央警衛局是由胡錦濤的大內總管令計畫掌握;北京軍區司令員房峰輝出身於蘭州軍區,在他擔任第二十一集團軍副軍長、升任軍長的這段時間內,郭伯雄就是蘭州軍區司令員。也就是說,現在的北京軍區司令員是軍委副主席郭伯雄的舊部。在極其看重派系和出身淵源的軍隊系統,由於郭伯雄和徐才厚等老軍頭在軍隊中根基深厚,他們有許多部屬正在軍隊中擔任要職,他們對胡錦濤的表態效忠具有相當實質的意義,能帶動軍隊整體上站在胡錦濤一邊。

而相比之下,江派的主要人物周永康在軍方就沒有什麼根基。周是石油幹部出身,從四川省委書記的位置上進京掌管公安部,北京也不是他的地盤,在上面所說的北京軍區等四個關鍵部門裡也缺少人脈,如果最終撕破臉皮掐起來,他沒有什麼優勢。但是畢竟政法委系統大權在握十餘年,一些省市首腦就是從政法系統晉升上來的,所以周永康雖然在北京掀不起太大風浪,但仍有可能在地方上製造一些事端。3月26日,地方政法委書記進京培訓的第一天,周永康講話說「在大是大非問題上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第二天《解放軍報》就登出標題《黨情國情變化,軍隊時刻聽黨指揮》,這說明胡溫雖然掌握了與京畿安全有關的主要部門,但他們認為當前的形勢仍然十分危險、脆弱,有可能「黨情國情」發生變化。

除了握住了槍桿子之外,胡錦濤的第二大優勢是他掌握了黨內的話語權,可以借王立軍和薄熙來案迫使那些左右逢源、模棱兩可的官員表態。相當於說:看,薄熙來胡搞一氣,弄出了王立軍這麼大的事,嚴重危害到了我們整個統治集團的安全,你們是要和薄熙來站在一邊,還是和以我為代表的黨中央站在一邊?在當前的氣候下,胡錦濤挾此居高臨下的政治優勢,其他官員很難扛得住。

第三個優勢是長期工於心計,瓦解對手見到了成效。薄熙來在重慶對中紀委書記賀國強的舊部大力清洗,使得原本同屬於江派的賀國強和薄熙來產生嫌隙,從而可以為胡錦濤所用。有傳聞說在今年「兩會」召開之前,胡錦濤向賀國強施加壓力,讓老賀「看成辦」,促成了賀國強的倒戈。另外一個需要提醒的細節是,大家千萬不要忘了賴昌星。賴昌星去年被引渡回國後,似乎一直沒有看到這張牌發揮很明顯的作用。為了引渡賴昌星,胡溫甚至允許加拿大官員探視、旁聽聆審,按中共自己的說法,這些承諾甚至有「干涉中國司法獨立」之嫌。早在去年筆者就估計,如果賴昌星引渡回來一點特殊用處都沒有,這筆買賣顯然成本太高了。在這次薄熙來事件中,與廈門遠華案有牽連的政治局常委賈慶林始終沒有任何態度,筆者揣測賴昌星的作用已經發揮到了,胡溫很可能已經利用這張牌迫使賈慶林屈服了。

賀國強倒戈、賈慶林噤聲、吳邦國和李長春也不見表態、習進平和李克強支持倒薄,胡溫在政治局常委中也已經佔有優勢,江派在中央基本已經瓦解,周永康作為仍然在位的,欠有鎮壓法輪血債的主要責任人,顯得十分孤立。

但是胡錦濤的困境也不容忽視,他最大的困境在於優勢並不穩固、也並不十分可靠。由於王立軍和薄熙來案給統治集團製造了很大麻煩,胡錦濤憑此迫使那些左右逢源的官員表態,擁護他的主張,別人暫時沒辦法提出異議,但是要知道胡溫本身也並無過硬的政績或軍功,他們的資歷也並不十分深厚,而且他們自己的任期也所剩無多,所以眼下這種優勢是難以持久的。這種時刻最忌諱的就是猶豫不決、錯失時機、以及做事不徹底,那就真有可能會打蛇不死,反被蛇咬。

胡錦濤的另一個困境是他的顧慮和擔心,害怕真要懲辦周永康,曝光了周的罪行(鎮壓法輪的血債是周永康罪行中的很主要一部分),會引起整個共產黨體制的坍塌;還有就是真的啟動政改,如何面對各種利益集團的反彈。但筆者看來,局勢走到今天猶豫不決是最大的危害。過去60年中國社會積壓了太多的冤屈和血淚、現實中又有如此多的危機和矛盾,如果對這一切沒有一個明確的交待,中國社會不可能達成和解,國家也不可能繼續前進。

歸根結底,這個顧慮就是最終要不要保共產黨的問題,繼續頂著共產黨的旗號就意味著要揹負之前所有的歷史包袱。不丟下包袱就意味著要繼續壓制過去歷次運動的受害者,也就意味著以周永康為代表的頑固派和「血債派」仍然可以用「維穩」的名義把持大權,阻礙任何社會進步,那麼中國除了坐等矛盾的總爆發之外也就別無前途了。

所謂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到今天已並非不可以突破,共產黨的外衣也並非不可脫掉,因為這個體制內已無人再相信這套學說,所謂共產黨的意識形態不過是既得利益集團凝聚共識、保護自己利益的幌子罷了,人人都心知肚明這是一件皇帝的新衣。「血債派」在當今的中共決策層中,畢竟只是少數,當然他們會把自己的生死牢牢地和共產黨的生死綁在一起以求自保,清算他們當然不可能撇清共產黨體制,但是體制內的其他許多人實在沒必要像他們一樣把自己的生死繫在共產黨這條要瀋的船上,大可學學葉利欽反戈一擊,在未來的社會同樣有自己的舞臺。

而所謂既得利益集團也並非一些人想像的那樣無限強大、無限頑固。這次以雷霆手段拿下薄熙來後,原來不少嘴上很強橫的人立刻就收聲雌伏,變得老實乖巧起來。如果進一步拿下週永康,端掉政法委這個中國前進道路上的攔路石,事必將極大削弱中共頑固派的抵抗意志。所謂既得利益集團到底有多大膽量雖然不敢定論,但既然以「利益」為宗旨,就必定沒有什麼要堅持的理念和原則,而利益消長總是動態變化中的,他們對自己保有多少利益的預期也是隨是對手的決心而變化的——你的決心越強、越明白、行動越果斷,他對自己的期望值就越低。

歸根到底一句話,當斷不斷,必受後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