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事變 陳良宇保外就醫被叫停 江曾周無奈

2012-05-17 10:21 作者: 仲足步

手機版 简体 1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渝變致陳良宇保外就醫被叫停黨報痛批「刑不上大夫」內幕

痛恨極左勢力的人無不希望法辦薄熙來,若能將「中國的貝利亞」周永康牽進案子則是更大快人心。然而,問題絕非如此簡單。有確切可證的消息來源指出:陳良宇保外就醫的審核程序已被叫停,中組部有正部級的官員被中紀委書記賀國強本人親自約談。

薄熙來最終會擔刑事後果

「陳良宇被叫停保外就醫」不難理解,但「中組部常務副部長被賀國強約談」卻讓人摸不著頭腦。分析人士猜測此事與中組部一年前「高度評價程維高」有關,而「高度評價程維高」則是江澤民勢力仍很強大的佐證。現在,重慶事變嚴重打擊了江系,一直對高度評價程維高持強烈反對態度的高官「要倒後賬」。

薄熙來在四月十日遭到「削爵」之後,社會輿論議論紛紛,有猜測說:「大不了按程維高的模式辦,開除黨籍,弄個行政待遇,拿退休金頤養天年。」針對這類的社會輿論,《人民日報》在十四日專發評論《誰都不能存一絲「刑不上大夫」的僥倖》,暗示薄將會按「陳良宇模式」處置,而無法重複「程維高模式」。北京高層可靠消息說:受曾慶紅指使的中組部的一些高級官員以「情況反映」的形式,向最高層建議對薄的處理方式,基本要素是「開除黨籍,給予正部級待遇」。這確是比照「程維高模式」來講的。

二○○三年八月,程被中紀委給予「開除黨籍,撤銷正部級職級待遇」的處分。當時雖未對媒體宣布「降為副部級待遇」,但「削爵一等」成了黨內處理違紀幹部的一大規則。由於薄是政治局委員,比程的黨內級別高一階,給予「正部級待遇」亦有可能。而中組部高官敢於建議乃在於曾任部長期間恩惠遍及,積累下了「群眾基礎」,並在以後的該部大員選任上發揮影響力。

在另一端,江澤民主導的對程維高的恩惠處分遭到了黨內高層的強烈反對,河北省受過程欺壓的副省級官員公開表達不滿。為了安撫人心,江不得不把原籍河北而被程排擠到陝西省去的栗戰書安排為黑龍江省委副書記,並許願為省長的不二人選。栗戰書有很厚的團派背景,被胡錦濤欽點為貴州省委書記後,「反程情緒」似乎全部淡化。但被河北及中央的「反程情​​緒」在程去世後再一度反彈,以至於成為外界傳說的「江胡矛盾」之一。

曾慶紅高度評程意不在程

二○一○年十二月下旬,程維高在其仕途起步地江蘇常州去世,江澤民聞訊大慟並住進醫院。江委託曾慶紅參加程的追悼會,曾雖送了花圈但並未按江的意思辦,而是指示中組部以常務副部長沉某的名義給程的家屬發去《程維高生平》函件。該函高度評價程在河北的工作為「積極進取,雷厲風行」,以及「為河北省的改革開放和經濟社會發展傾注大量心血」,云云。此函被程家視為「平反」的證據,亦被「反程勢力」所指斥。一位退休後在北京居住的正省級河北官員給中央寫信,表達其不滿:「程維高當年沒被嚴肅追究刑事責任並被某些人庇護,已經引起了河北人民及黨內有正義感的人們的強烈不滿。現在給這麼高的假的評價,不是讓中央喪失人心嗎?」其實,這位老幹部心中明白:中組部的評價函是江系向社會發信號的機會,意在說明江系(其實就是曾慶紅本人)還有巨大的影響力。也有一些在職的高級官員對此頗為喪氣,指稱:「為了權鬥,連基本的政治常識都不顧了。開除了(程維高)黨籍,還能叫‘同志’嗎?」

程當年在河北的劣跡與違法行為足以構成兩項刑事犯罪:一為瀆職,即應為身邊一批高級工作人員的犯罪承擔關聯責任;二為誣陷,因其親自批示勞教舉報他違法的郭光允兩年。儘管在程被中紀委查處後,郭光允被中紀委(○三年二月)高度評價揭發的勇氣,但是,程能一脫刑事懲處卻讓他難以心服。就是連當時已接任總書記的胡錦濤也私下表示,對程的從輕處置是「對郭光允同志的嚴重不公」。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到陳良宇案發後,胡才力排江系之「眾議」,促使中紀委把陳送上司法程序。

陳良宇雖被處以十八年重刑,但在監獄裡仍過著「消遙王」的日子。程維高在常州不斷放話將「平反」,讓北京方面大感不快,再加上陳良宇獄中的優渥廣為社會傳播,讓胡溫倍感壓力。其壓力不止於黨內權鬥即十八大布局的細節安排,而且還成為百姓忿怒指責司法不公的有力佐​​證。為此,溫辦悄然安排香港一家有大陸軍方背景的雜誌向外爆料,題為《揭秘秦城監獄○七○二號犯人關押情況》。

江澤民歡宴「小弟」心願難了

「○七○二號」是陳的服刑身份代碼。爆料說:陳良宇的囚室有二百平米之寬敞,每日餐費兩百元,不穿囚服。據知情人士稱,陳自己說:「等胡錦濤這屆干滿了,我就出去了。平不平反沒意思,做個林泉散人未嘗不美!」因此,身在秦城監獄的陳關心高層動向也是自然的事情。以其政治局委員的經歷,從每天發給的《人民日報》上可以發現蛛絲馬跡。在重慶事變發生之前,陳一直托上海的鐵桿關係人放風:「即使不辦保外就醫,二○一六年也能出去了。」

精明過人的陳良宇在讀到《人民日報》上暗示薄熙來將被判刑的評論後,長嘆一聲,電話告知家屬「保外不必辦了」。五一放假前,獄方也正式通知陳良宇:「中央來人,調走了所有的保外材料。」

無論程維高因江庇護而免受刑事追究,還是陳良宇過「消遙王」的獄中奢華,都說明司法腐敗的源頭在中共最高層。憑賀國強的一己之力顯然不能糾治,更何況十七屆中央即將任滿,誰還會如胡溫一樣「頑強抵抗」呢!

胡溫之抵抗更大程度上不是為了挽救中共敗亡之勢,而是為了自己人身安全與歷史榮譽。讓薄熙來「死裡逃生」就意味著胡溫與陳良宇一樣去秦城監獄過生活。賀國強洞悉此中玄機,因此,對外聲稱「集中精力(將薄事件)調查清楚,盡快移交司法機關」,而不想細究陳良宇辦保外就醫的違規操作,更不想問清中組部「是誰的意思寫了那篇(悼程)信函」。至於社會上的強烈質問是否有「某種勢力」的政治意圖在操縱,他也不想多問。

此外,江得知陳保外程序被停之後十分悲哀,因為他的身體可能頂不到陳的最低限服刑期(至二○一六年)。就算江屆時還活著,以九十歲高齡也無法與「小弟」歡宴。而在胡溫一方,讓江在閉眼前見不到陳,無異於最漫長且殘酷的政治報復!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