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鏡】異質思維

2012-06-04 22:25 作者: 古鏡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題記:文化造就了人類的思維方式,思維也會反過來影響文化的發展。正確的思維方式能使人們看清周圍的世界,認識事物之間的相互關聯,以獲得安身立命之道。錯誤的思維方式卻會使人對世界的認知產生錯位與偏差,導致在虛假的世界中卻自以為真實,嚴重的會使人走向自我毀滅。東西方的正統文化造就了人類正確的思維方式,所以才有了幾千年的文明成果。而在今天的中國大陸,中共邪惡的黨文化則造就了很多中國人的變異思維,使他們生活在一個封閉的煉獄裡卻自覺良好;善惡顛倒、黑白不分,在即將到來的大劫前拒絕逃生,殊為可悲。筆者非是什麼思維專家,僅以自己的一點觀察對此作個淺析,旨在拋磚引玉,以喚醒那些在中共迷局中昏睡的人群。

人類的思維有許多種分類,就大的方面來說,我們可以思維把其分為兩種:一為邏輯思維,一為形象思維。邏輯思維主要是在同一層次上,依照一定的原則對事物進行定義、歸納,再從多種角度上進行推理與分析。這種思維方法體現的是一種技術,可以通過一定的訓練來掌握;西方文化主要就是這種思維方法的產物,其思維結構多是平鋪式的,現代的實證科學用的也多是這種邏輯思維。

形象思維則是一種躍進式思維,其不太注重事物表面的一些關聯,而重在對事物本質上的把握。它對事物的理解往往是類比式的方法,體現的是一種藝術,需要人的悟性。其思維一般是同時在多層次、多維度上展開的。這種思維方法也可說是悟道式思維,明一理而解萬象。雖然表面上它有時超越邏輯,但其整體上又是圓融的,可以互證的。東方文化多是這種思維方法的結晶。

相對來說,邏輯思維比較適合於學術研究,但很難突破人類的表面層次;形象思維更宜於藝術實踐,強調對事物本質的把握,但對人的道德品行方面都有一定的要求。這兩種思維方法各有側重、各有所長,有時又是互相交融的,只要方法正確,它們都可以使人對接觸的事物獲得準確的判斷。幾千年來,東西方的文明就是在這兩種思維方式下發展起來的。

然而自近代以來,馬列邪說的興起,造就了一些十分怪誕而荒謬的思維,其表現形式多樣,但相同點卻多是反邏輯與反常識的,本人稱之為異質思維。特別是在中國,自從進入二十世紀,這種異質思維開始氾濫,配合著中共的殖民入侵,佔據了部分中國人的大腦。特別是在中共篡奪政權以後,殘酷的邪教式洗腦把這種異質思維灌輸到了整個民族的思想之中。使得大陸人在遭受地獄般的暴政摧殘下,卻無法擺脫對中共的精神依賴,走不出思想牢籠,即使在中共即將滅亡的今天,依然對這個邪惡的黨依依不舍。

異質思維很大程度上也可以說成是中共黨文化思維,它是靠中共的強化灌輸造成的。其內在結構有三個方面的支撐,即:黨文化語言+變異的觀念+錯誤的信息。而其外在表現即為種種怪誕的思維方法,它們與其內在結構共同構成了一個完全封閉的思維通道,環環相扣,自動排斥與其不相容的其他觀點,把人的心靈圈在這個思想牢籠之中。通過這些異質思維的成功培養,中共六十年來很成功的操縱了大陸人的精神,使他們即使受盡摧殘還認同這個一味殘害他們的魔鬼政權,甚至還對其感激涕零。

異質思維的內在結構首先體現在語言上,中共的黨話不是人類的正常語言,而是一種黑幫語言。它的用詞大部分都是由中共刻意編造出來的,本身就帶有很多邪惡的觀念與信息,只要你使用它就會滲入你的思想意識裡。比如當你說統治階級、封建思想、社會主義等詞時,其背後的黨文化毒素就會起作用,影響你的判斷;因為這幾個詞彙是中共憑空捏造出來的,在現實中根本沒有對應,它的語義也是中共加進去的。。

而中共黨話的語法結構很多都隱藏著中共式的流氓邏輯與荒唐的推理方法,人們說多了就會潛移默化的習慣了這種流氓邏輯與腦殘式推理,並加以運用。比如中共的剝削理論、剩餘價值理論、共產主義理論等等,都是用無法用邏輯來推演的,只是用一大堆黨話堆積出來的文字垃圾;但被中共強行灌入中國人的大腦,逐漸滲入他們的語言中樞。語言是思維的工具,用中共的黨話來思維就像戴著墨鏡看世界一樣,世界永遠都是偏離真相的。

其次大部分的中國人是生活在被中共封閉的信息監獄裡,除了一些身邊親歷之事外,大部分的關於社會、歷史、時事、宇宙等信息都是中共喉舌灌輸給他們的。而這些信息是中共有選擇的讓他們知道的,目的是為了誘導他們的思維方向。比如前段時間發生的陳光誠事件,中共打死也不會告訴老百姓事實真相,只是就這事件來煽動糞民們的反美狂熱。對於民眾而言,用錯誤的信息永遠也不會推導出正確的答案,只會被中共輕易的蠱惑。

再有就是中共的洗腦使得許多人形成了固有的觀念,這些觀念有的是與相當偏執的,或根本上就是邪惡的。外部世界對人而言是無限的,而人的認知總是有限的,所以人要保持一種謙卑,才能不斷的提升自己。但許多大陸人卻總是把自己的觀念當作人生信條一樣絕對化了,一旦其接觸的外部觀點與其觀念不符時,他們往往會輕易的拒絕,而根本不去考慮其是否有道理。比如無神論、進化論,唯物主義等等觀念,使他們總是對信仰、修煉之類持排斥態度,對於法輪功真相,他們也常抱著搞政治的觀念而不看不聽不信。

黑幫式的語言、錯誤的信息、變異的觀念,在這種思維結構的支撐下,大陸人要想正確的理解世界,幾乎是不可能的;再加上他們被中共灌輸的種種思維方法,共同組成了一個思維的怪圈,使這些人頭腦僵化、異於常人。與正常人比較,他們的言論大多是強詞奪理、不講邏輯、互相矛盾、思維散亂、自欺欺人、野蠻霸道、死不認輸等等。其思維方法常見的有:

以偏概全式的極端思維

把一個事物的局部無限放大,然後當作整體來批判,或是緊盯事物的一點而無視整體,這種思維也可叫鑽牛角尖式思維。它總是使人對事物的認知陷在一個狹窄的範圍裡,一葉障目、不見泰山;或是鑽入牛角尖中、自縛其心,從而遠離事物的真相;有的則是主動用顯微鏡看缺點,用透視鏡看優點。

許多人對中華傳統文化的負面認識,就是這種思維的結果。比如魯訊遇到了一個庸醫亂疹,就會對整個中醫大肆批判;看到一個腐儒,就說傳統文化如何如何腐朽。歷史上那麼多的大醫學家、那麼多的志士仁人在魯訊的眼裡好像都是空氣。提起中華文化,有的人總是盯著歷史上的什麼太監、殉葬、宮廷內鬥等等說事,而對儒、釋、道的核心理念視而不見,對歷史上無數的忠孝節義充耳不聞。

引申歪解式的逃避思維

把一個命題隨意歪解或引申,然後作一番評論,掩蓋了問題的實質,或模糊了問題的焦點。當你明明說的是A時,他總會以引申出B來回應你。這種思維方法能使許多人藉以迴避對邪惡的批判,以獲得自欺欺人式的心安理得,孰不知邪惡的東西不會因為你無視它就放過你,最終受害的還是自己。

比如你如果以美國政治的優點來對比中共政權的荒謬,有的人就會回應說:美國這麼好你到美國去就是了(問題是中共的邪惡政治,而非什麼到不到美國去)。你說中共政權的滔天罪行,很多人就會說:歷朝歷代都這樣,哪個政權都是如此(且不論是否哪個政權都如此,問題是罪惡應不應該去譴責)。你跟某些人說退黨保命,他們就會說:我不參與政治(問題的核心是你要不要命,而不是搞不搞政治)。這種驢唇不對馬嘴式的回應,本質上是一些人對中共的恐懼或對正義的淡漠,內心主動圈縮在黨文化的牢籠裡,即使是面對生死抉擇也不敢跨出一步。

以己度人式的唯我思維

這種思維就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理解一切事物,或是把自己對世界的理解與認知,當作絕對的標準去衡量事物,凡不合者皆是迷信、不科學云云。哪怕你說的是無可辯駁的事實,他也會睜著眼睛反對。這些人的頭腦裡只有中共給其捏造的一根經,真的感覺到自己真理在握,無所不懂。對一些超出自己知識範圍的事物不但不謙虛探求,反而是大加嘲笑,遺笑大方。

我們也可稱這種思維方法之叫井底之蛙式思維,他們對許多未知問題的態度往往就是不相信、不可能,或者是破口大罵。比如你一說到外星人的真相,他就會以人類現有科學的一套標準大談如何如何的不可能;你一說氣功中的神奇事例,他都會把你當作怪物;法輪功只是揭露中共的罪惡,在他看來就是要奪權;你說天滅中共,他往往會笑掉大牙。所謂「下士聞道,大笑之」;其頭腦裡充斥的多是中共的邪教式偏執與狂妄,阻擋其接受真相。

主觀臆斷型的想像式思維

這種思維不是靠嚴密的論證來解釋事物,而是用自己的想像來任意編造事實,然後發揮一通,以達到其想要的結果。它時常是把自己的論斷當作公理,然後利用它來證明自己的一套歪理邪說;或是先確定一個結論,然後再尋找材料來證明,而不是靠詳實的論證來推導出結論。中共對信仰的誹謗,對宗教的詆毀,對傳統文化的歪曲很多用的就是這種手段。很多人也把這種胡說當成了真理一樣毫不懷疑,並如法炮製,加以發揮。

比如中共說神佛信仰的產生是因為古人落後,對自然現象無法解釋,想尋找一種保護而編造出來的。這種論斷就是典型的主觀臆想,完全靠想像來解釋事物。很多大陸人也被這種臆想症傳染,大膽胡說、歪曲事實。比如:中國五千年的封建專制、中國人的幾千年個人崇拜、中國人的劣根性等等論調,常被一些人當作真理一樣到處引用。還有的說:中國文化就是奴才文化、愚民,然後在歷史裡找到了幾個奴才、愚民,就說明其立論的正確。

以黨為尊式的奴性思維

明明是中共六十多年的洗腦與教唆,使得現在的大陸人普遍的素質低下、不講道德、以斗為常,但卻有人把這些罪過都扣在傳統文化或中華民族頭上。明明是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幹盡干絕種種反人類的罪惡,卻總是有人對大法弟子的反迫害大加貶損。對邪惡不置一評,對受害者卻橫豎不順眼;還說什麼「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張狂顛倒、胡言亂語,其邏輯就是中共殺人放火都是為人民服務,老百姓不引頸受戳就是大逆不道。

這種思維的邪惡在於對施暴者視而不見,對受害者大加指責,抱著一己之偏見死死不放。在他們的潛意識裡,中共是不能質疑的,只要中共批判的都是有問題的,中共對誰施暴都是因為受害人自己的原因。把「蒼蠅不叮無縫的蛋」,當作一條普遍原理到處套用,更是荒謬至極。照此邏輯就是:被搶劫的人都是因為自己太有錢,被強姦的女人都是因為長的太漂亮,當年中國被日本人侵略也是自找的。這種奴性思維讓一些人不但自虐成癮,自己甘願做黨奴,還指責那些不願做奴才的人。雖然他們有的也大罵中共,但思想依然是黨的奴才,幹的事都是黨最喜歡的。

非此即彼式的鬥爭思維

這種思維用非此即彼式的、鬥爭式的習慣來觀照事物,從而抹殺了事物的善惡屬性;或者總是以中共的立場與邏輯來看待現實,哪怕其自己也是中共的受害者。恐怖大亨本·拉登之所以能得到無數中共糞民們的吹捧,就是因為其攻擊的是美國,是糞民們刻骨仇恨的美帝。那麼多的人對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無動於衷,就是由於他們認為法輪功揭露中共的罪惡,就是跟政府對著幹,就是一種政治鬥爭。

在這種思維裡,善惡是缺場的、人性是無關緊要的、道義是不存在的、鬥爭是絕對的。所以才有那麼多的大陸民眾對中共的滔天罪行視而不見,還想像式的認為哪個政權都一樣。所以才有很多人自己被中共剝奪了人權,卻對美國指責中共侵犯人權破口大罵。不知不覺中把自己與中共綁在了一塊。鬥爭式思維讓人沈迷於鬥爭的幻像中,把良知忘的一乾二淨。

恨屋及物式的情緒思維

錢玄同:「廢孔學,不可不先廢漢字;欲驅除一般人之幼稚的、野蠻的思想,尤不可不先廢漢字。」陳獨秀:「強烈地主張廢除漢字,中國文字,既難載新事新理,且為腐毒思想之巢窟,廢之誠不足惜。」吳玉章:「漢字是古代與封建社會的產物,已經變成統治階級壓迫勞苦群眾的工具之一,實為廣大人民識字的障礙,已不適應現在的時代。」魯迅:「漢字不滅,中國必亡!」。

以上言論就是民國的一些文人說出來的,他們無疑是中共黨文化的一群鋪墊者。其對漢字的攻擊可謂滿口噴血、妖氣漲天。其思維之怪誕堪為古今一絕。就算是中國當時落後、積弱,其與漢字有什麼關係?照這種邏輯我們也可以說:「水稻是古代與封建社會的產物,已經變成統治階級壓迫勞苦群眾的工具之一,實為廣大人民種植的障礙,已不適應現在」。這種思維讓許多人對事物的認知充滿偏執、片面與顛倒,除了謾罵之外,一無所有。

只問動機式的利益思維

這個世界上每個人做事都有其目的或動機,或是為己的,或是利他的,或是雙贏的;這本是最正常不過的事了。但是對於許多大陸人來說,當你告訴他一件事情時,他們往往並不關注事情本身對其影響,而是你的動機如何,你是否得到了什麼好處、或者是否在利用他。這種思維方法使得他們多是從物質利益的角度思考問題,從而忽視了問題的本質。

當你跟他們講退黨保命時,他們並不怎麼考慮你說的有沒有道理,而是首先質疑你的動機是什麼,或者是你們在搞政治。至於天是不是真的要滅中共,自己是不是真的要保命,他們不一定會認真的思考。他們總是怕別人利用自己獲利,總是擔心自己被人利用,就是不怕自己被中共利用。他們被中共無數次的利用、欺騙,卻很少質疑,就是黨要其發誓獻身他們也多會毫不猶豫,卻對勸善的人滿腹狐疑,這不是善惡顛倒嗎?

條件反射式的觀念思維

這種思維可以說是觀念式思維,其判斷問題一般不用思考,而是其觀念的一種直接反應。而這些人的觀念又往往是背離真相或違背常識的。比如你一說中共不好,他馬上會說你反黨;你一說氣功,他馬上說不符合科學;你一說美國,他就說那是西方敵對勢力;你一說傳統文化,他就說是封建思想。他們被自己頭腦中的錯誤觀念完全控制了,拒絕一切與其觀念牴觸的事物。

人在對事物的認知上有一個弱點,那就是先入為主;其大腦一旦被某種觀念先行佔據,往往就會把這種觀念當作了自己,從而固守不放。特別是中共絕對化的洗腦灌輸,更容易使其觀念根深蒂固,日久天長,在頭腦中形成智障、頑疾,阻礙人去接受真理。所以兩千多年前的莊子曾說過:曲士不可語以道者,束於教也。在當下,許多人正是被馬列魔教的教義束縛了心靈。

偏聽偏信式的盲從思維

大陸民眾多會有三種盲從:一是盲從多數,二是盲從權威,三是盲從喉舌媒體。這種盲從式思維其實就是不思考,或者是無腦式思維。眾多的人怎麼說他就怎麼說,權威怎麼說他就怎麼聽;喉舌媒體怎麼說他就怎麼信。這種盲從也是黨文化灌輸出來的,中共的教育從來不啟發人思考,而是叫你背現成的答案;這使得一些人習慣了放棄思考。他們讀書時盲從課本、老師,工作時盲從上級,信息上盲從媒體。

很多人根本就不瞭解傳統中國,但卻大談中國的歷史是如何的黑暗;許多人從來就沒去過美國,也沒有接觸過美國人,也沒受過美國的傷害,卻對美國咬牙切齒;有些大陸人基本沒有看過法輪功的書,也沒煉過法輪功,更沒接觸過法輪功學員,卻不妨礙他們仇恨法輪功。這就是大陸人的盲從思維,盲從使他們與真相隔絕,也使他們輕易被中共煽動、與善為敵。

結語:所有這些黨文化的思維方法就像一條條思維叉道,把人們的心靈引向幻境。它使無數的中國人有眼睛卻看不到危機,有耳朵卻不想聽真言,有雙腿卻不願尋找真相。因為他們自以為知道了真相、看清了世界,其實不過是中共給他們製造的末世迷局。在今天這個新舊世界的交匯處,再錯一步即是無底的深淵,而這些異質思維無疑就是把生命推向深淵的迷藥。唯有堅守我們的道德、良知,以道義來衡量一切,才能走出這個思維的怪圈,邁向生命的真境。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