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子沛:中國人現在缺什麼?

2012-06-06 13:20 作者: 塗子沛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列印 特大

6月3日,週日。南方電視臺的記者李佳佳在出差途中,驚喜地發現白雲機場的國際出發廳新安裝了蘋果手機的充電埠。她把自己的手機插上去充電,然後坐在兩米開外的座位上等待。沒想到在十分鐘之內,經歷了幾次驚魂:先後有兩人想把手機"順"走,其中一男在繞臺三圈之後,絕然出手,但李佳佳眼明手快,縱身躍起,早他0.1秒按住了手機。兩手相撞、四目對視,李佳佳在其微博中描述:「他‘哦’了一聲閃人了」。

李佳佳的微博圖文並茂、生動形象。令我想起了在美國的一些類似經歷:曾經不止一次看到街邊的台階上有手機,路人穿行,但就是沒有人拿,躺在那裡靜靜的等著失主。有一次自己掉了的手機,也被別人送了回來。我也相信,一些看上去微不足道的小事,其實可以反應一個社會的大體的道德水準。時下的微博,每天打開都是亂象叢生,各種負面消息的底線,一個比一個低。我不禁感嘆說,我們中國人,現在是不是特別缺「德」?

有網友立刻接過話頭,質問我說,你說得是真是假?他建議我在美國做個實驗,拍下來給大家看看,以證事實。巧的是,美國恰恰是個行為研究的大國,各種社會調查、田野研究非常發達,這種視頻其實不需要我去拍,網上就可以順手拈來。

先從近的說起,今年3月21日,為了調查經濟蕭條有沒有導致人們的道德水平下降,美國廣播新聞公司(ABC NEWS)在紐約市布魯克林區做了一個實驗。他們把一張50美元的現鈔和一張700美元的支票夾到一起,丟在路邊,並用隱藏的鏡頭實拍路人撿到之後的反應。實驗進行了一天,共有7個人「成功」入鏡,其中5個人立即把撿到的現金和支票送到了附近的銀行,這其中,有公共汽車司機、失業人員,還有送外賣的服務員,在電視臺隨即跟進的採訪中,有人回答說「上帝在看」、還有人回答說:「這不是我的錢、不能要」。最後一位走進鏡頭的大媽成了這個視頻的催淚炸彈,她叫Simone,是一名64歲的失業人員,每晚在收容中心借宿,兜裡的7美元現金幾乎就是她全部的財產。她也居然推門進了銀行,請工作人員代尋失主。當記者含著眼淚問她為什麼不把錢留下的時候,她說:她的生活確實艱難,但她媽媽從小就告訴她,永遠不能偷竊。Simone大媽的故事感動了很多人,ABC NEWS後來甚至為她設立了捐款專線。

2007年年初,另外一位研究人員做了一更有心、更週全的實驗,他把一個裝有現金、購物劵以及身份證件的錢包,丟在了街道、停車場、餐廳門口等等不同的公共場合,抓拍了一百人的反應,並把現場的視頻、撿到錢包的人和他聯繫通話的音頻都公布在WalletTest.com的網站上。根據他的統計,一個月之內,74個錢包被原封不動的送了回來,這74個,還不包括錢包和證件送了回來、現金或購物劵丟失的情況。
其實,類似的實驗一直在做。再說早一點,2001年美國的《讀者》雜誌甚至做了一個跨國實驗:在全世界33個國家丟了一千多個錢包,以檢驗每一個國家人民的反應。實驗結果是,挪威和丹麥並列第一,100%的錢包都被送回,新加坡第二,送回率為90%,美國的送回率67%,日本70%、韓國70%、印度65%、巴西60%,中國香港排名倒數第二,只有30%。中國大陸沒有參評,但我們稍加思考,自己的位置是不是就能心知肚名?

從以上3次實驗的結果可以看出,美國拾金不昧的比例比較穩定,都在70%左右波動,實驗結果的一致性,說明其結果是可以信賴的,也說明美國的道德風氣並不完美、也不是全世界最好的。事實上,我在美國生活,偶爾會聽到用槍頂著腦袋搶劫的惡性案件,美國超市裡的偷竊現象,也一直令商家頭疼不已,這個社還很不完美。但我們考察一個社會的道德風氣,看得最多的還是離我們最近的、最大眾、最普通的、類似李佳佳的故事和經歷,而不是極端的個例。她的經歷,發生在機場的國際出發廳,那裡的人群,在概率上是要歸入精英群體。但李佳佳的驚魂,從跟貼來看,並不是偶發的特例。南方電視臺的編導徐靜在評論中說:這種充電口,她也用過。「可我沒你淡定,我都是守在那裡,眼睛不眨的」。如果一個社會,在機場的國際出發廳都必須彼此提防到這種地步,那我們是不是缺了什麼?該不該感到悲哀?

李佳佳的故事,其實還沒完。8個小時之後,她抵達日本成田機場,接著去充廣州沒能充完的電。她發現成田機場也有類似的免費充電臺,但4部手機靜靜地躺在那兒,主人一個不在。又有網友在李佳佳的實拍照片下留言說,這個對比,沒意思,日本的機場有鏡頭監控。還有人說,「試想當你需要花一個月的薪水去買一部手機的時候,它的珍貴性就來了」。也有朋友評論我的微博說:中、美兩國的這種差距,是社會發展的不同階段造成的。這又引出了一個新的話題:美國人、日本人的道德水平較高,是因為那裡的人民不差錢;中國還是發展中國家,人窮志短,道德風氣差理所當然。這個邏輯有沒有道理?一個社會的道德風氣是不是由經濟發展水平決定的?其實,這個問題已經相當「陳舊」,古今中外的學者對此有更多的研究。但我留給諸位看官來做結論,因為我實在擔心,這邊嘴一開,那廂立刻會有人要我去埃塞爾比亞的街頭,再拍一段視頻回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南方都市報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