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溫習圍剿血債派大盤已定,進入收尾(圖)

2012-06-07 07:12 作者: 邢仁濤

手機版 简体 10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胡錦濤 溫家寳 習近平
(看中國圖片庫)

如前文說述,當人民日報罕見發文警告軍隊不要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來鎮壓人民的時候,張德江和周永康血債派妄圖利用軍隊鎮壓重慶萬盛區民眾的陰謀也就被揭穿了,那麼即使張德江、周永康不顧後果繼續進行搗亂時局也會因為事先責任後果已經劃分明確,讓胡、溫、習很容易切割鎮壓血債給張德江血債派,張德江很可能會因此在重慶就被人頭落地以平民憤。畢竟當陰謀變成了陽謀的時候,對於大權在握、執掌軍權的胡、溫、習那就太容易處理了。

當然如果我們跳出來,站在更高角度來看待中國政局,卻不難看出,胡、溫、習三派聯手圍剿血債派的大盤已定,處理血債派、洗清自己的工作進入收尾階段,其他各派和各地諸侯和官員能表態站隊的時間也所剩很少。

去年年底,胡錦濤在習近平太子黨派幫助下,用軍隊紀委把貪污的江派人馬收拾一把,以貪污腐敗為由,敲山震虎威懾三大軍頭,整理收編還未定;令計畫和賀國強聯手打的王立軍這張牌就收到奇效,王立軍被逼叛逃美領事館,最終交代出薄熙來巨額貪污、殺人、勾結周永康謀反;本來胡錦濤只希望通過清洗一下江派保證自己退下後能安穩保命就足矣,到無大動薄熙來、周永康意思,只希望打幾棒子和稀泥了事,把這些麻煩事推給下一個接班人習近平去處理是胡錦濤的如意算盤;但美國人卻把薄熙來聯合周永康要謀反的消息再一次公開告訴習近平,讓馬上要掌權的習近平不得不鐵血處理樹威以便震懾其他謀反的人保證政局平穩過渡,畢竟還沒有掌權就被人設局謀反,對於任何一個國家的太子來說都是很丟人、很損權威。而溫家寳作為中國的改革派、良心派的代表早在幾年前就多次提出清算凶手薄熙來、周永康這些血債派,給被抹黑鎮壓的法輪功、六四平反,順應民意進行政治體制改革。

所以王立軍叛逃並泄露血債派大量活摘器官販賣的事給美國,而薄熙來和周永康正在謀反的消息泄露,這一系列事件最終導致讓猶豫的胡錦濤和良心的溫家寳、等待的習近平三派決定徹底聯合起來清掃血債派已圖自救,也是保證政局的平穩過渡。

因此才有了,溫家寳剛發表公開講話,第二天就把薄熙來撤職,而隨後4月習近平親自和令計畫一起當面宣布抓捕薄熙來震懾小鬼。同時針對周永康血債派的各種小動作,或打或拖或掩,幾派聯合抵抗血債派的反撲。三派聯合的情況,在當前中國政局裡就形成了一股強大的政治清掃力量。到目前為之自上而下的清理血債派、收拾畸形政法委的工作也就基本快完成了,只是本可以提前抓捕周永康,避免不必要的過多震盪和噪音。

胡、溫、習首先實現削減分散周永康的過大的權利,並通過中紀委調查周永康來牽制;而各省也因此把政法委書記或換人或削權或切割,逐步化解周永康嘍囉搗亂的潛在因素;到上月底,廣東汪洋的廣東21地市政法委書記均不兼任公安局長;而江澤民的姨外甥吳志明不再擔任上海常委也是更加表明著:各省、地市級別的政法委的消權、換人也在收尾中。

其他各路諸侯在胡、溫、習三派的強大壓力面前,尤其是對於下一代領導人習近平要洗刷自己被謀反的恥辱並建立自己權威的需求下,各路諸侯除了表態效忠外也基本無大異。目前大局已定,各路人馬爭而食之周永康、政法委、血債派,並依此來向胡溫習表忠、站隊的雙贏局面也已呈現。

而軍隊方面,其實也就剩下幾個將要下臺、失勢的梁光烈在蹦達,他勾結菲律賓炒作黃岩島,妄圖通過戰爭轉移胡溫視線,最終保下薄熙來、周永康,甚至妄圖進一步奪權。可惜最終也被識破。而胡錦濤的解放軍報則連續要求軍隊必須聽從軍委主席胡錦濤的指揮,高壓下使軍頭們紛紛效忠。知道了可能軍變的消息情況下,胡錦濤利用軍委主席的權利整肅控制軍隊已經使能軍變的係數降低到很小。而太子黨習近平又從太子黨角度在另外一面控制著軍隊,其夫人彭麗媛少將升任解放軍藝術學院院長一事也在輔證大局已定。

而最近雲南省陪著薄熙來餵海鷗的兩位副省長羅正富、副省長曹建方最近被辭職又是一個標誌;壯碩的成都軍區副司令員阮志柏5月在北京死去或也顯示出參與了薄熙來謀反的下場;而幾名將官內部撤職之說也進一步證明胡派和太子黨派習近平聯手清理的動作。

而至於最高層,江澤民成了植物人在等死已成定局,人人皆知;而政治局裡的其他人馬,賀國強通過抓捕薄熙來已成功站隊;賈慶林通過拚命打薄熙來討好過去的同僚習近平、向胡錦濤投誠也已站完隊;李長春深陷cctv焦利貪腐淫亂醜聞;吳邦國其實前幾年早就在擺脫江派色彩。

而江派剩下的能用的兩張牌也就是張高麗和張德江,張高麗在廣東、山東的貪污名聲已臭,江澤民不得不把張高麗重新安排在天津,與其說是要發展,還不如說是讓其監視江澤民的政治對手天津幫李瑞環的動靜,而李瑞環在天津的力量讓張高麗無大動作的可能,最多也就是個自保罷了。

而張德江因為深陷723溫州動車醜聞,不救人卻指示砸毀車廂的他在民間已經是臭名昭著,而目前更是陷入在薄熙來重慶爛攤子裡。翻看張德江的執政歷史,也是「可圈可點」:

2002年爆發「薩斯」疫情,身為廣東省委書記的張德江嚴密封鎖消息,錯失了防範的最佳時機,致使全國大爆發。

2003年,死於收容所的大學生「孫志剛事件」,震驚全國。因《南方都市報》披露案情和「薩斯」疫情,張德江又將《南方都市報》的正副總編輯程益中、喻華峰分別逮捕、判刑。張德江主政廣東期間,發生了番禺太石村村民要求罷免村官遭軍警鎮壓;以及汕尾東洲村武警開槍屠殺維權村民,造成多人死傷等血腥事件,當地民眾發起「驅張運動」。

2005年張德江率團赴澳洲,被法輪功學員以酷刑罪起訴,告上澳洲紐省高等法院,和薄熙來因為血腥迫害法輪功被多國控訴酷刑罪而丟掉商務部長職位、下放重慶一樣,張德江其實也已失去作為國家領導人乾淨身底的資格。

2009年,涉及上百億的深圳航空收購案黑幕曝光,深航幕後老闆李澤源被扣留調查,而張德江是李澤源的大後臺,江澤民的情婦宋祖英則是深航代言人,她的妹妹宋祖玉一度擔任深航董事。

所以從去年溫州動車事故後到被流放到重慶來看,高層基本是拋棄了這個人民公敵級別的張德江。而今天流放到重慶的張德江不但沒有抓住最後機會從新站隊,還撤換胡溫人馬、大用江派人馬,繼續鎮壓,現在更妄圖通過攪亂政局、血腥鎮壓民眾來上位,可惜又被汪洋的一篇人民日報警告軍隊別被人利用的文章而釘住了。即使張德江真的要血腥鎮壓民眾,也會被胡溫習殺頭向人民謝罪。

所以血債派江派剩下的這幾個人基本也都被廢掉,血債派大勢已去,人心渙散,四面楚歌,已陷入十面埋伏之中。胡、溫、習圍剿血債派大盤已定,穩操勝券,開始進入收尾階段。到這時候,應該「更催飛將追驕虜,莫遣沙場匹馬還。」,因為越最後也可能越有點驚險鏡頭,狗急跳牆的周永康只要沒有被逮捕法辦就可能會繼續搗亂,但怎麼搗亂也都只是在消耗它們所剩不多的資源,從而加速血債派的滅亡。

胡錦濤六一前玩擊鼓傳花本是給習近平的表達善意安撫各派,卻讓血債派周永康看到了其優柔寡斷的一面;因此才有了一天後,血債派控制的海外明鏡網、博x網同時出現大篇幅、大力度的抹黑胡錦濤陣膽令計畫,妄圖攪亂胡派陣腳、離間習近平的反撲舉動。在我們分析出《令計畫被抹黑,周永康到死期》的評論後,周永康才不得不更換口徑,試圖降低這次失敗的抹黑行動產生的巨大反作用力。而這次重慶血債派張德江妄圖血腥鎮壓民眾的事情再一次證明他們是唯恐天下不亂,但也反證出血債派已到無牌可出、無人可用、無路可走的可憐地步。而對於胡、溫、習來說,政局上的四處止謠平亂只是治標,要治本就立即抓捕周永康血債派,除惡務盡。

綜上所述,周永康血債派雖失勢,在當前大局已定的情況,胡、溫、習也絕對不能鬆懈和有放虎歸山的東郭之舉,暗殺、軍變之說也不得不防。胡、溫、習只有盡快行動逮捕一再謀反動亂的周永康,洗刷冤案,安撫民心,才能平息亂象,保證政局的平穩,也才可以讓自己有機會進入下一步。而這清洗自己的自救時間真的不多了,還請抓緊時間吧,歷史從來就不等人。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