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狠歌 ——六四第二十三年祭

2012-06-08 09:32 作者: 辛杯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秦皇重權思霸國,御宇多年腐更濁。
民主學運初長成,湧在高校勢英卓。
天生愛國難自棄,一朝擾動君王郭。
振臂一呼百應生,京城深宮亂脈搏。
一九八九春夏交,耀邦逝世風蕭蕭。
學生悼念漸擴大,數日演成示威潮。
群眾高呼反官倒,自由、民主聲聲高。
當權態度分兩派,僵橫、開明各異標。
勵之賓雁紛中靶,貪腐橫行亂漲價。
政府收糧打白條,大批工人下崗罵。
開放使人懂外界,光明原被描黑夜。
民主人權志士倡,呼喚蔚藍有《河殤》。
胡爺寬容護進步,奈何元老讒耀邦。
學生悼胡聚天安,《七點建議》呈衙前。
要求重評胡功過,解除報禁自由言。
數十萬人通宵坐,面對冷漠罷課宣。
黨報社論狠論斷,「旗幟鮮明反動亂」。
學生開始絕食潮,紫陽會見戈巴喬。
明言老鄧垂帘後,自己虛名一把手。
李鵬責趙助翻天,僵派狠定施戒嚴。
紫陽遞交辭職信,「無法執行戒嚴令」。
凌晨突然探廣場,鞠躬、道歉勸退盡。
鄧拔書記江澤民,軍隊開始向城侵。
《文匯》港報破天荒,「痛心疾首」開天窗。
京港百萬大遊行,湖南三傑出手驚。
顏料臭蛋擲毛像,余、喻、魯君永留名。
六三天黑清場始,二十萬軍垂醜史。
全副武裝屠赤手,掃射聲聞「法西斯」。
六四凌晨廣場圍,帳篷營幕碾成灰。
人群響起國際歌,「血腥鎮壓」聲震碑。
學生開始全外撤,民主女神裂橫飛。
杜憲黑衣播央視,語調沉痛神態滯。
大隊坦克次日進,英雄出現王維林。
正面阻擋無懼色,繼爬炮塔勸士兵。
料被便衣騙離走,從此豪傑杳無音。
公安通緝民運人,千百志士暫隱身。
「黃雀行動」香港起,營救忠良出危沉。
各國政府再聯絡,安排接收眾精英。
當局狠令大清算,殺、捕、撤職恐怖深。
楊尚昆語外媒報,死者超過六百名。
袁木答問人齒冷,鎮壓竟「未死一人」。
天安母親訴年年,道歉賠償贖罪愆。
臺稱「六四不平反,兩岸統一不可談」。
紅朝表面變調多,「暴亂」、「動亂」改「風波」。
誘人遺忘禁提起,惡煞換裝狼外婆。
內外維穩大擴張,「壓倒一切」布網羅。
秦皇由來嗜「狠」久,赤旗舉起奪冕旒。
戰爭死亡千百萬,建政虐殺斗不休。
炮灰入朝驅搏美,「寧死三億」氣如牛。
飢荒階斗亡半億,官報日日「躍進」謳。
人估白骨八千萬,華夏割「命」世無儔。
天下乃是老子打,要坐江山萬千秋。
長狠奈何遭長恨,種瓜總是有瓜收。
改革開放雖懷柔,逢到涉「權」仍挾仇。
怕你揭黑辣手下,怕你生疑神經抽。
毛像依舊挂觸目,光誠流放曉波囚。
唱紅打黑遺笑柄,薄、王醜聞傳九州。
暴力維穩竭心計,沉痾叢生膏肓裡。
腐敗貪瀆無法阻,道德淪喪羞國際。
華夏河處再覓「真」?上下左右「假」誘你。
衙、群對立日日增,貧富兩極世驚異。
環境污染癌病滿,衙內出國卷厚幣。
維穩暗夜懸崖駛,自投末路自造勢。
在天永無長「穩」鳥,在地難滅傲霜枝。
「天長地久」幻夢盡,此「狠」面面臨絕期。

(古詩今詠,仿唐 白居易<長恨歌>詩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