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玲第二次公開信 再惹爭議


八九天安門「六四」事件23週年之際,前學運領袖柴玲發表了《我原諒他們》一文,表示原諒當年開入天安門廣場的解放軍,以及當時的領導人鄧小平和李鵬。一文激起千層浪,柴玲因此受到來自各界的嚴厲批評。

針對眾多指責,柴玲又發表了「再談寬恕」一文,解釋寬恕是她個人的意願,「是來自一顆被耶穌的愛而轉化的心」 ,並在文中多次引用《聖經》原文支持自己的觀點。

然而,柴玲的解釋並未能讓大家滿意。

六四事件非關個人信仰

作家徐水良在《駁柴玲〈再談寬恕〉》」一文中指出, 六四是一個公共問題,是國事,事關國家公權力暴力鎮壓的問題。柴玲通過公開信發表對國事的看法,造成了廣泛影響,所以不能稱之為個人信仰的私事。

維權聯盟電郵組的亦虹也提出疑問:柴玲即使認為自己的想法是對的,是不是就應該如此向媒體發布呢?她舉例說,那些在六四中失去親人的父母,妻子,丈夫,兄弟姐妹,在六四紀念日,得到的不是原天安門廣場總指揮的安慰,不是政府的道歉,不是經濟賠償,聽到的卻是對獨裁者殺人犯的原諒。他們會是甚麼感受?他們此時應該得到的,是愛和關懷,而不是任何別的東西。

六四屠城後,在上海抗議屠城的孫寶強被秘密逮捕並被判刑三年。她在《柴玲,你沒有資格說‘寬恕’》一文中,描述了自己這麼多年來的悲慘遭遇,特別是由於政府的持續騷擾,不得不撇下獨生子,和丈夫逃到澳洲。她表示,和唯一的兒子天各一方,每一天都在思念的痛苦中煎熬。孫寶強還特別以日前李旺陽「被自殺」一事為例,認為這是六四屠殺的延續,這是屠殺後重複的屠殺,這是變本加厲的屠殺,這是窮凶極惡的屠殺。

宗教並不能支撐柴玲觀點

作為一名基督徒,亦虹不希望柴玲的說法引起非基督徒朋友的誤解。她認為,基督教界始終有向極權投降的傾向,但那是基於人的軟弱和人的罪性。人的自由和尊嚴的源頭是神。極權統治是毀滅人的自由尊嚴乃至人的生命的殘酷機器;極權政府是我們所有人,不管是基督徒還是非基督徒共同的敵人。

亦虹同時表示亦不能同意柴玲關於寬恕的說法。因為鄧小平、李鵬不僅僅是公眾人物,而且是極權政府的代表。不寬恕,未必是狹隘;不寬恕,並不一定以暴易暴;不寬恕,因為踐踏人的尊嚴,權利,乃至生命的事情在中國每天都在發生;不寬恕,因為我們沒有權利寬恕。

六四遺孀許力平也在網站上發帖表示代表死者和家屬談談感想。作為一名天主教徒,許力平表示,宗教信仰或基督信仰的最大魅力是人類道義標準。一種違背人類道義的信仰、或言論、或舉止和引發的戰爭都是反人類的。
許力平認為,導致六四血案的主要責任者應該在政府。一種正義和真理的堅持,需要很多人的共同努力和不偷換概念的信仰作為基礎。一個人的話,尤其不太合乎邏輯、情理或違背人類道義和信仰的非理智誤導,可能會增加受眾點擊率,同時也引導人們進入一種理性思考:人們應該堅持甚麼?原諒甚 麼?

鎮壓未停 正義不止

孫寶強通過親身經歷指出,屠城後,有多少鮮活的生命被碾成齏粉,有多少抗暴者的家屬,生活在精神和經濟的雙重痛苦中。死不瞑目的英靈;失去孩子的父親母親;大屠殺中的傷者,殘者,病者,株連者,迫害者,還有那些因六四判刑而失去退休金的垂垂老者……23年來,迫害一分鐘都沒有停止過,鎮壓一分鐘都沒有停止過。

亦虹認為,人若要得救,必須先自己站出來,對他每一種行為單獨負責。宗教中強調的是那超越時空生死亙古不變的公義,亙古常存的慈愛。而這種公義、信實、慈愛,正是人們面對惡勢力不能低頭的緣由。

原標題:柴玲第二次發表公開信談寬恕 再惹爭議

来源:新唐人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