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哥老王的故事(組圖)



6月8日,老王想到廣州市交委反映意見,工作人員攔著不讓進。


6月15日,老王來到白雲機場停車場乞討,希望得到同行的幫助和支持

6月15日,的哥老王原本約好要跟龍的出租車公司談離職後的賠償,由於廣州市交委領導臨時爽約,老王遂穿著寫有「的哥老王」字樣的白恤衫,前往廣州白雲機場北停車場乞討。

這已經不是的哥老王第一次乞討了。舉報「茶水費」一年來,老王飽受挫折:車沒了,人殘了,飯碗丟了。實際上叫老王「的哥」並不合適,他已經從的哥變成一名無業的殘疾人,頗有些「窮途末路」的味道。

廣州交委、龍的公司,對老王賠償工作的「誠意」,也被參與事件協調的人所詬病。相關部門查處「茶水費」越來越無下文,「茶水費事件」也慢慢演化為「老王事件」。

在網上甚至有人說:在廣州,做好事的,有兩種情況,一種是「托舉哥」,一種是「老王」。

這話聽起來別有一番味道。

機場乞討 要吃飯,要臉面

「老王,今天演講的主題是什麼?」

白雲機場北停車場上,停著幾百輛排隊等客的出租車,天氣炎熱,司機們為了省錢沒開空調,三五成群站在車外,或抽煙,或閒聊。老王坐在一個台階上,枴杖放在身後,乞討的紙箱放在面前。身上穿的那件白恤衫上面,寫著曾經廣州響噹噹的名字「的哥老王」。

「今天演講的主題是,氣價上調,的士司機負擔不起,而茶水費一直沒有取消。」老王大聲回應。剛開始,司機們都站得離老王有些遠,不大敢靠近,大部分人臉晒得通紅,一言不發。

一些膽大的司機湊到老王的面前,指著他的衣服,「還的哥呢,氣價漲了這麼多,現在開的士的都是轎夫。」隨後司機們就聊開了。

「茶水費,現在還有。公司哪有空餘的車立刻給司機開的?都要排隊等候。這個時候,就需要茶水費。沒茶水費,車永遠輪不到。」司機們七嘴八舌說,這筆喝茶的費用一般是一萬至兩萬。

「我在人生路途中,做了一次大好事,不僅沒有獎品,卻受到打擊傷害,誰能理解?現在要飯也是無奈,人都有一張臉,是社會(逼得)……」老王這樣解釋為何落到了乞討這一步。

陸陸續續,一些司機開始往老王的紙箱裡丟錢。一個大個子司機掏出一疊零錢,抽了一張20元,放在老王的紙箱中。「老王舉報這事,是正義的事情,要支持。」大個子司機轉身向著圍觀的人,又大聲補了一句,「哪像你們,只敢在私底下亂噴。」人群裡一陣哄笑。

「記者同志,你看看我們氣價這麼高,每個月四五千元收入,社保又要自己交945元,負擔實在太重,快做不下去了,能不能向上面反映下?」一位司機扯著記者的手說。

另一位穿著整齊的司機說,「出租車行業的問題,我們一直都有反映,但是有誰知道?還是老王好,說一說話或者做一件事,所有人都知道。」

記者採訪完,坐上一輛的士返回市區,這個四十多歲、臉膛黝黑的司機說,他也在思考老王的遭遇,「老王舉報茶水費是好事,不過太操之過急。好事沒做成,還砸了自己的飯碗。做好事也是有風險的。」

舉報之後 車沒了,人殘了

1968年出生的老王,來自河南省東部的西華縣。這個以「女媧故里」著稱的農業縣,據說早期有三千人在廣州開出租車,比廣州本地開車的人還多。2000年,老王跟前輩老鄉一樣,在廣州開上了出租車討生活。

在廣州的11年,老王幹得很辛苦,但也攢下了些錢,他在廣州按揭了兩套二手房。「房子留給孩子們,想讓他們留在廣州,兩套房都是二十多年樓齡的老樓,都在頂層。」

2011年5月25日、30日,的哥老王做出了驚人的舉動:他兩次到廣州市交委客管處,舉報龍的出租車公司和出租車行業「茶水費」潛規則問題,這讓龍的公司和廣州交委「顏面盡失」。老王頓時成了廣州的新聞人物,全城媒體都在熱捧他。

「開車在路上,有很多司機會追上來喊我的名字,問我是不是老王,說我做得好。但人沒紅幾天,後果就來了。」老王苦笑。

當年6月13日,廣州市交委綜合執法局在「例行檢查」中,發現老王的出租車「聘請非編司機」(即司機沒有廣州出租車行業《從業資格證》和《服務資格證》),屬非法駕駛。

4天後,老王所在的龍的公司召開媒體通氣會,指責他聘用無資格證司機、違章等行為。當年7月3日,龍的公司將老王解雇,並且吊銷了他的從業資格證。

一些人認為,交委有「釣魚執法」的嫌疑,「老王剛剛舉報茶水費,交委前不抓後不抓,其他的人也不抓,為何偏偏抓老王?」但交委隨後召開媒體通報會,拿出執法視頻回應老王的質疑,稱不存在專門針對老王的「釣魚執法」問題。

龍的公司負責人則對記者強調:「龍的公司解聘老王,不是對其打擊報復,按照行業和公司規定,老王使用非編司機就必須開除。」

沒有資格證,老王就不能開出租車,他買斷了8年的出租車也被迫低價賣掉,而且,他基本上沒可能去其他公司開車了,這樣一來,老王的生計就斷了。

但就賠償問題,雙方一直沒有達成協議,這也給後續事情打下了伏筆。

「好事做了,工作卻丟了,車也沒了,拿什麼養家餬口?」老王很是鬱悶。2011年7月19日,老王情急之下來到廣州市交委客管處,從圍牆上跳下來,摔斷了右大腿,至今未癒。經鑑定,為九級工傷。

窮途末路 門難進,事未了

「當時我還想著,我做的是正義的事情,他們會給我表揚呢,沒想到會被打擊報復。我想讓出租車行業健康發展,可是卻沒有一個部門幫我,最後還被公司解雇。如果當初我知道是現在的下場的話,我就……」老王說,既然舉報了,也沒什麼後悔的,「只是覺得有些心寒。」

失業之後,為了應付沈重的房貸,老王將自己的兩套老房子租了出去,租金用來還房貸。自己帶著老婆和一女一兒,在天河區一個城中村租了一套一房一廳的房子。村裡很多人都來自河南省,其中不少人是開出租車的。

賠償問題一直沒有落實,成天在家坐吃山空,兩個孩子要養,老王心裏十分著急。「茶水費」事件始終沒有查出眉目,漸漸乏人問津。也益發讓老王覺得,自己現在走的是「窮途末路」。

老王開始了另外一種抗爭之路:帶著鐵鏈去市交委門口靜坐,拄著枴杖去機場停車場乞討。用相關政府部門的話來說,就是去「鬧」。老王出門乞討時,偶爾還會有警車跟著,「警察只是跟著,也沒阻止我。」

一年前風生水起的「茶水費」事件,越來越演變成「老王事件」。老王租住所在地的街道,開始往老王那裡送米送油,安撫老王情緒。轄區警察也頻頻聯繫「老王事件」的協調人員,希望能盡快解決老王的問題。

老王在媒體上露面的機會越來越少,但是,他還有一位忠實的關注者,就是因監督「公車私用」而出名的市民區伯。但對於老王乞討,區伯一直並不支持,「我勸他回來,我不支持他去乞討,這不是理性的做法。」區伯說,老王需要依理、依據,平和地向政府部門反映。

6月8日早晨,區伯和老王相約一道,去廣州交委位於正佳廣場旁的辦公樓,找領導「理性反映訴求」。不過未能如願,在交委大樓前,一平頭男子硬是擋住拄著枴杖的老王,不讓他們進門,連板凳也不讓坐。老王和平頭男子腦袋對著腦袋,對抗了好半天。直至最後,也沒有見到有人出來處理,只是把龍的公司的人喊來,開車把老王拉到信訪部門。

「茶水費還在收,沒有真正打擊。」遭到多次「冷遇」之後,老王說,他現在悟出了一個「道理」,「很多東西都是假的。」

来源:正義網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