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宇航員劉洋入選的根本原因(圖)


2012/06/19/20120619110702410.jpg

昨天,神舟九號發射「成功」。儘管黨媒一片歡唿之聲,但民間卻發出了很多譴責之聲,嘲笑在場的領導人「含笑酒泉」。學者、評論家熊培雲的評論就極具代表性:「國家需要科技國防等方面的發展,但在關注嫦娥之時,更應該關注竇娥。畢竟,嫦娥在今天只是一種被賦予意義的國家想像,她永無止境,而竇娥涉及具體的生命、尊嚴與底線倫理,垂青她的命運才是國之根本。」

不過,本文關注的卻是另一個有趣的話題。此番上天的女宇航員、34歲的劉洋的婆婆在接受採訪時介紹說,兒子和媳婦是在部隊認識自由戀愛的。「當時兩人在部隊同一個部門,都負責宣傳,有共同的追求,兒子材料寫得好,媳婦演講講得好。」2004年,兩人在武漢舉行了婚禮。兩人曾打算要孩子,但因為工作關係,劉洋要北京、武漢兩地奔波,要孩子的事便耽擱下來。「現在媳婦最大的事就是完成神舟九號的任務,下一步希望他們能盡快生個孩子。」

劉洋婆婆的話中,我們可以知道兩個基本事實:一、劉洋從事過宣傳工作;二、劉洋至少在2004年即已成婚,但至今沒有生育。

再來反觀大陸媒體的報導。根據多家媒體披露,1997年劉洋考入長春飛行學院,2001年入黨,同年畢業被分配到廣州航空兵某師。劉洋婆婆所言的兒子和媳婦的相識應是在軍校,從事過宣傳工作也應該是在飛行學院。不過,對於劉洋2001年至2010年正式成為航天員9年間的工作經歷語焉不詳,只是籠統地介紹說其任空軍某師某團某飛行大隊副大隊長,安全飛行1,680小時,被評為空軍二級飛行員,現為解放軍航天員大隊四級航天員,少校軍銜。

至於劉洋在廣州期間是否還從事宣傳工作,我們不得而知。不過,以中共的經驗來看,從事宣傳工作的人都是黨的忠誠份子,或是完全相信黨的謊言,或是內心存疑但依舊毫不猶豫地積極配合黨的宣傳。在筆者看來,劉洋的入選不僅僅在於其專業知識和沉穩的性格,更在於其對黨的「無比忠誠」,即政治過硬。畢竟圍繞「神九」有許多不為人所知的秘密,這些即使對親人也要保密。比如為何登在媒體上的劉洋身穿航天服的照片是與其資料照片PS出來的?為何會有網友質疑劉洋等三人並未升空?……

而從劉洋婆婆的話語中,我們可以感受到她對擁有孫兒的期盼,但此前黨媒的宣傳卻是「我國女宇航員選拔已婚已育的女性,並且是自然分娩」。

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所屬空間技術研究院研究員、《國際太空》雜誌執行主編龐之浩在接受採訪時就表示:「婦女上天的一個重要問題是會不會影響她們的生理。根據國外經驗,如果女航天員上天後,短期內懷孕可能會受到影響,國外也有過女航天員返回地球懷孕後流產或者嬰兒畸形的先例。而如果為規避影響而推遲懷孕的時間,有可能年齡較大而受到影響,因為女航天員本身上天之前要有1千小時以上的飛行時間,飛天時的年齡就已經比較大了。」「因而我國的女航天員都是已婚已育的女性,並且是自然分娩。」

顯而易見,目前入選的兩名中國女航天員都屬於沒有生育,無疑與此前黨媒的宣傳不符,而劉洋婆婆的無心之語也讓報導不嚴謹的黨媒自然十分尷尬。當然,我們由此可以推斷兩種截然相反的可能性,而且至少其中一種是成立的。一、在無法選拔出符合條件人選的情況下,黨就不再考慮太空對女性的生理影響了,這與此前為了保證拿到冠軍、不將親人過世消息在賽前告訴運動員一樣,都是把人性置於黨性之後。而在黨教育之下成長起來的劉洋,也冒著未來的胎兒出現問題的風險,理所當然地接受了這項政治任務,足見其對中共的忠誠。二、劉洋深知這不過是配合中共演的又一場騙局,對於自己未來的生育根本毫無影響。深知宣傳真味的劉洋自然懂得如何假戲真做。

真相究竟如何,我們不妨拭目以待,因為假的總會露出馬腳的。就像當年老百姓看到的壯觀的神五是動畫片,神七、神八的太空倉在水裡冒泡;飛船沒上天,在太空勝利轉了30圈的報導已經出來了……誰又難保這次不出現人無法左右的意外呢?而如果劉洋果真上天轉了一圈,幾年後卻品嚐到上天帶來的後遺症,喜歡孩子和相夫教子的她還會如今天這般的自豪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