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墨人生:知音難覓岳武穆(圖)

2012-07-08 00:51 作者: 許青山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昨夜寒蛩不住鳴。驚回千里夢,已三更。起來獨自繞階行。人悄悄,帘外月朧明。白首為功名,舊山松竹老,阻歸程。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比起慷慨激昂的《滿江紅》,岳武穆的這首《小重山》要低調得多。如果不是事先得知為岳武穆之作,我是不會想到這首清冷中充滿孤獨寂寞之感的詞居然出自一位豪氣衝天的將軍。

深秋的蟋蟀驚醒了將軍的夢。在夢裡,他已遠行千里。這是一個怎樣的千里之夢呢?白首為功名。在夢裡,將軍征戰千里,為功名白了少年頭。莫非他不知歸去?非也。舊山松竹老,阻歸程。若能留得青山在,自然不怕沒柴燒。然而舊山松竹已老,青山松竹何在?何時方可踏上歸途?

眾人皆睡他獨起。寂寞深秋夜,階上無一人。雖已過三更,唯有獨自繞階行,心事無人說。

夜半無人空對月,欲將心事付瑤琴,何處覓知音?唯有帘外月,獨照繞階人。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夢裡白了少年頭,三更知音有幾人?

從這首《小重山》我們可以知道,岳武穆曾在半夜三更獨自起來彈琴,而且將自己的心事都付於這瑤琴了。可是誰聽見了?大家都在夢裡,還沒醒呢。等到日上三竿,大家都起來跟著岳武穆打岳家拳了,自然也就聽不到了。

可見凡事還是講一個機緣。岳武穆沒有專為哪一個人彈琴。誰能在這深秋之夜,三更之天醒過來,誰就能聽見岳武穆的琴聲。睡死過去的,把琴弦彈斷了都聽不見的,那就只能埋怨自己了。

大家平時經常能看見岳武穆練武,卻很少聽見他彈琴的。深秋的蟋蟀再怎麼狂叫都沒幾天了,很快大家都耳根都清淨了。可是沒有這寒蛩不住鳴,驚回了岳武穆的千里夢,他老人家也不會三更半夜起來獨自彈琴吧。所以能夠聽到這琴聲的,或許還要感謝那些深秋的蟋蟀了。

點此在線閱讀【新看點】雜誌七月刊

點此閱讀及下載全部雜誌

新看點7月2012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