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水上冒險小隊登陸俄國被逐出境


莫斯科——很難想像,以下兩群人之中,哪一群人會比較感到震驚:是上週從阿拉斯加出發,穿越白令海峽50多英里冰冷詭譎的大浪,成功抵達俄羅斯的冒險家們;還是俄羅斯的邊防巡邏人員,當時他們正坐在一輛裝甲坦克里,目睹這群不知從哪冒出來的登陸者出現在海岸邊。

接下來的四天裡,這個六人小隊一直被扣押在楚科奇地區的偏遠小鎮拉夫連季亞,直到週三,他們才在一架俄國軍用直升機的監視之下掉頭折返,回到了阿拉斯加。

41歲的史蒂文·莫爾(Steven Moll)是這個六人小組的領隊,來自加利福尼亞州的福爾瑟姆。隊員們曾希望先抵達俄羅斯遠東地區的楚科奇,之後繼續南下5000英里到達臺灣。

他們每個人都駕駛著一艘加拿大龐巴迪公司(Bombardier)製造的2008終極版單人水上摩托艇(See-Doo),該摩托艇的動力為215馬力,攜帶的汽油足夠支撐250英里行程。按照原來的計畫,到達俄羅斯廣闊的東部海岸之後,他們就會在沿岸的各個逗留點買燃料。

水上摩托艇前大燈射出的燈光使俄羅斯邊防巡邏隊進入了高度警戒狀態,這出看似經過精心策劃的驚人表演隨即以碰壁結束。俄羅斯海岸的很多區域都被劃定為軍事禁區。

冒險團的媒體經理查德·達爾貝克(Chad Dalbec)說,「俄羅斯巡邏隊和我們的隊員一樣驚詫。」在冒險團被扣押期間,達爾貝克收到了莫爾發來的簡訊和實時更新錄像。達爾貝克說,「隊員們看到摩托艇前大燈的燈光照射到海岸邊,然後,坐著坦克的邊防巡邏隊就出現了。」

莫爾在推特(Twitter)上說,儘管所有隊員都持有合法進入俄羅斯的簽證,俄方還是要求他們做指紋掃瞄,還把他們關押了四天,理由是他們進入了軍事區。莫爾說他們被關在一座類似體育館的建築物裡。在此期間,邊防人員則忙著把相關文件發往八個時區之外的莫斯科。莫爾用了一個生動的詞「第三世界」,來形容這個顯然技術相當低下的處理過程。

週六,莫爾在YouTube上發布了一段錄像更新。戴著太陽鏡和籃球帽的莫爾在錄像中說,團隊成員受到了良好的照顧,並被帶去參觀當地的博物館。他們的單人摩托艇被武裝人員看護,美國一方能根據GPS追蹤到摩托艇的具體方位。

以往的事實已經證明,對於世界各地意圖前往的旅遊者來說,楚科奇是一道難以逾越的屏障。2006年,一個名叫卡爾·布希比(Karl Bushby)的英國人試圖徒步環遊全球。他穿越結冰的白令海峽抵達楚科奇,因為登陸後沒有到俄方主管機構登記而遭逮捕。週三,俄方解除了對六人小隊的扣押,不過把他們驅逐出境。隊員們隨即拿出炮彈一般的高速,六個小時就穿過了海峽,儘管海峽裡的浪頭可以高達20英尺,乃至更高。

達爾貝卡說,水上摩托艇「如此之渺小,實實在在地說,你必須爬上浪頭,衝破它,然後再滑下去。這無疑是一片危機四伏的海域,以前也有人在此喪生」。

莫爾說,冒險小隊現在的計畫是環遊阿拉斯加,然後穿過西北航道(Northwest Passage)前往冰島。

2011年,這個小隊曾嘗試橫穿白令海峽,不過,由於其中的一艘摩托艇發生故障,他們最後放棄了那次旅程。這一次,莫爾說,等俄羅斯人「走完所有的官方程序之後,雙方握了握手。我們說大家都是朋友,只不過我們必須回家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