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啟東市委書記襯衫被扒

2012-07-31 08:29 作者: 何清漣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最近一個月內,中國發生兩起震動國際社會的維權事件,一在四川什邡,二在江蘇啟東,起因都是為了當地民眾為了保護環境,為自己的生存權利而戰。

啟東在抗議過程中,因為出了一件出彩的事情,即市委書記被抗議者圍住,被強行要求穿上印有「反污染」字樣的T恤,書記拒穿,因而被扒光上衣。就是這一個情節,在一些公知眼中,啟東參加環境維權的抗議者變成了「暴民」,在他們的想像中,這扒光上衣之舉已經被延伸至毛澤東當年在奪權過程中動員農民的「痞子運動」,「踏上少奶奶的牙床上滾一滾」的暴力革命。

萬事皆有因有果。單方面指責「暴民」,並不能澆滅今天中國各地興起的環境維權運動。更何況,「暴政乃暴民之母」,所謂「暴民」從來就是暴政催生出來的產物,兩者有如一塊硬幣的兩面。啟東環境維權抗議活動從訴求到結果,均體現了中國人權利意識的覺醒,這種抗爭具有無可爭議的政治正當性。

按照國家環保部《環境信息公開辦法(試行)》,污染企業應該經過環境評估,生產後還應該定期公布環境監測情況。從現有資料來看,江蘇王子製紙有限公司成立於2002年,所屬行業是石油化工(高污染行業),其合資者是官方的南通經濟開發區總公司(佔10%股份)。該企業生產的產品主要是高檔紙與化學木漿,兩條生產線已於2010年陸續投產。生產線還在繼續擴大。為瞭解決王子製紙集團(南通)有限公司日產18萬噸廢水排放問題,南通市已制訂了開工建設「南通市達標尾水排海工程」的方案,第二期工程考慮將南通、海門、啟東等地產生的達標工業廢水集中起來,通過長距離管道輸送,將處理達標後的工業廢水排入黃海大灣泓水域。該排海工程方案總設計規模日排放廢水量高達60萬噸,排放口擬選址在啟東市塘蘆港東北6公里海域。

以上資料雖然簡單,但已經可以將脈絡理出來:南通經濟技術開發區總公司是官辦公司,因此,日本王子在當地通過環境評估等審批,肯定由前者出馬,自家人審批自家人,在南通市完成的環保評估。

南通為什麼發展高污染產業?除了地方官員的GDP衝動之外,主要是地區經濟落差的因素在起作用。從21世紀零年代初開始,中國在產業梯度轉移的同時,污染也從高到低一級級由發達地區向落後地區遷徙。南通在江蘇省內屬於經濟發展相對落後的蘇北地區,與蘇北地區其他縣市一樣,為污染企業開闢了「黑色通道」,承接了不少污染企業,像日本王子這類由發達國家轉移出來的企業,已經算是污染企業中的「上品」,成為南通地方官的「引資成就」。

啟東市政府的尷尬在於,王子製紙等排污企業並不在該市,甚至未享受到污染帶來的「短期效益」,比如稅收、就業等等,卻要承擔污染的惡劣後果,完全是污染的被動受害者。啟東市政府為何要做這項賠本買賣?只因它屬於南通市下轄縣級市,領導定下的規劃,作為下級只有接受,否則市長、市委書記頭上烏紗不保。

也因此,我理解了網上一些傳聞,比如當地警察同情抗議者。我原來也一直納悶:在啟東人民自發抗議之前,在國內網站上流傳的「日本王子製紙排污,啟東114萬人生存遇危機」一文,裡面關於「南通市達標尾水排海工程」的介紹甚是詳細,這些資料除了內部人或者與內部人有關係者,一般百姓無法看到。

那位被民眾扒去上衣的啟東市委書記孫建華,據國內微博說因維穩不力被免職,開除黨籍。我想說,如果這些真的已經發生,這不是他的恥辱,是這個體制的恥辱,是免去他職務的上級政府官員的恥辱。那些官員本想坐享GDP紅利,又以鄰為壑想將污染轉移屬下轄地,謀劃不成拿他當了替罪羊。他本人不僅不會因那次事件而蒙受恥辱,因為面對十餘萬啟東人民的抗議以及自己的受辱,他並未採取極端行為維穩。如果啟東人民因此而真能讓那個貽害啟東的排海工程停建,孫建華書記即使因此而受處分,啟東人民(包括我)會記住他的理性與被扒光上衣時那「苦惱人的笑」,因為這是他的尊嚴所在。

啟東人民捍衛家園,其實是捍衛本鄉本土114萬人民的生存權的絕地反抗,不僅值得尊重,還值得中國各地人民仿效。中國嚴重的環境污染已經將全國不少原本山青水秀的魚米之鄉變成了生存絕地,世界上現有的幾大類污染,如水污染、空氣污染、固體廢物污染全在中國氾濫成災。政府本來應負保護環境之責,如環境評估、企業環保監測等早就成了政府官員尋租的利益鏈條。說白了,中國各級政府早就是污染企業的放行者與保駕護航者。政府官員們不僅踐踏了自家制訂的法律,更踐踏了哺育他們的土地。從剝奪人民生存權利這點來說,中國政府早就成了人民的敵人。

被逼至生存絕地的各地人民不得不奮起反抗。從各地相繼被政府投入監獄的環境衛士(如太湖衛士吳立紅等)孤獨的戰鬥,到什邡、啟東人民為保衛生存權的群體性抗爭,這是中國人權利意識覺醒的表現,也是公民運動的勃興,與部分知識人放縱想像而引伸的「暴民」、「暴力革命」之間根本不能劃上等號,這些運動比部分知識人的「不合作」更具有積極意義。

我本人其實20多年前就已經很清楚地知道暴力革命的危害,也經常在文章中提醒中國政府,盡快完成政治轉型,扼制腐敗,不要為中國再創造暴力革命的溫床。因為歷史上任何一次暴力革命都不同程度地摧殘了中華文明。但如今中國政府不僅倒行逆施,還視民眾的正當利益訴求為叛逆,人民如果還放棄反抗,只能是等死。民不存,國亦不存。

什邡、啟東等地人民為保護環境而發起的公民運動,正是中國的希望所在。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