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疑的傷亡名單 轟炸上千名非武裝藏民(圖)

2012-08-31 16:00 作者: 蕭雨, 杜林, 昱杉, 詩喬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2/08/28/20120828025043441.jpg
藝術家描繪的大昭寺之戰場景。根據我對大昭寺之戰親歷者的採訪,當時解放軍確實用噴火器點燃了大昭寺附近的民房,因而有熊熊火光。畫面上沒有畫出的是,大昭寺內的藏人投降之時,寺院周圍的民房頂上已經臥滿瞭解放軍士兵,無數支槍口對準大昭寺。(圖片來源:江央諾布博客:影子西藏)

1959:達賴喇嘛出走始末(五)

藏人:炮彈像雨點一樣落下來

李肅:如果說康巴游擊隊沒有進入拉薩,如果說城內的兩千多藏軍沒有直接地對抗解放軍,到底這些所謂的叛亂分子、武裝分子是誰呢?

李江琳:真正有武裝的人很少。有很多是康巴人。有相當多數量的是僧人,也有很多拉薩市民,有些有槍,有些沒有槍。有槍的人到底有多少,我不是太清楚。但是從當時3月10號拍的照片上來看,大多數人是沒有武器的。

李肅:如果沒有武器的人佔大多數的話,怎麼能出來一個拉薩戰役呢?

李江琳:稱之為戰役是對這個形勢的誇張。它之所以說成戰役,給你的感覺就是對方很強,實際上沒有。

李肅:這個拉薩戰役的說法是中國官史說法,是嗎?

李江琳:對,直到現在還這麼說,拉薩戰役。

李肅:那麼官史裡邊說,對付了多少的武裝分子?

李江琳:它說的是7000。

李肅:7000。但是我們現在看到的話,就算是有7000,恐怕大多數人是沒武裝的。

李江琳:對。

李肅:那這場戰役是怎麼打的呢?

李江琳:炮戰。解放軍主要是炮轟,而且用了裝甲車。

李肅:如果說是這樣的話,大炮和裝甲車對付的是沒有武裝的平民了?

李江琳:絕大多數是沒有武裝的平民。

李肅:動用了多少大炮?

李江琳:308炮團在拉薩河的南岸。它是斜對著羅布林卡。它是拉薩炮戰的主力。在轟炸藥王山的時候,據資料顯示是42門炮,同時轟炸的。所以把藥王山上面的那座寺院炸得夷為平地。轟炸羅布林卡的時候是從三個方向打的,三個方向炮轟的。其他的軍隊裡面還有一些小型的炮也都參與。所以拉薩戰役主要是一場炮戰。從藏人來講,他們說我們沒法打。我在採訪的時候他們藏人的一個不約而同的一個形容詞就是「炮彈像下雨一樣掉下來」。

李肅:而且是下雨一樣落在了非武裝的平民頭上。

李江琳:目前為止,我的研究中所看見的死傷最慘重的幾個地點,最慘重的地點是在羅布林卡周圍,特別是在拉薩河南岸。因為當時炮戰從北面、西面和南面三個方向炮轟的時候,南面是唯一的一個逃生之路,渡過河就能逃生。所以大量沒有經過軍事訓練的,也沒有武器的這些平民從羅布林卡的南門奪門而出,大批地往那個方向逃。炮火從南面往北,上千密集的人群,炸的就是他們。這些人被炮火逼回來過一次,然後有些又往前衝。這個地方是一個死傷非常慘重的地區。

李肅:最後的結果是什麼?死了多少人?

李江琳:從官方的資料中,我所看到的數據是死傷、投降一共是5000多人,其中官方所說的是死亡數字是545。我對這個數字存疑。十七個轟炸點,而且是對好幾個地方密集地轟炸,對上千人的集中的地區密集地轟炸。除非大部分炮彈沒有爆炸,否則死亡人數應該不止這個。藏人能夠組織成略微有效的抵抗是在兩個地點,一個是小昭寺,一個是藥王山。藥王山是在密集的地毯式轟炸之前。解放軍往上衝了幾次被山頂上的藏人打退,於是就調了幾十門炮對它進行密集的轟炸。在這之後,像大昭寺,很多地方他們(藏人)沒有打就投降。

李肅:那麼解放軍方面或者是民兵方面傷亡是多少人呢?如果說這是一場戰役,雙方互相應該都有傷亡。

李江琳:60多,不到一百。

李肅:60多人是死亡,還是傷亡加在一起?

李江琳:傷亡都有。

李肅:傷亡加一起60多人。

李江琳:但是實際上,我仔細地看過西藏軍區出版的《西藏軍事志》,後面的附錄裡面有詳細的死亡將士名單。我在這個名錄裡面仔細地查過,查死於拉薩戰役中的人。我查出來的實際上還不到這個數字。

階級鬥爭:沒有贏家的爭鬥

李肅:採訪過程中什麼東西讓你印象最深刻,或者說最想不到的?

李江琳:讓我非常震撼的一個經歷就是講到張經武之死。

李肅:張經武是當時西藏工委的書記。

李江琳:他是達賴喇嘛當時見到的第一個,用藏人說的話來說是漢官。當時他們在亞東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達賴喇嘛十六歲,十六歲還不到。張經武那時候四十多歲,他是第一任中央駐藏代表。達賴喇嘛在他的自傳裡面多次提到張經武。他對張經武的感覺,怎麼說呢,認為他是一個脾氣很不好的人,但是他內心深處可能是一個好人。他(達賴喇嘛)是這麼評價他的。我去採訪他之前,我已經做了很長時間的研究了。其實我研究的一點,我覺得只要有可能,歷史的研究應該有始有終。不僅有始,還要有一個終結。這個事件,它的參與人的命運是什麼。我覺得我不是一個純粹的只關心事件的一個歷史研究者。我還關心人物在事件中的命運以及他們之後的結局。所以我寫到最後的時候,兩本書都有一個後記。後記中都記到了這些當事人的命運。這本書不是寫達賴喇嘛為主,更多是寫其他的、與這個事件有關的各種各樣的人的命運,雙方都有。所以我去見他之前,在採訪他之前,我已經知道誰的結局是什麼。其實我對張經武,我應該承認,我有一種「你看這是報復吧,你這都是報應,當時你們這樣對別人,看看你們自己的結局」。

李肅:張經武實際上最後的結局不好?

李江琳:是最不好的。他是死在秦城監獄的,文革的時候。

李肅:共產黨自己把他給弄死的。

李江琳:對,他的死,到現在坦白說我都認為是個謎,他為什麼會下場會如此之慘。

李肅:你告訴達賴喇嘛這個消息了嗎?

李江琳:我告訴他了,我還跟他一一地講,誰誰誰怎麼樣,誰誰誰怎麼樣。我就講到張經武。講到張經武的時候,我承認我當時的語氣近乎幸災樂禍。這是一種很不好的心態。

李肅:說這是報應?

李江琳:我承認這不是一個很好的心態,但是在我看到了這一切之後,我很難說不流露出一種情緒,這是一種報應。但是我話沒說完,他跟我說:「我知道。」他已經都知道這些事情了。當時他說話的時候,我就看他眼睛紅了,看著他含著淚跟我說了這句話。我當時就極其震撼,我一下感覺到我自己對於歷史抱著一種近乎輕浮的心態。我馬上產生一種自責。同時我也立刻感到一點:這些參與者中,受害者不僅僅是藏人,其實有很多漢人--士兵、包括官員。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也是受害者。他們是加害者,同時也是受害者。所以對歷史的研究,不是僅僅說我站在哪一面,支持哪一面,反對哪一面那麼簡單。這裡面很多人的命運,他們實際上變成了一種共同的命運。這種糾纏把他們自己也糾纏進去了。

畫外音:除張經武外,其他參與西藏事務的主要中共軍政官員也在歷次的政治運動中受到衝擊。

範明,原解放軍進藏部隊司令員兼政委,中共西藏工委副書記。1958年被劃成「極右份子」和「反黨集團頭子」,被撤銷一切職務,開除黨籍、軍籍,並被送到長白山地區勞動改造。1962年,他涉入「彭德懷反黨集團」,被關押到北京秦城監獄。1980年平反,後來擔任陝西省政協常務副主席。2010年病逝。

丁盛,曾任解放軍54軍軍長、廣州軍區司令員、南京軍區司令員,1962年指揮中印邊界戰爭。1977年被指投靠「四人幫」,受到批鬥。1982年被撤銷軍職,開除黨籍。1999年病逝。

譚冠三,原解放軍西藏軍區政委,1966年任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副院長。文革期間被打成「反林彪」、「反江青」的「走資派」,送到湖北「五.七干校」隔離。1978年平反後任成都軍區顧問。1985年病逝。

李江琳:張經武說,西藏平叛是一場階級鬥爭;民主改革是一場階級鬥爭。結果你自己也被這個階級鬥爭吞沒了。這是一場民族的悲劇,其實也是個人的悲劇。所以對它的考察,是遠遠要超過西藏現代史、中國現代史。其實還要對階級鬥爭這種理論本身對人類帶來的巨大的災難有深刻的反思,否則這個歷史就不會終結。

結束語:當年從羅布林卡出走的達賴喇嘛已經在外流亡了半個多世紀。如今,漢藏矛盾仍然沒有化解;西藏流亡政府和北京之間的談判仍然停滯不前;不斷有藏人仍然沿著達賴喇嘛當年出走的路離開西藏,踏上流亡之路。而在西藏境內,藏人仍然在抗爭,自焚、示威。國際社會仍然在不斷呼籲雙方對話,妥善解決西藏問題。西藏的未來向何處去?漢藏矛盾有沒有化解的可能?很遺憾,我們無法給您一個圓滿的答案,但是希望本文讓您對這段歷史有了更清晰的瞭解。(完)

上一篇 1959:達賴喇嘛出走始末(一)
    1959:達賴喇嘛出走始末(二)
    1959:達賴喇嘛出走始末(三)
        1959:達賴喇嘛出走始末(四)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