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少年孔子的艱辛與他的高級遊戲(圖)

2012-09-06 15:30 作者: 劉宴斌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少年孔子的艱辛 與他的「高級遊戲」

揭秘:孔子少年時期的艱辛生活

他是我國春秋時期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教育家;他是我國私學的最早創辦者、儒家學說的開創者;他被後世稱為「萬世師表」、「至聖先師」;他死後被歷代統治者(秦除外)所尊崇,尊奉為王爵,他就是一代聖人——孔子。但是,就是這樣一位影響千古的聖人,其少年時期卻也有過一段極為艱辛的生活。

在講孔子少年時期生活之前,我們有必要交待一下孔子的家世:孔子的祖先可以追溯到商朝的開國君主——商湯。武王滅商之後,把商紂王的兒子武庚祿父分封到原來商朝的中心區域,後來發生了五庚之亂,周公把武庚殺死,把同為商王后裔的微子開分封在該地區來治理殷民,這就是周朝時期的宋國。就這樣,孔子的先人一直在做宋國的國君,直到宋厲公時期,其先人‘弗父何’舍棄君位,禪讓給了宋厲公,才從公室之中分離出來。但就這樣,其先輩們依然在宋國位及高官,數次被任命為輔政大臣。這種狀況直到孔子的第六世祖孔父嘉那兒才發生了變故,亂臣華督發動叛亂,殺死了孔父嘉,孔父嘉的幾個親信攜帶著他的唯一子嗣木金父逃難到魯國。這也就是孔子家族為何由宋國來到魯國的原因。

來到魯國之後,在經過幾代人的辛勤努力,他們在魯國紮下了根。到孔子老爸這會兒的時候,混得還相當不錯。孔子老爸叔梁紇,曾經擔任陬邑大夫有很長一段時間。雖說這座城市不是很大,但畢竟也混了個大夫來噹噹。

後來,由於在攻打宋國的戰役中立有大功,叔梁紇的名聲還曾傳遍了各個諸侯國。但是,爵位也罷、名聲也罷,都不能彌補叔梁紇內心深處那塊陰影——年近六旬的老漢,至今沒有一個健康的兒子,一個自己的繼承人。

為了得到一個健康的兒子,叔梁紇盡了自己的一切努力。他先是娶施氏之女為妻,經過十年的努力,施氏為他生下了九個女兒;眼看施氏沒有生兒子的本事,他又娶了一個小妾,這個小妾先給了他一個驚喜——生了個兒子,後又給他澆了一盆冷水——兒子腿腳不靈便,天生殘疾。

一個立有軍功的大夫,絕對不會允許自己的繼承人是個殘疾人,尤其是腿腳不好的殘疾人。

於是,叔梁紇再次向別人家求婚。這次找到了不遠處的顏氏家族,家中的小女兒顏征在,由於很是佩服英雄人物,所以就嫁給了叔梁紇。這一年,叔梁紇六十六歲。

或許是上天眷顧了一下叔梁紇,在二人祈禱於尼丘山不久後,顏征在就懷孕了。她腹中孕育的正是那後世鼎鼎大名的孔子(當然,這一點她是不知道的)。

很不幸的是,在孔子出生三年之後,叔梁紇就生病去世了。此時,他最不舍的就是自己的的小兒子——孔子。在他心中,肯定有這樣一個計畫:我要把自己所懂的一切都交給自己的這個兒子,包括自己的軍事才能和高超的格鬥技巧。但這一切都已經變成了一個夢想,一個永遠都不可能實現的夢想。

帶著無限的遺憾,叔梁紇離開了。留在世間的,是他那九個女兒、兩個兒子(其中一人殘疾)和三個寡婦。

既然丈夫都已經離開了,那我們也就分開吧。為了更好地照顧孔子,他的母親顏征在離開了先前的那個大家庭,離開了陬邑,帶著孔子一塊搬到了魯國的都城——曲阜。在這裡,孔母一邊給人家做些簡單的家務(縫洗衣服),一邊照顧年幼的孔子。由於自己在母家收到了良好的教育,所以她把自己懂得的道理如數教授給了孔子。當然,這裡面絕大多數都和禮節有關係。

孔子五六歲之後,由於自己是單親家庭,所以玩伴並不是太多(其中原因你懂得)。於是,小小的孔子此時就自己玩,別人都在簡單的玩群體遊戲,而他自己卻在做一些高級的遊戲——演習祭祀(孔子為兒嬉戲,常陳俎豆,設禮容)!

祭祀,這是一個很隆重也很繁瑣的禮節過程。年幼的孔子竟然玩起了這種高級別的遊戲,這在一般人的眼裡可是大為震驚的——小小的孩童,居然會搞這些東西,真是太不簡單啦!

由此看來,孔子的智商要比一般的孩童要高,理解能力要比他們要強。

之後,懂事的孔子在遊玩、學習之際,也常常去幫自己的母親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每當看到母親回家之時的疲憊身影,孔子總會很是懂事地幫母親去做按摩,給母親倒水喝······

慢慢的,孔子體會到了母親的不易,他開始背著母親去外面做事,爭取替母親分些負擔。但是,這是這麼一個七八歲的孩子,他又能做些什麼呢?在孔子眼裡,只要能掙錢、只要自己能夠幹得動的,他從來都不挑。髒和苦,這不是我這個家庭出身的孩子所害怕的。

於是,年幼的孔子幹起了其他孩子所不想幹的髒活、苦活、累活。每當其他孩子吃完飯外出玩耍嬉笑的時候,孔子正在別處幹活。當然,為了怕母親擔心,他總會比母親早些回家。所以,孔子在後來給自己的弟子講自己年少時期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

就這樣,孔子和母親在曲阜生活了十四年。年幼的孔子從母親那兒學到了很多知識:一般的禮節、如何做人、為何要節儉等等。當然,自己從多年的「打工」生涯之中,也學到了很多:如何為人處世、對人要仁愛等等。

但是,就在孔子正感受著偉大的母愛的時候,病魔悄悄地找到了他的母親。孔子十七歲那年,母親顏氏不幸離世,留下了年少的孔子孤獨一個人在這世界上。

母親死後,孔子又面臨著一個很棘手的問題:埋葬母親。

有人說了,到他父親以前埋得地方把兩人合葬不就完了嗎?是啊,孔子也知道,這些簡單的事情對於孔子來說根本就不是問題。問題是,孔子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父親當時埋葬的地方。孔子之前也曾問過自己的母親,可見他的母親也不知道自己丈夫下葬的地方。

有些人又說啦,這不可能,身為妻子的顏征在不可能不知道自己丈夫的埋葬地。但現實告訴我們,她確實是不知道:因為當時有一種風俗,年輕的妻子是不能參加丈夫的出殯儀式的。於是,這就導致了孔子一直到母親去世期間都不知道自己父親的埋葬之所。

年輕的孔子,依照他所知道的禮儀,在家中給母親置辦了一個靈堂。三天之後,他把母親安放在她用自己所有積蓄買來的一口棺材裡。

隨即,那個棘手的問題讓孔子煞是頭痛苦惱:詢問當地人,沒人知道,因為你是在父親死後搬來的;想去詢問陬邑人,可是自己當時搬出來的時候才三歲,不可能記得小時的生活所在地,到處打聽又不太現實。

於是,無奈的孔子把母親的靈柩停放在了五付之衢,他把希望寄託在了所有人身上:希望有知情的人來幫助一下自己。還好,沒多長時間,陬人挽父的母親聽說了孔子的感人事跡,親自趕來告訴孔子他父親當初的埋葬之地。原來,當時她的兒子挽父,曾經參加了孔子之父叔梁紇的葬禮,知道他的埋葬之所。於是,孔子才得以把父母合葬在一起。

這裡需要特意說明的是,整個這個過程,都是孔子一個人在操辦,幫忙的人其實並不多。

埋葬完母親,孔子就開始了為期三年的守孝。就是在守孝剛剛開始不久,孔子又受到了他為人以來的第一次大的侮辱,但他對此事卻沒有任何說法。

就在孔子母親去世不久,魯國的執政大臣季武子,在自己家中舉辦了一個特殊人才招待會。這次宴會,將要邀請的是魯國的「士」。咱們先來看看當時各國的統治階層:諸侯——卿——大夫——士。也就是說,只要你是「士」,就在這個國家有一定的身份和地位。雖說它在統治階層的最下面,但它也有自己特殊的待遇:不用交稅、不用服雜役等等。而且「士」還是統治階層的後備人員、儲備幹部,一旦國家需要招募一批新的管理人員,那麼他們將是被優先考慮的。

咱們再來回看一下孔子的家世:祖先商湯那是天子,後來滅亡又在周朝分封為宋國,西周前期都是諸侯,後來才分離出來,知道華督之亂之時也都是卿大夫,位居統治高層。就是那孔子的老爸來說吧,那也是陬邑大夫,雖說城市不是很大,但那也是個大夫。按照當時子承父業來說,孔子長大後也應該士大夫,最起碼的也應該是個「士」。

但是,就連這個「士」的身份,居然也有人提出了懷疑,給與了否認。當孔子聽說季武子要招待國內的「士」的時候,很是高興,自己還從來沒有參加過如此重要的場合。一旦自己參與其中,那就意味著人們承認了我孔丘的地位,而且還有可能結交很多名流,更甚者還有可能因此而被封官。

於是,孔子穿著喪服,披麻戴孝的就來到了季武子家門前。沒想到,他再次遇到了一隻「攔路虎」——陽虎。陽虎此時是季武子的家臣,說白了也就是管家。他看到孔子穿著一身白就往門裡走,他及時的攔住了孔子。然後就對孔子進行了詢問,最後的出了結論:這是「陬人之子」。「陬人之子」,這是當時很多人對孔子的稱呼。因為孔子之父叔梁紇曾任陬邑大夫,時人都稱其為「陬人」。又因為孔子此時在外還沒有名氣,所以人們都像現在人稱人家的小孩為「某某人之子」那樣,稱孔子為「陬人之子」。

這一稱呼讓孔子很是憤慨:他還在拿自己當小孩來看待,根本就沒把自己當成一回事。於是,不管孔子怎麼說,陽虎就是不放孔子進去。於是,孔子在大庭廣眾之下,受到了為人以來的第一次大辱。

然而,無權無勢的孔子只能把這股惡火咽在肚子裡。回去之後,除了為了生存做些小工之外,他把所有時間都用在了學習之上。而此時,孔子已經苦學了將近三年了(吾十有五而志於學)。

此後,孔子抓住一切可以的利用的時間用來學習。孔子的所學範圍極其廣闊:包括禮儀、音樂、射箭、駕車(沒錯,這也是當時一項不錯的謀生手段)、書法、數學、詩歌、尚書、周易、歷史等等。

很快,孔子博學以及知禮的名聲便傳遍了整個曲阜地區。不久之後,孔子迎來了自己的第一批學生,也是他一生之中唯一的高級貴族學生——孟懿子和他的弟弟南宮敬叔······

參考文獻:《史記·孔子世家》《論語》《孔子家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