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海外女企業主告白:不堪回首在中國(組圖)

2012-09-09 23:34 作者: 李甄

手機版 简体 1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高順琴在加拿大參加法輪功反迫害集會

【看中國記者李甄報導】在寒風中她舉著反迫害的橫幅,堅毅平和的表情中透露著對信仰的堅持。在2012年法輪功反迫害十三週年之際,現居加拿大多倫多的高順琴女士回顧了自己在中國的親歷及見證那段跌宕、悲壯的歷史。聽她娓娓道來她在中國不堪回首的遭遇。

身心轉變 丈夫浪子回頭

據明慧網報導,高順琴原在武漢市從事服裝、餐飲經營,在商海中打拼多年,忍受一身的病痛,後來又經歷了瀕臨崩潰的婚姻,當時已經是身心俱憊、萬念俱灰。

她說:「以前我身體很弱,長期全身骨頭疼痛,即使在酷暑難當的夏天,我都不敢開電扇、不敢待空調房,醫院也查不出病因。」

後來經商的丈夫又有了外遇。「我很痛苦,兒子還小,只得硬撐著,想等他長大些就跟丈夫離婚,心中積滿了對他‘至死難休’的怨恨。」

直至1998年那一天的夏天。高順琴走入了法輪功修煉,不到半年所有的病痛都不翼而飛,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

身體上的病痛解除了,在心靈方面的積怨及不滿也逐漸的釋懷。法輪功書籍中講的道理解開了她的心結,滿腔的怨恨也在觀念的轉變下一點一滴的消除。她按照書中所闡述的標準,在夫妻有了衝突矛盾的時候開始站在丈夫的角度想問題,處處關心他,夫妻之間的關係也逐漸轉變。「對我的轉變,丈夫很感動,他雖沒走入修煉,也深切感受到大法的美好。」

讓人放心的家政服務公司

1999年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她因而多次遭到非法關押,她經營門面也被沒收了。後來她在湖北省委附近開了一家政服務公司,並僱用一些因為被迫害而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

在這幾年的過程中,高順琴也感受到客戶對他們的服務都十分的放心。「有位從新加坡來的華僑,家裡很富裕,把很多錢藏在床下,連自己都忘了。我們的一位員工曉華幫她做鐘點工打掃衛生,曉華看到那些錢,原封不動地就交給了她。那位華僑特別感動,她說:‘現在到哪裡去找像你這樣的好人啊!你做事那麼仔細,人那麼勤懇、吃苦耐勞,你跟我出去吧,你一定會發達的!’ 」

她回憶起當時經營的過程:當時好多客戶,就直截了當地說就要煉法輪功的。因為法輪功學員不一樣,做鐘點工不磨洋工,做得又快又乾淨,從不做表面活,主顧信得過,把家裡的鑰匙交與她們,非常放心。而請普通鐘點工做事,一般主顧不放心,都會在家守著,在一旁看著。

洗腦班內遭毒針及長時間吊銬

2004年2月,因顧客點名請法輪功學員曉華做家政,高順琴去找她時遇到警察抓人,她也被一起非法抓捕了。

她回憶:當她和曉華被從派出所送看守所時,警察指使的犯人要她脫光衣服檢查,她說自己不是罪犯,不配合。當著那些送解的男公安的面,犯人們把她衣服強行扒光,將她赤身裸體地一直從前廳拖到監號!在看守所,警察毒打她,把她打成嚴重內傷(後來勞教所因此拒收)。

3月中旬,高順琴被轉到武昌楊園洗腦班。4月中旬的一個上午,洗腦班胡善萍等人將她按在會議室的桌子上,在被一王姓女醫生強行打了一針後,高順琴頓時感到頭昏、心慌,全身不適。洗腦班負責人陳崎屹看她毫無放棄信仰的念頭,指使人將她雙手呈十字形吊銬在窗框上十五六個小時,直到她昏死過去。

這種毒針是慢慢發作,且越演越烈。6月,高順琴被轉到何灣勞教所。「11月份開始出現腳發涼,然後發燒,過後疼痛,劇痛令我整夜無法入眠。後來發展到腳痛得不能沾地、無法行走。後來牙齒鬆動、脫落,身體浮腫,大腦經常一片空白,這種症狀持續了3、4個月時間。2005年被接回家時,我心力衰竭,基本失去記憶,連自己兒子都不認識了。」


高順琴零五年被接回家身體浮腫,心力衰竭,基本失去記憶

藥物成為「轉化」、虐殺的普遍手段

高順琴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是藥物中毒。後來隨著煉功身體稍稍恢復了一些後,她去照顧被藥物殘害致精神失常、生活無法自理的原湖北電力二公司會計師余毅敏。在那裡,高順琴陸續遇到一些遭到過藥物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從大家講述的經歷,她才意識到中共普遍使用藥物殘害法輪功學員的嚴重和慘烈。

她說:「從開始的很快將人致瘋、致死,到把人放出後數天致死,再到後來用藥後數月、數年後慢性發作去世,它們的下毒手段越來越精細、隱蔽、陰毒。在監獄、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裡,除給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明目張膽地強行注射毒針外,他們更普遍地在學員的飯食裡、飲水裡下藥。」

「受害人中毒後有的精神錯亂,喪失記憶,全身浮腫,器官衰竭,吃飯喝水都很困難,下肢失去知覺,行走困難;有的大量吐血、便血、尿血;有的是兩類症狀同在。因為中毒症狀呈慢性表現,有的人在數月、數年後才離世,加之當時很多受害者被隔離關押,無法互相溝通,這種毒招很難察覺。」

發生在身邊的藥物迫害

除了本身所遭受到的迫害,高順琴也提到了在這幾年中她所聽聞及經歷的其他法輪功學員遭到藥物迫害的事情,回憶起這些事情時,每每總是讓她感受到非常痛心。

「1999至2000年間,原湖北省電力二公司會計師余毅敏在江漢區二道棚洗腦班期間被注射了不明藥物,當時反應不大,之後慢慢失去記憶,雙腳出現疼痛,直到完全沒有知覺、無法行走。2003年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2011年,余毅敏去世。」

「我在照料余毅敏時,遇到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原湖北黃崗赤壁中學高級教師劉菊花,講述了她被關押在白馬壟勞教所期間見證的藥物殘害案例。堅持信仰的李梅被惡警強行打毒針,針打下去後就七竅流血、全身發抖,慘不忍睹;另一位法輪功學員李平也被拖到七三隊辦公室打毒針,慘叫倒下後,幾小時都沒醒過來……因揭露中共用藥物殘害法輪功學員,劉菊花於2008年9月再遭綁架,後來被羅織罪名投入武漢女子監獄。」

「我所熟悉的家住武昌區水果湖地區的七旬老人許家梅,於2005年5月被綁架到楊園洗腦班迫害。她女兒去洗腦班探望母親時,遇到洗腦班負責人陳崎屹。因她女兒的婆婆是陳的奶娘,陳詢問她來看何人。當得知其母是許家梅時,陳失聲叫道:‘哎呀!我們在她飯裡拌了藥了!’那年八月,原本身體健康的許家梅被放回家後大腦常出現不清醒的狀態,經常失去意識地摔跤,牙鬆動、脫落。在痛苦中掙扎三年,許家梅於2009年4月離世。」

2011年,高順琴輾轉來到加拿大多倫多之後,很痛心地又經歷了一位來自山東的中年女法輪功學員,在與藥物中毒頑強抗爭了幾年後去世。

高順琴說,這些只是發生在我身邊的部分慘劇,據我所知,這在中國大陸依然是普遍存在著..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