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外柔內剛,昂山素姬紐約行(組圖)


http://img.kanzhongguo.com/dat/thumbnails/15/2012/09/25/20120925010227240_small.jpg
上週六,緬甸反對派領袖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在紐約城市大學皇后學院(Queens College)說,「我們就是因為不想做異見分子,才成了異見分子。」

上週六,午夜剛過,一群人在紐約市立大學皇后學院(Queens College)一段狹窄的人行道上排好了隊。他們從紐約各個地方趕來,有人甚至來自於遙遠的邁阿密及北卡萊羅納。但他們和他們的家人,最初都來自於緬甸。他們整夜排隊,只為見到緬甸反對派領袖昂山素姬(Daw Aung San Suu Kyi)。昂山素姬於上週日到訪紐約。這是她四十多年來首次訪美。

25歲的緬甸男子昂岡密(Aung Kaung Myat)住在巴法羅。他說,「我一聽說她要來,就決定必須得趕過來。我凌晨1點就開始排隊了。」

http://img.kanzhongguo.com/dat/thumbnails/15/2012/09/25/20120925010227150_small.jpg
在紐約城市大學女皇學院聽昂山素姬演講的人群中,敏·凱和5歲的女兒羅茜·貌坐在前排。

今年67歲的昂山素姬現在是緬甸國會成員,她曾被軟禁15年,一直都是個人犧牲及為人權而戰鬥的國際符號。當她的兩個孩子遠離母親,在異國他鄉長大時,她在緬甸飽受煎熬。她的丈夫邁克·阿里斯(Michael Aris)於1999年因前列腺癌去世時,她仍在緬甸。在昂山素姬幼年時,其父昂山將軍(Gen. Aung San) 協助帶領緬甸擺脫了英國的殖民統治,但他於1947年被暗殺,之後,昂山素姬目睹緬甸陷入軍事獨裁。

然而,在上週六的活動中,昂山素姬絲毫沒有流露出悲苦之意。在活動中,紐約政客對她大加讚譽,她也回答了學生的問題,並且像跟眾多老朋友談話一樣同緬甸移民進行交流。

皇后學院的一名學生問到了作為反對派領袖這麼多年之後,如何參與緬甸政治的問題。她回答說,「異見分子不能永遠做異見分子。我們就是因為不想做異見分子,才成了異見分子。」她接著說,「我不相信職業異見分子。我認為那只是一個階段,像人的青少年時代。」

曾是一名將軍的緬甸現任總統登盛(Thein Sein,又譯吳登盛)正在領導著該國政府,告別過去的獨裁統治。其相關舉措包括釋放昂山素姬、讓她加入議會並允許她訪美。上週初,昂山素姬在華盛頓敦促美國政府放鬆對緬甸的制裁,聲稱這些制裁已經完成了其政治使命。但在上週六,她清楚地表示,還有許多事情要做。

「儘管我們已經起步了,」昂山素姬在皇后學院表示,「但我們距離真正的民主社會還很遠。」

昂山素姬週六的行程還包括參加了在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舉行的一場討論會。在由記者安·克莉(Ann Curry)主持的該討論會上,昂山素姬談到了緬甸的經濟困境如何促使該國走向開放,以及她如何在被軟禁時充分利用時間,嚴格遵循每天的日程安排,進行思考、閱讀、聽廣播以及鍛練。

「如果知道我變得不那麼自律了,虛度了被軟禁的那些年,他們會很滿意,但我不會讓他們得逞的,」她說。「我覺得我是全世界的政治犯中最健康的。」

瘦弱的昂山素姬身著鮮綠色套裝,頭上戴著紅花,不管是在用母語問候來自緬甸人社區的近2000名聽眾——他們都身體前傾著在座位上——還是在向說英語的人講話,她都顯得泰然自若,頻頻贏得聽眾的笑聲。

「我在曼哈頓生活過三年多時間,在人們都認為這座城市很糟糕的時候,我卻很喜歡它,」她說的是始於上世紀60年代末的一個時期。

但她也說到了自己生命中的紀律和責任,講起了受到糟糕教育制度的影響而處於不利地位的緬甸年輕人以及緬甸政權在向開放型政府轉變的進程。

她說到了過往的艱辛和當前的挑戰,同時也對未來進行了積極的預測,「在我們所在的地區,我們曾是一個充滿希望的國家,我們希望能再變成那樣的國家,」她說。「希望這個國家可以證明,諸如圓滿結局這種事是存在的。」

「當那個圓滿的結局到來時,」她繼續說,「我希望能歡迎你們所有人來到緬甸。」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