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中緬合資銅礦的「鐵娘子」(組圖)


http://img.kanzhongguo.com/dat/thumbnails/15/2012/09/27/20120927232314889_small.jpg

緬甸維特梅——她們被便衣警察跟蹤,被政府稱為「母牛」,她們在監獄中度過了四夜。直到公眾強烈抗議,她們才得以釋放。

小學沒有念完的農民之女埃內(Aye Net)和兌兌溫(Thwe Thwe Win), 一躍成為緬甸全國的知名人物,因為她們反抗強大的緬甸軍方及中國一家軍工企業的子公司在緬甸的銅礦聯合項目。


http://img.kanzhongguo.com/dat/thumbnails/15/2012/09/27/20120927232314585_small.jpg
該銅礦由實力強大的緬甸軍方及其合作夥伴:一家中國軍工企業的子公司聯合經營

兌兌溫的村子位於銅礦邊上。在村子裡接受採訪時,她說,「不管他們給我們施加什麼樣的壓力,我們都不會放棄。我想讓他們徹底關閉這個項目。」

緬甸新的文官政府由總統登盛(Thein Sein,又譯吳登盛)領導。該政府正在迅速轉變,不再高度獨裁,並釋放了幾百名政治犯,廢除了媒體審查制度。但是,這些變革距離緬甸貧困鄉村的日常現實,還遙遠得很。而全國三分之二的人口仍住在農村。在維特梅大銅礦附近,官方並沒有改弦更張,仍然用鎮壓和威脅對付人民。

銅礦擴張計畫影響到24個村莊,維特梅就是其中之一。去年12月,為了趕走當地居民,官方用鎯頭襲擊了當地寺院,運走佛像,移除小學所有的傢俱和設施。這件事,再加上其他事件,引發了一系列抗議及警民衝突。這是自去年新政府上臺以來,緬甸發生的最大的示威遊行活動。

警方毫不留情。在埃內和兌兌溫被關押的蒙育瓦市,在一次電話採訪中,警察局長丁昂(Tint Aung)怒斥詢問他為何關押這兩位女士的記者。

丁昂對著電話咆哮道,「關你什麼事?就算是跟蹤她們了,又怎麼樣?」

官方似乎還急於避開外國人的關注。最近,一名記者在兩天的採訪中,一直被騎摩托的男子跟蹤。該記者還被移民警察關押了一個小時,並被告知不可再來這一地區。記者的口譯員也被威脅將遭逮捕。

埃內和兌兌溫一案在民營出版物上得到了廣泛報導,體現著緬甸新近獲得的一點自由。但是政府也試圖禁止報導此案的某些方面。3月,緬甸民營週報《聲音》(The Voice)被礦業部起訴,因其引用了緬甸審計總長的一篇報導。該報導指出,在向中國公司出讓部分股權的過程中存在腐敗。

本案的核心問題之一是環境問題——環保組織在領導反對銅礦的活動,他們擔心銅礦的排放物會污染周圍的農田。另外一個更普遍的擔心是強佔土地問題。

緬甸長期存在強佔土地現象。活動人士擔心,將來緬甸急速發展,強佔土地現象會愈演愈烈。儘管上月已通過兩部法律,為農民的土地權正名;儘管存在管理空置土地的相關政策,但是國會和反對黨還是不斷接到雪片般飛來的投訴。

仰光政治學校(Yangon School of Political Science)的創建者之一吞林吳(Tun Lin Oo)說,「在自由化過程中,農民沒能得到公正——他們仍處於邊緣化狀態。」該組織研究土地權利等問題。

因為34歲的埃內和29歲的兌兌溫受到的暴力對待,銅礦爭議似乎已經在緬甸引起了強烈共鳴。新聞雜誌週刊形容她們兩人是在進行著一場類似於大衛與歌利亞的鬥爭:兩個異常勇敢的村民對抗包括軍方在內的一群強大勢力。

「鬥爭把她們變成了鐵娘子,」生活在蒙育瓦的著名詩人安貌(Ant Maung)說,「對她們來說,這是生死的較量——她們會不惜一切代價去抵抗。」

安貌稱這起案例是對緬甸「民主化進程的最好檢驗」。

「在五年前,這還是不可能的——這樣的運動會受到殘酷的鎮壓,」他說。

兩年前,政府向同意搬遷的村民分配新住房併發放相當於三個月收入的補償金,衝突從那時便開始了。村民向當局抱怨說,新住房質量很差,而且他們會失去土地——因此也就失去了謀生的能力。只有少數村民接受了房屋和補償金,當局召開了一次會議,告訴村民,他們必須離開,否則就會被強拆。

「他們朝我們大喊大叫,還叫我們畜生,」兌兌溫說。

據她說,當局想結束會議,但她突然打斷對方的話。

「我說,‘現在該我說了,’」12歲就輟學的兌兌溫說。她從小在山林裡採蘑菇度日,而那些山林正是銅礦現在所在的地方。「我用手指指著省長說,‘你不是一個紳士。不要再叫我參加這種討論。’」

那位省長目前已被撤換。記者未能聯繫到他。

村民表示,在看了移民安置區後,他們更下定決心要留在村子裡了。那是一片粗製濫造的房屋,建在一片沒有樹的田野裡。

就像密松大壩水電站項目引起的爭議一樣,這次銅礦爭議中,經常能聽到反華情緒。密松大壩水電站也是一個中資項目,因民眾的廣泛抗議而於去年被叫停。兩年前,加拿大艾芬豪(Ivanhoe)公司退出後,中國的武器和炸藥生產商中國北方工業公司(China North Industries Corporation,簡稱 Norinco)的一家子公司接手了採礦業務。如今,銅礦為該中國公司和緬甸軍方下屬的一家企業共同所有。軍方下屬的該公司名為緬甸聯邦經濟控股有限公司 (Union of Myanmar Economic Holdings)。

6月,一名當地員工從礦場渣土堆頂上向三名中國員工滾下了一個大石頭,那三名中國員工向村民做出了粗魯的手勢。維特梅(緬甸語中意為瞌睡的豬)的村民憤而行動,開始舉行了一系列的抗議活動。

埃內和兌兌溫於本月早些時候被捕,後因全國新聞媒體報導了她們的事跡而於9月14日獲釋。知名的前政治犯也前來協助,為她們的釋放進行斡旋。

現在,政府好像已經暫停了強拆的計畫,但維特梅村的這兩名婦女卻不敢掉以輕心。

寺廟遇襲後,埃內和兌兌溫沿著一條英國殖民統治時期的老公路走了三個小時,到了曼德勒。她們在那裡就土地權利問題向律師進行了諮詢。她們還買了一臺攝像機,用來記錄今後當局的任何侵犯行為。

兌兌溫說她正在研讀一本2008年緬甸憲法。

她說,軍政府統治時期,將軍們的命令就是國家的王法。「但現在我們知道,事情得按規矩辦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