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薄熙來事件江系人馬三振出局(圖)

2012-09-29 02:03 作者: 章天亮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2/09/28/20120928140344232.jpg
審判薄熙來,是江胡十幾年惡鬥的勝負手。(網路圖片)

薄熙來被「雙開」並移送司法,這一點在新華社刊登王立軍「庭審紀實」的時候就已經沒有了懸念。大家只是在猜測,薄熙來會入獄多少年而已。

早在王立軍事件爆發之初的2月20日,習近平還以接班人身份訪問華府,網上「挺薄派」即放風說薄熙來將全身而退,到北京去擔任閒職。筆者當天撰文《薄熙來去監獄擔任閒職吧》,預見他必入獄無疑。現在薄正式淪為階下囚,對這個下令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反人類」惡魔,報應雖然來遲,但畢竟已經開始。

一般來說,馬仔被查,中共過去的規矩都是「劃清界限」。王立軍之所以用海伍德之死威脅薄熙來,是因他當時已遭中紀委調查,迫切需要薄熙來庇護。結果薄熙來打他一耳光,撤了他公安局長的職,並準備幹掉他,以至於王被迫逃亡美領館。一記耳光,將二人界限劃得清清楚楚。過去文革期間,批劉少奇、鄧小平,後來胡錦濤查陳良宇等,不管上級還是下屬,「劃清界限」是最起碼的政治姿態。即使陳良宇為江澤民鞍前馬後許多年,也不見江澤民死保陳。

而薄熙來事發後,江派保薄的努力一直進行到最後一刻。比如放風說胡錦濤不再連任軍委主席,江澤民屢屢被「顯身」,說胡錦濤已經同意江澤民的人馬在十八大後佔常委大多數等等。這些事件的出現耐人尋味。

這些事件清楚的告訴人們胡錦濤是倒薄的主要決策人,如果胡能繼續保持權力,薄就沒有翻身的機會。而作為死保薄的周永康,其命運在十八大之後將極其晦暗。作為反擊,胡錦濤通過董建華接受CNN專訪正式傳遞了將連任軍委主席的決定,並登上航母宣示對軍隊的掌控;而「江澤民」露面除海外「親江網站」外,國內媒體全面封殺,並無一字報導。對於「親江網站」給出的十八大常委名單,胡派的反擊則是審判薄熙來。

審判薄熙來,是江胡十幾年惡鬥的勝負手。特別值得注意的是,新華社除了羅列薄熙來包庇犯罪、收受賄賂和生活糜爛外,特別指出「調查中還發現了薄熙來其他涉嫌犯罪問題線索」。

依中共高層官員落馬慣例,受賄和生活糜爛是必然的指控,「包庇犯罪」是大家都能預見的薄熙來刑訴罪名之一,而這裡所提及的「其他涉嫌犯罪問題」到底是什麼?

這個問題,其實與「江派為何死保薄熙來到最後一刻」是同一個問題。那就是周永康乃至江澤民,跟薄熙來結盟的基礎是什麼?可以想見,絕非個人感情,也非經濟利益,而是重大政治利益。周永康如果在薄案後立即與薄切割,至少可以暫保無虞,也不必和胡、溫、習撕破臉;但他一意下水去撈薄熙來,正因為薄熙來與他以及他身後的江澤民是「倒習政變」的推手,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換句話說,周永康保不住薄熙來就保不住他自己。在中共鎮壓法輪功、直至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美國國會聽證會上,證人估計有65000名法輪功學員還在活著的時候就被摘除器官販賣,然後焚屍滅跡)後,能否掩蓋罪行,成了事關中共存亡的問題。如果中共的政權還能延續,周永康退休後還可以過聲色犬馬的生活,反之,周必然要對其「反人類罪」負責,其罪惡滔天,百死莫贖。而掩蓋罪行的責任,就落在了薄熙來身上。為達此目的,不惜政變。

因此新華社關於薄熙來「其他涉嫌犯罪問題」,也許就為追究薄熙來「文革餘孽」或者「野心家」的罪名留下伏筆。

而薄熙來為「爭取重大立功表現」,在即將受審和入獄的壓力下,揭發谷開來和王立軍也不知道的政變細節,包括周、江的角色,就變得非常可能。

在中共的權鬥中,從來就不能給對手翻身的機會。從胡宣示連任軍委主席的意向,封殺關於「江澤民」的報導和將薄熙來移交司法機關來看,對江澤民派系形成連環三擊。

我們更加關注的是,胡對薄「其他涉嫌犯罪問題」能夠追究到什麼程度,能否展現政治上的大智慧,全面揭開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把中共內部的權鬥,變成正邪之間的較量。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