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真.真言】莫言獲獎的滑稽之處(組圖)

2012-10-15 12:46 作者: 嚴真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0/12/04/20101204101515570.jpg

2012/10/15/20121015004454194.jpg

2012/10/15/20121015101911841.jpg

每年十月,一個發明瞭現代炸藥的瑞典人,都會把紅朝黨國的領導們攪得心神不寧,生怕這個叫做諾貝爾的老頭一不小心,點著了他們屁股下面的火藥桶。所以,修高牆、潑髒水一直是中共傳統的防禦手段。但上週四諾貝爾的一個意外之舉,讓中共喜出望外,不僅立即拆除了對諾貝爾的防火牆,還把往年的髒水換成了香水潑了自己一身,更是像個被冷落了多年而終於被臨幸了一次的痴情怨婦,矯情地責怪這個歐洲老頭讓「中國人等得太久了。」做作得雞皮疙瘩掉了一地,其醜態令人作嘔。

以《豐乳肥臀》為代表作的所謂主流作家莫言得到本屆諾貝爾文學獎評委的青睞,決定把今年的諾獎頒給這個中國作協副主席,這觸到了中共的興奮點。於是,曾被中共罵為「有不可告人的政治圖謀」,和「一貫反動,一貫敵視紅色政權,一貫敵視中國人民的徹頭徹尾的反動組織」——瑞典文學院,搖身一變成了中國人民的知音。一時間,包括央視、人民日報、環球時報等所有喉舌媒體不顧自己的五音不全,聲嘶力竭地唱起了主子的旋律。

先看喉舌老大央視。為了隆重顯示這個才是被官方認可的「有史以來的第一次」,央視在公布這一消息的措辭上可謂煞費苦心。首先「華裔」二字是不能用了,因為以前任何一位八桿子打不著的黃皮膚人獲獎都要冠以「華裔」來套近乎,已經被用濫了,早排不上「第一」了。其次,「中國人」三個字也不能用,因為莫言既不是第一個獲得諾貝爾獎的中國人,也不是第一個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中國人,其他的幾位不是被關在大牢裡,就是流亡他鄉,都是不能提的敏感詞。在經過反覆推敲、仔細取捨之後,央視終於找出一句話:「莫言成為有史以來首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中國籍作家」。這句話精準得令人叫絕,少一個字說不清,多一個字費解釋,既彰顯了中國史上第一,又巧妙地排除了其他。真是「世上無難事,只要有央視」!

再來看黨媒人民網。在署名王石川的祝賀文章中,他自作多情地喊出了「中國作家等得太久了,中國人也等得太久了。」更恬不知恥的表示「我們需要一個諾貝爾文學獎」來「慰藉」。說其矯情,因為他完全清楚中國的文字匠們不能得獎的原因卻裝天真;說其無恥,因為他不知反省中國文字工作者為什麼不能堅守「不撒謊,不屈膝」的起碼道德操守和社會擔當,卻把它僅僅作為文字上的一種「慰藉」。借用其文章中的話來說,「一個有過先秦諸子、漢唐氣象、宋明風韻的傳統文學大國,一個曾誕生過孔子、屈原、李杜、曹雪芹的文明古國」,竟然淪落到今天這種地步,正是主流作家們奉行中共所鼓吹的以黨性代替人性的結果。而這種「作家應當服從黨的需要」的混帳理論恰好來自莫言手抄的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這正是莫言獲獎的滑稽之處。

最後來看看五毛旗手環球時報。三句話離不開「大國撅起」的「環球體」,這次也不例外。在題為《諾貝爾獎不可能永遠拒絕中國主流》的社論中,拉拉雜雜一大堆,無非想說一句話:中國撅起了,連諾貝爾文學獎都主動做了一次自我調整,給我們撅起了「豐乳肥臀」的「主流作家」頒獎了。並誇獎「這一次諾貝爾文學獎真正像是‘文學獎’了」。諾貝爾文學獎是否更像「文學獎」了不好說,但如果確像環球時報所言,諾貝爾文學獎這次是「主動做了一次自我調整」,頒發這個獎以便與中共修好,倒是開創了諾獎有史以來給中國人頒獎而不被中共痛罵的先河。——從這個意義上來說,諾貝爾文學獎的評委們應該獲得2012年「孔子和平獎」。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