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人看中國茶:茉莉花和薑茶(圖)


茉莉花茶

茉莉花茶情結

在滿大街咖啡飄香的維也納城裡,我還未見到過一家專業茶館。儘管每家咖啡館裡,都備有幾樣不同風味的茶,比如印度紅茶,日本抹茶,阿拉伯黑茶以及酸酸甜甜的當地果茶。有次,我執意點名要喝中國茶,溫文爾雅的侍者當即捧出一個茶單來遞給我。在中國茶的名下,我只找到了兩樣茶名:茉莉花和薑茶。

沒辦法,茉莉花茶裡流淌著西方人對中國文化的深情繾綣,那股招人的幽香,讓他們瞬間陷入遐想。多少年來,茉莉花茶一直是他們心中最好的中國茶,無以替代。而薑茶呢,則伴隨著他們對中餐和中藥的賞識——中餐裡常常吃到的薑片,那獨特的辛辣味很抓人,又聽說可以強身健體,自然成為他們爭相接納的新貴。

幾年來,為了向交情深厚的奧地利朋友普及一下現代中國的茶品,我總是義無反顧地攜一套精美的中國茶具,外加一盒精裝的安溪鐵觀音,頻頻出入他們的生日晚宴,或者喬遷致喜的冷餐會上。我不能忍受這幫可愛的老外們對中國茶的認知和欣賞還停留於暗香浮動的茉莉香片上,因而每次趁對方揭開禮品盒並做出激動得大驚失色的樣子時,我便不失時機地告訴他們:「這可是最好的中國茶,仔細品嚐啊!」後來再次碰面,朋友們多半會眉飛色舞且鄭重其事地向我描述鐵觀音帶給他們的美妙感受,絕不是茉莉花茶可以比擬的!雖然鐵觀音在祖國還算不上頂級名茶,但對於萬里之外的這些人來說,能從茉莉花茶過渡到鐵觀音,已經可喜可賀了。

不久前,我在西伯利亞的東方快車上,結識了一位名叫「Jasmine」(茉莉花)的英國老人。那是7月的一個晚餐桌上,一位身材修長臉也長的英格蘭老太太,剛好坐在我的對面。她衣著華貴,頭上扣一頂插著白色羽毛的禮帽。為了固定座次,火車的餐桌上會不時貼上乘客的姓名。當我看到餐桌對面清晰標有「Jasmine」這個名子時,還以為今晚供應的飲料是「茉莉花茶」呢!

面對我的好奇,老太太給我講了一段她爺爺與中國茶的故事。那是1658年,倫敦報紙第一次為茶打出了廣告,稱之為「中國飲品」。英格蘭的天祥洋行,是最先從中國進口茶葉到英國的公司。每當載著中國新茶的遠洋貨輪停靠在倫敦碼頭,都會引來英國茶客的一片騷動。茶葉從上海出發,途徑印度洋、紅海和地中海,繼而駛向英吉利海峽。茶葉的行情,總是隨著英國人對下午茶的鍾愛而一路暴漲。茉莉花的爺爺是天祥洋行的第三代進口商。茉莉花出生那天,爺爺正端坐在上海外灘的匯中飯店裡喝茶。父親接受了遠在中國的爺爺的指令,給他心愛的孫女取了這個意味深長的名字。茉莉花太太呷了一口俄羅斯紅茶,接著說:「知道嗎,中國茶最初到了倫敦港以後,是靠駱駝隊運到俄國的,要走上幾個月呢。茶葉裝在麻布袋子裡,馱在駱駝背上,一路艱辛跋涉,駱駝因勞累出了很多汗,潮氣透過麻袋滲進茶葉裡,那茶葉便添了一種特殊風味。俄國人對這種味道漸漸習以為常。火車發明以後,英國人隨即採用更加迅捷的鐵道運輸工具,來運送茶葉,卻招來俄國用戶的一片抱怨,說茶葉有問題,味道不純正!為了恢復原來的風味,爺爺的天祥公司,就往每塊茶磚裡放一撮駱駝毛。

說到這裡,茉莉花已笑得前仰後合,頭上的羽毛抖動得似風中的花枝,搖曳生姿。俄國人酷愛中國茶,只要喝得起就喝。茉莉花繼續說,爺爺從中國回來之後,最看不慣那些往茶裡放牛奶和檸檬的英國人。他說,只有野蠻人才會用這些小零碎來糟蹋真正的中國茶!

為什麼英國人把飲茶時間定在下午4點呢?我問。這習慣,連英國殖民地的猴子都曉得。我在肯尼亞的蒙巴薩度假時,一到下午茶時光,周邊的猴子們就成群結隊地湧過來,蹭吃蹭喝,難以招架。這習慣從19世紀40年代就開始了。英國園子多,水草豐美,坐在花木扶疏的園子裡,把午餐之後到晚餐之間(英國人晚餐通常在八點鐘)的漫長時光,消磨在一杯好茶,兩盤甜點,幾支悠揚的曲子裡,是何等的人生享受啊!

聽著茉莉花的述說,我眼前霎時浮現出米黃色的糖罐、奶罐和做得像寳石一樣的小甜點。其實,不單是英國,整個歐洲的家家戶戶,都十分傾心於下午茶的寧靜與閑適。無論是古典還是時尚,是鄉村還是城鎮,烤上一塊蛋糕,約上幾個朋友,和家人一道守著一壺釅釅的茶香,安心享受這份生活的饋贈。

我由此覺得,儘管茶葉最初產自中國,但中國人喝茶的儀態,遠沒有歐洲人那麼講究。真正能夠坐下來細品功夫茶的國人能有幾個?一切都匆匆忙忙,來不及感受。生活、藝術和審美,便在那匆忙裡,難以撿拾。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